[轉+自改+完]麻雀變鳳凰1_天生貴婦命(毛糖)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自改+完]麻雀變鳳凰1_天生貴婦命(毛糖)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7 20:5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轉+自改+完]麻雀變鳳凰1_天生貴婦命(毛糖)

麻雀變鳳凰1_天生貴婦命(毛糖)       
麻雀變鳳凰2_離婚急件(祈煜)         
http://www.stephylove.com/viewth ... p;extra=#pid3580848
麻雀變鳳凰3_相思汪汪叫(鬼王)       
http://www.stephylove.com/viewth ... e%3D1&frombbs=1
麻雀變鳳凰4_誤點的南瓜馬車(傑甯)

麻雀變鳳凰1_天生貴婦命(毛糖)

那個陳斯亞真是不認分,只不過是他老爸情婦的女兒  
卻妄想登上枝頭變鳳凰,巴住他這只大金龜  
還好有人通風報信揭開她的假面具  
不然光看她那“純情小百合”的模樣,實在教他心痒難耐  
怎知現在她仍是死性不改--挪用公款、中飽私囊  
他才列好懲罰條款,卻聽她死命喊︰“大人冤枉啊﹗”  
看來他得效法名偵探,好好抽絲剝繭一番……  
 

各位鄉親來評理,她陳斯亞本就乖巧可愛、善解人意  
而那個她偷偷暗戀的大哥哥,竟說她是裝純情在騙人  
明明一切全是她老媽在“操盤”,可結果卻都要她來擔  
才會讓他誤會她更深,揚言要她當情婦來還債  
不小心“還債過程”太激烈,有了激情過后的“人造結晶”  
可他竟狠得下心不負責,要跟她一刀兩斷  
如今她是愛他還是不愛?……


不要轉載

[ 本帖最後由 0414_HEBEHEBE 於 2014-8-5 08:16 編輯 ]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7 20:5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楔子

  哪個女孩不想麻雀變鳳凰?

  可麻雀要飛上枝頭成鳳凰的這段過程絕對是崎嶇的,因為她們沒有特殊的家庭背景,有的可能只是姿色。

  而姿色,讓她們能成為有權有勢的男人獵食的對象,不過往往還沒飛上枝頭,就先淪為情婦。

  或是,在有幸飛上枝頭后,又因故折翼成為情婦,慘遭命運捉弄……

  情婦,一個完全沒有保障的名詞,甚至不保証能間接蛻變成鳳凰,可現實逼得她們不得不成為情婦。

  淪為情婦,絕對不是她們想要的,因為她們有著人人欣羨的姿色和職業,會計師、律師、醫師、老師……

頂部
loveyawai131520
Rank: 7Rank: 7Rank: 7


版主
等级: 59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7 / 1453
魔力值 : 2492 / 39743
经验值 : 13 %

UID: 43502
精華: 0
積分: 312
帖子: 7478
威望: 312
金錢: 269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12-5-13
狀態:
發表於 2014-7-17 22:37  資料  個人空間  主頁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回復 #1 0414_HEBEHEBE 的帖子

支持~~期待筱杰那本 thank share~~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8 07:3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一章
    毛弟走進這家高級法式餐廳,拿下臉上的墨鏡,視線在餐廳裡梭巡著一個已有四年不曾聯絡的高中同學。

  這個許久沒聯絡的高中同學突然打電話給他,說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說,叫他一定得出來和他見面。

  毛弟就讀的是名門子弟聚集的私立高中名校,班上同學都是名人后代,將來在商場上不是競爭的對手就是合作的伙伴。

  同窗三年,鄭文成並不是他最要好的同學,他不會將他列入合作伙伴的行列,只可能是競爭的對手,也因此才會四年沒聯絡,他想不出他們之間會有什么重要的事可說。

  「毛弟。」鄭文成從座位上起身,朝毛弟喊著。

  毛弟朝他走了過去,很快來到他面前落座。「文成,好久不見,什么事這么重要啊?」

  「這事可大條得很,我是好意才告訴你。」鄭文成急著說。「你爸爸的情婦是不是叫陳慧如?」

  「怎么?她有問題嗎?」毛弟問道。

  鄭文成皮笑肉不笑地回道︰「她曾是我爸的情婦,很冶艷,在我爸之前,還跟過聯台的張老。」

  毛弟輕輕一笑,「那她也不簡單了,專跟企業界大老。文成,你就是要跟我說這個啊?」

  如果只是要跟他說這個,那未免太大驚小怪了。

  企業界裡有哪個男人不養情婦?有哪個專當情婦的女人不是在企業界男人的身邊穿梭?

  毛弟的母親死了,同是男人,他知道男人的需求,所以他不會要求父親從此得過著和尚般的生活以慰他母親在天之靈,只要不再結婚就好,因此他不在乎父親養情婦。

  「當然不只這個,這才不重要,重要的是陳慧如和她女兒糖果的居心。」

  聽到糖果的名字,毛弟凝眸注視著鄭文成,「她們有什么居心?糖果不過才十八歲,她會有什么居心?」

  「毛弟,你千萬別讓糖果那清純可人、柔順乖巧、含羞帶怯的模樣給騙了,我就是曾經看你帶著糖果一起去看電影,才會來提醒你的……」

  「文成,把話說清楚。」

  「陳慧如不是個安分守己的情婦,她喜歡插手男人公司的事,目的是要利用公司資金進出股市,賺的就進自己荷包,賠的就成了公司的虧損。而這還不是她真正的目的,她真正想要的是送女兒飛上枝頭當鳳凰,所以陳慧如挑的情夫全是有地位、有兒子的,她們母女倆就曾看中我。」

  毛弟的眸色轉黯,臉上神經繃緊。

  「若非我媽看穿她們母女的心思,我還以為糖果是愛我的呢。」鄭文成接著說。「毛弟,想必她們母女現在是看中你這塊大餅了,你可千萬不要以為糖果對你是真心真意,而讓她給騙了、設計了。」

  毛弟無語,可他無法容忍自己被人騙、設計,他的眸色愈來愈黯,嘴角微微抽搐著。

  「毛弟,我聽說陳慧如帶著糖果住進你家,陳慧如還成了你父親的秘書,你要小心啊。」

  「文成,謝謝你的警告,我會注意的。」語罷,毛弟起身就走了。

  他想著父親當初讓情婦住進家裡他本是反對的,可當他第一眼看到糖果時,他默默允許了。

  糖果並不是個很出色的女孩,但她那清純可人、柔順乖巧、含羞帶怯的模樣,卻遠比她母親的冶艷還要吸引人。

  現在再想想鄭文成的話並不是沒有可能,她們母女住進他家裡沒多久后,糖果便主動透過他父親或是陳慧如,不是給他電影票、就是要他去接她下課、或是要他替她複習功課,借機和他相處。

  兩人獨處時,糖果的表現一如她外在所表露出的氣質,而她這性格,讓他喜歡和她在一起,他甚至發現自己在心情不好時有她陪在身邊,可以安撫下他那浮躁的情緒,或許正因如此,他才會被她的裝模作樣給騙了﹗

  該死的女人,他不容許有人騙他,尤其是糖果,因為他有了讓她成為他女人的想法。

  可現在,他發現自己這個想法成了被騙的証據,他更是吞不下這口氣,沖著這口氣,他必會讓她們母女吃不完兜著走﹗

 

  畢業典禮結束,陳慧如從家長席座上起身,走向那群在典禮結束后,歡呼著畢了業的畢業生。

  「糖果。」陳慧如來到女兒身后喚著。

  糖果轉身,高興地朝母親說︰「媽,我終陳畢業了耶﹗可以留長頭發、可以穿便服上課了﹗真是好高興喔﹗」

  彷佛可以留長頭發、可以穿便服上課,才算是擺脫了青澀,否則盡管十八了,也還是小女孩。

  陳慧如摸摸糖果那張清清秀秀、一點都不像她的臉蛋,「留長發后, 應該會更漂亮。」

  陳慧如本身是個大美女,這糖果也確確實實是從她肚子裡出來的,可怎么就不像她這般漂亮、聰明。

  糖果一聽,斂了斂笑容,她知道自己不如母親般美麗、聰明,使得母親對她有些失望。

  「媽,同學們說下午要留在學校開Party,學校也同意了,所以我就不跟 一起回去了哦。」

  「嗯,那就好好的和同學玩一玩、聚一聚,以后可能沒機會再見了。」陳慧如貼心地說著。

  糖果朝母親點點頭,「我晚一點就會回去。」

  「也不要太晚,今晚……毛弟要帶你去泡溫泉、吃大餐,慶祝 畢業和他的畢業。」

  「毛弟哥要帶我去泡溫泉?到……哪裡泡溫泉啊?」想到毛弟要帶她去泡溫泉,她臉都熱了。

  「當然是溫泉大飯店頂樓的露天溫泉池。」陳慧如回答。

  「萬歲,真好耶﹗那裡景色好美哦,泡起來覺得特別舒服。」

  溫泉大飯店頂樓的露天溫泉池,可以俯瞰明媚風光、仰望璀璨星空,這對糖果來講,是人生一大享受。

  「糖果,毛弟要帶你去泡溫泉,你懂他的意思吧?」陳慧如問道。

  「我懂啊。」糖果回道。「你剛剛不是說了嗎?哥是要慶祝我們兩個都畢業啊﹗」

  「這不是他真正的意思,這只是他的借口。」陳慧如搖了搖頭。「糖果,毛弟的目的應該是『想要』。」

  「想要什么啊?」聽母親的話像是說完了,可又像是沒說完,她也沒聽懂,不解地問。

  她這女兒不只外表不如她美麗,連腦筋也不如她機伶,膽子更是比她小太多了,陳慧如不禁在心裡嘆息,也只好把話說白。

  她直截了當的說︰「他想要你。」

  糖果一聽立刻羞紅了臉,「媽, 不要亂說啦﹗」

  媽每次都跟她說毛弟喜歡她,所以才會特地來接她下課、幫她複習功課,甚至帶她去看電影,可他們每次在一起,雖然相處愉快,但毛弟卻沒跟她做過任何表態。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8 07:4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他們在一起時,他喜歡說話,說著他的遠景或是喜怒哀樂;她則喜歡聽他說話,默默地注視著他。

  而她母親老要她在和毛弟獨處時主動親近他、向他大膽表白,但她總是難敵羞澀,因此從不敢主動。

  「我沒亂說。」陳慧如快被女兒急死了。「糖果,媽跟你講,今晚毛弟若有任何舉動, 一定得配合。」

  「媽, 愈說愈離譜了。」糖果的臉也愈來愈紅。

  「一點都不離譜。今晚是個難得的機會,如果你不好好把握,毛弟這一出國就是四年,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可能會帶著老婆或是女朋友回來,那 就一點機會也沒有了。」

  「媽,我本來就沒什么機會。」她有自知之明,以自己的姿色,根本就配不上毛弟。

  「糖果,媽問你, 真的想看到毛弟和別的女人結婚?你難道不喜歡毛弟?」

  「我……我不知道。」她刻意回避陳慧如的問題。

  她自然是喜歡毛弟的,像毛弟那種男人任何女人都會喜歡,除非是個同性戀,而她很清楚自己是如此渺小,怎么與他匹配,所以從不敢做非分之想。

  「 不知道我知道。」陳慧如說著。「我知道你並不想看毛弟和別的女人結婚,你很喜歡他。」

  糖果默然無語,不再回避。

  陳慧如見狀繼續說︰「那今晚就放開點,無論毛弟做什么都任由他,讓他開心知道嗎?」

  「放開點?我放開點,他就會和我結婚嗎?媽,我知道你希望我飛上枝頭當鳳凰,可毛弟哥他從沒對我表示過。」

  「沒對 表示過,並不代表他不喜歡 啊,說不定只是不好意思說出口罷了,要不,他平時為什么請你看電影、幫你複習功課、接你下課?」

  是啊?他為什么要對她做那些事?這么說……他應該是喜歡她的,可仔細想想,又好像不太可能。

  「毛弟哥帶過很多不同女人回家過,她們都長得很漂亮,他怎么可能喜歡我,他應該只把我當成妹妹吧﹗」

  「他怎么不可能喜歡你, 或許不夠漂亮,可你有你的特色啊,連你李伯伯都夸你是個乖巧柔順的好女孩,將來一定是個好妻子、好媳婦。」糖果這點倒是讓陳慧如覺得安慰。

  不過陳慧如完全沒想到,糖果身上那股氣質,比她的冶艷還要能吸引住男人的目光、抓住男人的心。

  「真的嗎?」原來她也有自己的特色呢﹗這讓糖果對自己有了點信心,不禁露出微微一笑。

  「當然,糖果,只要你 和毛弟真有進一步的關系,媽會請李伯伯替你做主的,你 懂媽的意思了嗎?」

  糖果噙著笑點點頭。

  「那 ……今晚就直接到溫泉大飯店頂樓的露天溫泉池等毛弟,媽得趕回公司去開會了。」

  糖果再度點點頭。

  陳慧如再度摸了摸她的臉,才舉步轉身出了學校禮堂,唇角也隨著步伐緩緩地勾出一抹微笑。

  今晚,她得讓自己的計畫成功,這樣才能讓自己的女兒飛上枝頭當鳳凰,同時保障她后半輩子的生活無虞。

  毛弟是毛弟亞集團總裁李天陽的兒子,李天陽夫婦把兒子的名字取為毛弟,就是要紀念他們夫婦共同創造的毛弟亞集團,以及共同孕育出毛弟這個愛情結晶,因此將他們所共同奮斗出來的成果都叫毛弟。

  而她是李天陽的情婦,她知道情婦是沒保障的,什么時候會被掃地出門都說不準,所以她總得為自己的后半輩子打算。

  此刻,她只希望糖果能機伶點,不要枉費她的苦心設計才好。

  她處心積慮要把女兒送上枝頭當鳳凰,可這棵樹也得精挑過,這個未來的女婿她更是得細選。

  她上一個情夫鄭姓大老,他那個兒子就不合她的意,居然趁她不在想欺負糖果,因此她便毫不留戀地離開了他老爸。

  而毛弟亞集團絕對是棵大樹,毛弟的人品、才能讓她贊賞,他絕對是上上之選,不過人就是傲了點。

 
  回到毛弟亞集團,陳慧如立刻打電話訂下溫泉大飯店頂樓的露天溫泉池,接著她走出總裁秘書的辦公室,來到毛弟的辦公室。

  毛弟今年大學畢業,準備畢業后赴美留學,他這個未來的毛弟亞集團總裁,從大一開始,每年寒暑假都會到公司實習,預定在修完碩士、博士學位后就接掌毛弟亞,讓李天陽可以退休養老。

  叩、叩、叩──

  毛弟聽見敲門聲,他說了句請進,隨即停下手邊的工作,將視線放到辦公室的門,看看是誰要找他?

  陳慧如推門而入,笑著說︰「毛弟,陳阿姨有事要找你。」

  「陳阿姨有什么事?」毛弟也笑著問道。

  「糖果今天畢業了,我剛從她學校參加完畢業典禮回來,她要我替她傳話給你。」

  「什么話?」

  「糖果說為了慶祝她高中畢業,和你的大學畢業,她今晚想請你一起泡溫泉。」

  請他今晚一起泡溫泉?這對母女的馬腳終陳露出來了﹗毛弟輕輕一笑,「到哪裡泡溫泉?」

  「溫泉大飯店頂樓的露天溫泉池。」陳慧如頓了下繼續說︰「毛弟,糖果很喜歡你才會邀你一起泡溫泉的。」

  「我知道。」他淡淡地回道。

  「那你應該也知道,她不介意把自己……給你。」

  她話也講得太白了吧﹗不過這也暴露出她們母女倆的迫不及待,毛弟一聽,再度輕輕一笑。

  他注視著陳慧如,「陳阿姨,我知道了,我不會辜負糖果的……心意,我今晚會去的。」

  他會去拆穿這對母女的假面具,免得他出國這段時間,他父親被陳慧如肆無忌憚地拐了。

  至糖果,他會狠狠羞辱她一番,否則難消他心頭之恨﹗

  陳慧如一聽計畫成功,心中樂不可支,「那我去忙了。」語罷,她轉身出了毛弟的辦公室。

  陳慧如就是用這種兩面手法來撮合毛弟和糖果的。

  她一出辦公室,毛弟立刻按下內線,要會計部門把公司的放款項目傳進他的電腦,他要好好查查陳慧如的帳。

  一切全如鄭文成所說,陳慧如不是個安分守己的情婦,她利用公司資金進出股市,賺的就進自己荷包,賠的就成了公司的虧損。

  是情婦,就該安分守己的當情婦,他不容許有人覬覦毛弟亞集團,更不喜歡這種被設計、或有芒刺在背的感覺。

  所以,他今晚會去拆穿這對母女的假面具,讓他父親有所防范,最好是他父親能換個安分守己的情婦。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8 07:4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二章
  今夜星空璀璨、晚風輕送。

  糖果此刻泡在早已預約包下的溫泉池裡,她舒服的讓身子在池裡伸展著,同時等著毛弟。

  一想到今晚她和毛弟可能發生的事……她的心就跳得好快,快到彷佛都可以聽見那怦咚怦咚的聲音。

  她的個性和母親不同,她母親是那種有利陳自己的機會一定會把握住並加以利用的人;而她雖然會掌握住機會,可絕不會強求。

  所以今夜,若毛弟真的想要她,她會把握住這個機會,至陳日后是不是會和他在一起,她則抱著隨緣的態度。

  畢竟毛弟是很出色的人,而她只是情婦的女兒,能和他有交集就已經算是上天恩賜了,她不敢多求。

  露天溫泉的門被推開,糖果看著毛弟裸著寬闊健壯的上身、圍著一條浴巾走了進來,加上自己身上也只圍著條浴巾,雙腿、雙臂也全裸著,讓她原本被溫泉熏熱的臉更紅了。

  毛弟步下池子,在糖果對面坐下,他眸色深幽,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魅笑瞅著她。

  糖果拾眸回視了他一眼,隨即羞怯地低下了頭,她那模樣吸引住毛弟的眸光,也引來他的低咒。

  該死的女人﹗他曾當她是塊瑰寶,本想在出國前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的,若非鄭文成適時的出現,他恐怕就像個傻瓜般被騙了﹗

  毛弟伸長了腿,刻意把腳伸到糖果雙腿間,糖果被迫得分開腿,導致兩人的樣子看起來曖昧極了﹗

  毛弟的腿再往前伸,伸進糖果的浴巾內、她的大腿內側,糖果倒抽了一口氣,微微挪動身子。

  「害臊了?」裝得真像啊。毛弟低低一笑,接著用腳背輕輕摩挲著她的大腿,刻意挑逗她。

  「毛弟哥……」糖果輕吟一聲,卻動都不敢動,任由他摩挲著,也任由陌生的感覺侵襲她全身。

  她那聲輕吟,教毛弟聽得是血脈僨張,他腳突地一勾,勾開她的浴巾,她纖白婀娜的胴體頓時完全呈現在毛弟眼前。

  「啊﹗」糖果驚呼一聲,連忙從水底拉起浴巾想重新圍住身體。

  「不準圍。」毛弟命令道。

  糖果一聽,抓住浴巾的手突地不敢動,可要她就這樣暴露在毛弟眼前,她害羞地垂下頭。

  「過來我身邊。」毛弟接著命令。

  糖果聽話的想挪動身子,可卻因羞澀而感到無力。「我……我覺得渾身無力,我挪不過去。」

  「渾身無力?」這是欲擒故縱嗎?聽說女人喜歡玩這招。毛弟挑了挑眉,伸手把她拉了過來。

  糖果借著水的浮力,直撲到毛弟身上,她再度驚呼了聲,「啊﹗」

  毛弟又低低一笑,笑她裝得真像,他接著勾起她的下巴,深幽的雙眸直望進她泛著濃濃怯意的眼。

  「吻我。」毛弟突地說。

  「嗄?」她一時怔愣住。

  「你不懂接吻?」他知道她會這么說。

  糖果眨眨眸,點點頭。

  「那這就是你的初吻 ?」毛弟語氣略帶嘲諷。

  正在驚愕中的糖果敏感度也減低了,她沒聽出毛弟語氣中的嘲諷,再度點了點頭。

  毛弟低低一笑,大掌突地覆上她的柔軟。

  「啊﹗」

  他那出乎意料的碰觸自然是讓糖果又驚呼了聲。

  毛弟手覆著糖果的柔軟,朝她勾出一抹邪魅的微笑,「我不喜歡聽你 喊啊,我喜歡聽你喊哥。」

  糖果的心跳愈來愈快,雙唇因需要呼吸而微微張開。

  毛弟的唇緩緩地靠近她,在碰觸到她的唇時停住,接著移到她耳邊問道︰「我喜歡聽你喊哥,懂我的意思嗎?」

  糖果搖搖頭,她不懂他的意思,而此刻心底因他的唇移開而涌上一股失望,她好期待他吻她。

  毛弟則是壓抑住自己不吻她,他怕自己這一吻下去會無法自拔,那不是正中她下懷。

  「 不懂是吧?那我就說白一點,我想看放你浪形骸的樣子,毋需裝清純,我不介意你挑逗我。」

  他的話輕佻到不像平常的他,糖果一聽,瞠目結舌地注視著他,接著又搖搖頭,「我……不會﹗」

  「不會?」毛弟挑了挑眉,「不會就不該約我來這裡,你表現不佳又想釣到我,天下豈有這么便宜的事?」

  她約他來這裡?聞言,糖果連忙伸手推著他,借著水的浮力她滑回她原來的位置,拉起浴巾圍住自己裸露的身體。

  「我沒有約你來,是你約我來的。」她立即反駁。

  「 說什么?是我約你來的?」她否認就算了,竟還反咬他一口﹗毛弟冷冷一笑,繼續說︰「你是不是也要否認 沒有拿電影票給我、沒有讓我去接你下課、沒有要我幫你複習功課?」

  糖果一聽完毛弟的話,立刻猜到原來這一切都是她母親設計的﹗「是我媽,是我媽設計的,可她並無惡意。」

  毛弟聽了輕蔑看她一眼,高招。」

  糖果抬眸瞅著他,「你……這么說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們母女一個扮白臉、一個扮黑臉,必要時黑臉承擔下一切,讓白臉達到目的。」

  「我能有什么目的?」糖果知道他指的白臉是她。

  「你的目的是飛上枝頭當鳳凰,而你媽的目的是送你上枝頭當鳳凰。」頓了下,「 和多少男人泡過溫泉了?」

  希望她飛上枝頭當鳳凰,這是她母親的心思沒錯,糖果無言反駁,可她沒跟其他男人泡過溫泉。

  她搖搖頭,「沒有﹗」

  「沒有?」毛弟冷冷一笑,「那你是怎么誘惑鄭文成的?」

  「我沒有誘惑他,是他想欺負我﹗」他怎么會知道鄭文成和她的事?糖果恐慌了起來﹗

  「狡猾的女人,像只毒蛇,總是喜歡反咬人一口﹗」說著,毛弟再度伸手將糖果拉進懷裡,扯開她身上的浴巾。

  「不要﹗」糖果連忙抓住浴巾想圍上,毛弟卻在這個時候含住她的柔軟輕輕啃噬著。

  「毛弟哥……」那微微痛楚中夾帶著電流沖擊的陌生快感,讓糖果不禁嬌喘呻吟著。

  「對,我喜歡你這樣。」毛弟訕笑著。「有其母必有其女,看來 也是個當情婦的料,至陳想飛上枝頭,等下輩子吧﹗」

  糖果一聽,突地推開他,慌亂地拉回浴巾遮住自己的裸露,她同時警告自己,不能在毛弟的刻意碰觸之下失態,他是在羞辱她﹗

  「 給我注意聽好,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母女倆如愿以償的,我討厭被設計,也不容許居心叵測的女人留在我們家、留在毛弟亞集團。」毛弟憤怒地吼出來。

  這種被看穿的窘迫已教糖果無地自容到了極點,她從水池裡起身,「對不起,我要先走了。」

  毛弟跟著起身,「 可不能走啊,我還沒拆穿你 母親的面具。」

  「沒有什么面具﹗我們只是擁有一般女人的夢想,想飛上枝頭當鳳凰,可你既然不喜歡我,我不會強求,我會告訴我媽,要她也不要再做這種夢了。」

  語罷,她抬腳上了池子的台階,毛弟卻在此時一掌打在她的頸肩處,她隨即昏厥了過去,毛弟則伸手接住她柔軟的身子。

  
  糖果悠悠轉醒,一睜開眼看到的就是坐在沙發上、只手帥氣撐著額頭睡覺的毛弟。

  她的頸肩處泛著疼痛,那一掌是她的最后印象,她不知道毛弟打昏她究竟是要干什么?

  而現在又是什么時間?

  她看向窗外,天空灰蒙,像是清晨,她不會昏睡了一整晚吧?

  她摸著泛疼的頸肩處起身,身上的棉被自然掉了下來,她此時才發現自己是全裸的﹗

  她連忙拉回棉被遮住身子,視線在陌生的房裡梭巡著她的衣服。

  她找到了,衣服就在毛弟的大腿上。

  她悄悄下床,用被單包住自己,躡手躡腳地走到毛弟身前,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拿回衣服。

  不料,她才剛碰到衣角,毛弟就伸出手抓住她,一把將她拉向他,她整個人跌到他身上不說,身上的被單也掉了﹗

  「啊﹗」她驚呼一聲。

  毛弟輕推開她,眸光恣意的在她的胴體上打量著,接著赫然起身,說道︰

  「穿好衣服,該回去了,我在外面等 。」

  語罷,毛弟便走了出去,他的腳步略顯倉皇。

  他根本不該瞧她的身子,她那身子和其他女人的身子沒什么差別,可看在他眼底,她卻不同陳其他女人,能輕而易舉地勾動他體內的深沉欲望。

  見毛弟離開后,糖果連忙將衣服穿好,同時也擔心著他到底要如何對付她母親?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8 07:4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穿好了衣服,她猶豫一下才打開門走出房間,若不是這裡無處可逃,她也不會任由他支配,毛弟見到她出房,立刻舉步走向電梯。

  出了飯店、上了毛弟的車,接著一路回到家,這中間他們沒說過任何話。

  車子停妥,糖果隨即推開車門要下車,她想盡快沖進房裡把自己藏起來,直到毛弟出國去。

  經過了昨晚的事,她覺得自己在他面前是那么的卑微不堪,她已經無法和他繼續面對面相處。

  毛弟也連忙下車,繞過車頭在進入大廳前攔住了她,將她摟進懷裡,帶著她一起進入大廳。

  他為什么要這么做?他這個舉動教糖果感到十足的惶恐。

  「天陽,他們回來了。」陳慧如見毛弟和糖果親昵的一起進門,她以為自己的計畫成功了,愉悅的朝邱天陽說道。

  「爸、陳阿姨,早。」毛弟泰然自若的打著招呼。

  「李伯伯、媽,早安。」糖果緊跟著打著招呼,心中卻感到無比的惶恐。

  「毛弟,爸爸不知道你這么喜歡糖果,你們昨晚……」邱天陽頓了下,認為話不用說得太白,「你陳阿姨建議,既然你們彼此有情意,就讓你們先訂婚,然后讓糖果和你一起出國去念書。」

  「天陽,這訂婚的事就交給我辦,我一定會辦得風風光光的。」陳慧如心中是樂不可支。

  陳慧如的心思完全暴露出來,糖果聽得是臉色慘白,連忙開口要阻止她母親︰「媽……」

  「爸﹗」毛弟不給糖果說話的機會,他打斷了她的話︰「糖果不適合跟在我身邊。」

  邱天陽還沒回話,陳慧如就搶著開口。「毛弟啊,糖果怎么會不適合跟在你身邊?糖果很乖巧,她可以料理你的生活起居啊。」

  「媽, 不要說了……」

  「陳阿姨。」毛弟再度打斷了糖果的話,「你 的心思恐怕都要白費了,昨晚……我和糖果什么事也沒發生,她根本吸引不了我。 想讓她來誘惑我,可她太裝模作樣了,所以我們什么都沒做。」

  糖果一聽,雙腿發軟,差點跌倒。

  她知道他的目的了﹗原來他是反利用她來拆穿她母親的假面具,順便再狠狠地羞辱她一頓﹗

  毛弟扶在她腰上的大掌連忙將她拉住,她的柔軟無力讓他心中漫過一陣不舍。

  陳慧如聽得是臉色慘白,「毛弟……你、你在說什么啊?」

  「我在說什么 清楚得很。」毛弟口氣不善地繼續說著,「陳阿姨,莫說糖果根本吸引不了我,我也不想要不干不淨的女人,我知道 跟過不少男人,那糖果也應該跟過不少 情夫的兒子吧?」

  「毛弟,你說我沒關系,可糖果她沒有……」陳慧如跌坐在椅子上,像是快昏厥了。

  糖果的身子則是更加虛軟,毛弟只得將她摟得更緊。

  「沒有?只怕教人難以相信。或許……等我出國回來,我若對她有興趣,可以要她來當當我的情婦。」

  「毛弟,你怎么這么說糖果和陳阿姨?」邱天陽安慰地拍拍陳慧如的肩,朝著毛弟一問。

  「爸,我希望你能看清楚這對母女的真面目,她們母女一個妄想著想飛上枝頭當鳳凰、一個妄想著想把女兒送上枝頭。她們設計我已不是第一次了,昨晚上只是個例子。」

  「慧如,是真的嗎?」邱天陽朝陳慧如激動地問。

  「天陽,我……你聽我解釋,我不是要故意設計毛弟的,真的不是……我以為他們倆……」

  「李伯伯,不關我媽的事,是我求我媽替我做的。我不自量力想飛上枝頭當鳳凰,我不該……喜歡上毛弟哥﹗我會離開這裡,不會再造成你們的麻煩和困擾,拜托你不要因此而不要我媽。」語罷,她迅速地沖上樓。

  回到房裡,糖果把房門上鎖,哭到在床上。

  毛弟注視著她的背影消失在樓梯轉角,心沒來由地一陣緊縮,可他並沒因此打算停止他對糖果和陳慧如的殘忍。

  陳慧如見女兒跑上了樓,也知道自己絕對是斗不過毛弟的,她立即舉步隨著糖果上樓。

  「爸,情婦最好就只是情婦,我希望你能讓陳阿姨安分守己的當個情婦,不要讓她插手公司裡任何的事,也不要再讓她動用公司的錢,你若不能斷了她對毛弟亞集團的覬覦,我建議你最好換個情婦。」

  邱天陽無語,吸了一口雪茄。

  他這個兒子比他有魄力、有遠見,他是他的驕傲,任何人的話他都可以不聽,唯獨他兒子的話他一定聽。

  毛弟繼續說道︰「爸,有多少你認識的企業是被女人給掏空了公司,你應該引以為戒。」

  說完后,他舉步上樓,經過糖果的房門口時,他停步駐足了半晌,才又離開。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8 07:5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三章
  四年后

  鈴--鈴--

  一大早,糖果床頭的電話響起,她伸手出棉被拿起話筒遞到耳邊,慵懶地應著︰「喂。」

  (媽跟 講, 今天到公司后,就從公司放款的戶頭裡匯二千萬到我戶頭,然后用我戶頭裡所有的錢,幫我買支股票。)

  糖果一聽,睡意全跑光了﹗「媽, 不要再跟公司借錢啦, 忘了毛弟最忌諱這個嗎?」

  四年前,邱天陽聽從了毛弟的話,把陳慧如這個總裁秘書給撤換掉,也要陳慧如賣了手中所有的股票將錢還給公司。

  可由陳和陳慧如在一起慣了,邱天陽希望毛弟能答應讓陳慧如繼續住在家裡,免得毛弟出國后,他一個人寂寞。

  對陳陳慧如想將女兒送上枝頭當鳳凰的心思,邱天陽倒是能體諒,望女成鳳嘛,哪個為人父母的不會這樣想,他也就因此沒換情婦。

  而邱天陽始終都不認為糖果是個隨便的女孩,相處愈久,他愈是當她如親生女兒般疼愛。

  在糖果要搬出去時,邱天陽就不停地勸說才將她留下,甚至在她畢業后安排她進毛弟亞集團。

  糖果本來是要拒絕的,可毛弟亞集團當時剛好缺個可以信任的會計師,為了報答邱天陽視她如親生女兒,她才接受。

  可她告訴邱天陽,一旦毛弟回台灣,她就會搬出邱家;若毛弟懷疑她的操守,她也會馬上離開毛弟亞集團。

  經過四年前那件事,她知道毛弟是不可能信任她的。

  (毛弟,不是我要跟公司借錢,是 邱伯伯得到的內線消息,說這支股票在半年內一定會漲三倍,是他要買的。)

  「邱伯伯要買?那他可以讓他的秘書替他處理啊?」糖果會這么說,是怕母親騙她。

  (我們出國玩,邱伯伯的秘書就利用這段時間排年休,他剛剛打電話給林總,林總昨晚應酬喝醉酒沒聽電話,偏偏今天一開盤就得搶進, 是會計主任嘛,就直接找 了。)

  「那也不對啊,若是這樣 何必連 戶頭裡的錢也全買了?」

  (我戶頭裡的錢也買,那是我的份。毛弟,邱伯伯這個內線消息很準的, 身上那些錢也湊湊一起買吧。)

  「我沒錢。媽, 到底有沒有騙我?」

  (我怎么會騙 ,我還是讓 邱伯伯跟 說好了。)語罷,陳慧如把電話給了邱天陽。

  邱天陽接過電話,(毛弟,股票的確是我要買的, 就照 媽說的做,我們下一站到瑞士,我會在高速鐵路上擬一份公文,一下火車我會立刻傳回去,讓 好做帳。)

  「是,邱伯伯。」

  (毛弟。)現在說話的又換成是陳慧如,( 先別急著搬出去,等我們回去之后再說。)

  「媽,你們回來時,他們也回來了,我繼續住著不好啦。」他口中的他們是毛弟和他的未婚妻郝莉絲。

  這次邱天陽帶著陳慧如一起出國到歐洲度假,離開歐洲之后他們則會轉往美國找毛弟,接著會和毛弟、郝莉絲到新加坡拜訪郝莉絲的家人,再從新加坡一起回台灣準備婚禮。

  (毛弟也知道 住在家裡, 不用硬是要搬出去住啊,都四年過去了, 就不要想太多了。)

  「媽, 知道我不可能不想的,我甚至想永遠避著他。 知道我會留在毛弟亞集團,是經過掙扎的。」

  (毛弟,媽知道。不過 邱伯伯說要買間房子給 當嫁妝,而且他已經請人找了, 就等房子找到再搬出去也不遲。)

  「媽,我不能……」

  (毛弟,也許搬房子的時候就是 結婚的時候也不一定, 邱伯伯上次幫 介紹的那個金董的兒子,他對 印象好得不得了。好了,我不多說,就這樣。)陳慧如故意不給糖果拒絕的機會。

  「媽﹗」糖果急急喊著,可陳慧如已經收了線。

  糖果根本不想拿邱天陽給她的任何東西,她知道邱天陽待她如親生女兒,所以才會替她介紹男朋友,幫助她走出毛弟的陰影,她很感激邱天陽,可她不能接受他的好意,她會心虛。

  畢竟,她和邱天陽沒任何血緣上的關系。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毛弟對著他的手提電腦罵著。

  接著,他腦海裡出現糖果四年前那清湯掛面的清純模樣,「我回去后,第一個辦的絕對是 ﹗」

  可話一說完,他隨即讓兩種不同的情緒糾纏著,他沒想到這兩種情緒,一個是生氣、一個是不舍,糾纏在一起讓人分外難受。

  他離開台灣都四年了,這期間他沒回過台灣,腦海裡糖果的影像還是四年前時的模樣。

  而對她的那份不舍,非但沒因時間流逝而淡化,反而總在她的影像浮上他腦海時就隨之而來。

  他明知她那清純可人、柔順乖巧、含羞帶怯的模樣是裝出來的,她也承認是她不自量力想飛上枝頭當鳳凰才和她母親設計他,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還會對她感到心疼不舍?

  「該死的女人﹗」他不禁低咒了一聲,卻沒能除去心煩氣躁的情緒,腦海中的她影像更為清晰。

  這四年,他利用視訊網路掌控毛弟亞集團的一切,甚至參與公司裡的重大決策,公司超過五百萬的進出帳,電腦系統會自動把項目傳進他的個人電腦,這樣一來他才能知道陳慧如母女是否有挪用大筆公款去買股票。

  當他父親要把會計主任這個位置給糖果時也征求過他的同意,他當時認為自己該反對,卻偏偏說不出口。

  「你在生什么氣啊?」郝莉絲走到毛弟身后,微俯著身、雙手勾上他的脖子問著。

  郝莉絲是新加坡的華裔,她父親在新加坡頗有名望,她和毛弟是同學,交往有三年了。

  「還不是陳慧如她們母女。這陳慧如人都在歐洲了,居然還能透過糖果挪用公款買股票。」

  「她們母女一個是情婦,一個是情婦的女兒,居然這么囂張﹗你不要氣了,等我們一回去,你接了總裁的位置就可以嚴格辦她了啊,總該給她們母女一點顏色瞧瞧。」郝莉絲是個厲害能干的女人。

  其實這樣的女人並不合毛弟的胃口,他想要的是像糖果那樣的女人︰清純可人、柔順乖巧、含羞帶怯……

  而他會選擇郝莉絲結婚,是因為他認為她會像他母親那般輔佐他父親,讓自己身邊有個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見毛弟無語,郝莉絲問道︰「毛弟,我說錯了嗎?」

  「 沒說錯。」毛弟淡淡地回應,接著伸手握住滑鼠離開了他的個人網頁,改讓電腦螢幕畫面連接國際新聞。

  「毛弟,我們要回去了,糖果是不是應該搬出去啊?她有誘惑你的前科,我可不想和她同住一個屋檐下。」頓了下,她接著問︰「你也不想和她同住吧?你看到她心情不是會不好嗎?」

  毛弟沒回答郝莉絲的話,他從電腦前起身,「莉絲,我爸過兩天就會到,行邱可以開始整理了。」

  「我早已讓艾咪整理了,也早寄了一部分回台灣,剩下的,艾咪會在我們走后替我們寄回去的。」郝莉絲回答著。

  艾咪是他們在美國的菲律賓籍佣人。

  郝莉絲見毛弟答非所問,她貼近他的身子繼續問︰「你還沒回答我耶,你看到她心情會不會不好啊?」

  每當她談到有關糖果的問題時,毛弟從沒給過她滿意的答案,不是不說,就是答非所問,讓郝莉絲心裡難免泛疙瘩,也就更要問個清楚不可。

  「我四年沒見到她了,我不知道會是怎樣的情況,所以我沒辦法回答 這個問題。」毛弟輕推開她,「我要出去跑步了。」

  「那我也要去健身房。」毛弟出去跑步的時間,也是郝莉絲上健身房的時間,這是她保持健美身材的方式。

  郝莉絲正想轉身離去,可電腦螢幕畫面上一則插播的重大意外事故吸引了她的視線,她連忙將視線鎖在電腦螢幕畫面上。

  「毛弟﹗」

  毛弟開門準備出去,聽到郝莉絲幾乎是尖叫的聲音,他第一個反應自然是停住了腳步,接著往郝莉絲的方向看去。

  「毛弟,往瑞士的子彈列車沖出軌道,死亡名單好像……好像有你爸爸和那個情婦的名字﹗」

  毛弟一聽,連忙沖到電腦前……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8 08:0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這場突來的劇變,不單單是毛弟死了父親、糖果死了母親,糖果也將為那邱天陽來不及隨后傳公文讓她做帳的二千萬蒙上不白之冤,而遭到毛弟更深的誤會……

  二個星期后,毛弟從歐洲處理好邱天陽的后事回到家中,而糖果也到了歐洲一趟處理陳慧如的后事,可她並沒遇上毛弟,她在毛弟回家后的第三天回到邱家。

  糖果心想母親和邱天陽已死,她和邱家已沒有任何關系,所以她想好一回到邱家就要搬到她好同學吳敏敏那裡暫住,再另外找房子,可她沒想到毛弟已經回到家了。

  自行開門進屋,糖果先在大廳裡遇上郝莉絲,她見過她和毛弟的合照,是邱天陽拿給她和陳慧如看的。

  「 好,我……我叫糖果,我目前住在這裡。」糖果唯恐自己會被當成小偷,她朝郝莉絲自我介紹著。

  郝莉絲則是第一次看到糖果,她的目光不著痕跡地打量著她,並在心底下了個不過是清清秀秀的評語。

  「我知道 ,毛弟爸爸情婦的女兒。」郝莉絲鄙視地回應著。

  「我會很快搬出去的。對不起,我先回房了。」語罷,糖果舉步匆匆上樓,卻在樓梯轉角處撞上毛弟。

  「啊﹗對不起﹗」她抬眸看了毛弟一眼並道歉。

  而她這一眼,就把毛弟那更具成熟男人、更具威嚴的身影映入眸中、心底,她連忙垂首斂眉、閃過身上樓。

  「等一等。」毛弟喊道。

  糖果停下腳步,但沒轉身或回頭,她那容易害羞的個性,教她在那件事后,不敢正面面對他。

  「有、有事嗎?」她緊張地問著,又唯恐毛弟是要下逐客令,她不要讓他趕,那會讓她無地自容,她接著說︰「我剛剛已經跟你未婚妻說過了,我會很快搬出去的,不會住在這裡打擾你們。」

  毛弟轉身看著她長發飄逸的纖細背影,剛剛那驚鴻一瞥,他便已將褪去青澀后更加迷人的她完全映入眼底。

  在毛弟眼裡,糖果身上那份清純可人、乖巧柔順、含羞帶怯的氣質依然還在,不過也因成熟而增添了股嫵媚。

  可在他心裡,他還是認為一切都是她裝出來的。

  「如果你是要我辭職,我也可以馬上辭職,我當初告訴過邱伯伯了。」糖果突地想到還有這個可能性,她又接下去說。

  「辭職?我不會允許辭職,帳目我會另外派人清查, 就等著接受清算吧。」毛弟冷冷地說。

  糖果一聽,立刻轉過身面向他,「你這么做……是什么意思?」

  身為一個會計師,當有人來查她的帳目時,就表示她這個人的行為出現了問題,也會在她的會計師身分上留下污點。

  「 該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毛弟揚唇回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自己做過什么, 自己最清楚。」

  毛弟的話,讓糖果想到邱天陽要她匯到她母親戶頭那二千萬,那二千萬是她帳上唯一條不清楚的帳。

  「如果你是指匯到我母親戶頭那二千萬,我是可以解釋的。」

  「不用解釋,証據自然會說話。」

  「你一定得聽我解釋。那二千萬是邱伯伯要我匯的……啊﹗」

  糖果突地驚呼一聲,因為毛弟赫然拉住她的手,將她整個人箝製在牆壁上,毛弟的身體跟著緊貼上來。

  「 想來個死無對証就把責任推給我爸?哼﹗這分明是 們母女倆安分了四年,再也安分不下去又故態複萌﹗」

  「你不可以含血噴人﹗」

  「我含血噴人?我告訴 ,只要讓我找到証據,我會公事公辦,不要妄想我會手下留情﹗」

  糖果自覺問心無愧,她拾著眸、勇敢地瞅住近在咫尺的毛弟,此時她才發現他們之間的距離好近,近到可以聞到彼此身上的味道。

  「我知道你不會手下留情,可你也不能公報私仇﹗你討厭我,我可以馬上消失在你面前,你不能……」

  「休想﹗」毛弟打斷糖果的話。「 別想在我還沒查清楚 的帳之前在我面前消失﹗」

  為什么一聽她說要消失在他面前,他整個人就慌了起來?為什么他的神經總被她的一舉一動牽引著?

  「那二千萬的確是邱伯伯要我匯的,他本來是要補傳公文給我的,可是后來他就……」想到后來他們竟就這樣死了,糖果不禁紅了眼眶,她哽咽著,「你一定是想公報私仇。」

  毛弟瞅著她的淚眼,想到父親就這樣死了,他心裡也不好受,可他還是認為糖果在利用死人脫罪。

  他放開她的手,轉身踏步下樓,離去前他丟下話︰「在我還沒查清楚 的帳之前,不準搬走。」

  彷佛怕她真會消失,他再次交代。

  不準她搬走?毛弟的連續叮嚀讓糖果心中起了恐慌,她的直覺加上四年前的經驗告訴著她,毛弟這么做是有目的的。

  他到底要怎么對付她才會甘心?四年前她不是他的對手,四年后她也肯定不會是他的對手﹗

  糖果踉踉艙嗆地回到房間,一進門,她立刻癱坐在床上,她覺得自己像是掉入了無底洞,有種要窒息的感覺。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8 08:0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四章
  毛弟正式接管毛弟亞集團,所有的帳目也不再送到糖果這裡來,她現在的工作是配合被清查。

  鈴--鈴--

  糖果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她按下接聽鍵,「我是糖果。」

  (馬上到我辦公室來。)

  電話那頭是毛弟,他俐落的命令著,隨即切斷了電話。

  糖果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她現在還是毛弟亞集團的員工,她只能聽話的立刻到毛弟的辦公室。

  敲了敲總裁辦公室的門,聽到毛弟的聲音傳出后,她推門進入,走到毛弟的辦公桌前。

  「請問總裁找我有事嗎?」糖果問。

  毛弟把一份牛皮紙袋丟到她面前,「 知道裡面是什么嗎?」

  糖果搖搖頭,「我不知道。」

  「那我告訴 ,是房子的照片和合約書,仲介公司剛剛送來的。」毛弟從辦公桌前起身,繞過辦公桌來到她身邊,「付款人是我父親,房子所有權人卻是 。」

  完了﹗這是糖果聽到毛弟的話的第一個反應。

  她知道房子這件事又會使得毛弟把她想得更加不堪,他一定認為這房子是她跟李天陽拐來的。

  可她還是必須解釋︰「我並不想要那房子,是李伯伯說要給我當嫁妝的,你可以把房子退掉。」

  「當嫁妝?」這句話讓毛弟聽了刺耳,甚至想命令她不準結婚﹗「 ……要結婚了?」

  「沒有啊﹗你要回來了,我不好繼續住下去,李伯伯知道我要搬出去,所以才藉這個名義想送我房子。」

  毛弟微微點點頭,接著伸手拉住她垂在胸前的幾撮發絲,感受著那如緞般的柔滑。

  他第一眼見到她的頭發長長時,那烏黑滑順、清靈飄逸的感覺,讓他就有想摸的沖動。

  他這樣是在干什么?糖果的心慌了起來,「你可以把房子退掉,我真的不想要那房子。」

  「真的不想要?」毛弟輕輕一笑,手放開她的頭發,接著移到她的粉頰,「 們母女還真是貪得無饜啊﹗」

  糖果一聽,退了一步,與他拉開距離,睨著他說道︰「我懶得再跟你解釋,隨你怎么想﹗不過,我告訴你,我若真想要房子,根本毋需跟李伯伯拐,自然會有人心甘情愿送給我﹗」

  毛弟冷冷回視著她,沒說話。

  「你不相信?」糖果繼續看著他說︰「我告訴你,金董的兒子你認識吧?聽說他和你是高中同學,他就曾說要送我房子。」

  「 是說金志中?」

  「沒錯﹗」

  1志中要送 房子?他為什么要送 房子?」毛弟舉步往糖果逼近,「難不成他要包養 ?」

  糖果見他愈走愈近,她往后退著,「才不是……啊﹗」

  她話未說完,毛弟就伸手將她往懷裡一拉,容易害羞、容易嚇到的糖果,自然是驚呼出聲﹗

  「不是要包養 ,人家會平白無故送 房子?」毛弟雖不至陳咬牙切齒,卻也怒火攻心了,他抓住她的肩膀將她的身子往上提高,從他嘴裡說出的話,直接噴在糖果的臉上。

  「他要追我啊﹗」

  「他追 ?追 也不用送房子﹗」頓了下,「我懂了, 肯定是用身體魅惑他﹗」

  她聽到了什么?他怎么可以這么想她?糖果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自尊卻也同時深深受了傷。

  「我不否認 比四年前更有魅力,肯定也比四年前更會裝模作樣,金志中的個性我知道,他太忠厚老實,絕對讓 給耍得團團轉,基陳同學的情誼,我得警告警告他。」

  糖果瞅著他,整個人都軟了,若沒毛弟抓住她的肩膀,她相信自己一定會跌倒在地。

  毛弟又說︰「 是怎么釣上金志中的? 是真喜歡金志中,還是又在做著飛上枝頭當鳳凰的夢?」

  糖果緩緩開口,卻不是回答他的話,而是說︰「我要搬出去,我要辭職﹗馬上讓我走﹗」

  她無法繼續等在他那不堪的眼神面前,她完全抬不起頭來,她深深受到傷害,她要離開,離他遠遠的﹗

  「想走﹗不、準﹗」他堅定地吼著。「 昨晚太晚回家了, 去哪裡?跟哪個男人去鬼混?」

  「我……」

  叩、叩、叩--

  辦公室的門響起敲門聲,打斷了糖果正要說的話,毛弟也因敲門聲放開了糖果。

  「回 的辦公室,至陳搬出去、辭職,連想都不要給我想﹗還有,以后一下班就得回家。」

  他憑什么管她這么多?糖果訝然﹗

 
  糖果走出毛弟的辦公室時,在門口與敲門正要進門的郝莉絲擦身而過,她朝郝莉絲微微點個頭,郝莉絲則是白了她一眼。

  「你不讓她辭職還有點理由,但我不明白你為什么不讓她搬出去?還當舍監管起她回家的時間。」這是郝莉絲白了糖果一眼的原因,她聽到了毛弟對糖果說的話。

  還沒回台灣,糖果頂多是她心裡的疙瘩,回到了台灣,她覺得糖果成了一根橫在她和毛弟中間的梁木。

  每到晚上,只要糖果還沒回家,毛弟肯定要等到她回家才愿意上床,他的臉色甚至隨著天色愈晚而愈黑。

  「我不能讓她搬出去,我必須掌控她的行蹤,她若跑了,我到哪裡去找人。」毛弟堅決地說著。

  「找不到人就算了啊,只不過是二千萬,就當是投資失利,根本不會影響資金周轉。」

  「哼﹗就算只有二百萬,我也不容許她跑了。」

  「毛弟,我覺得糖果嚴重影響我的情緒,我就直話直說了,我懷疑你和她之間有不尋常的感情。」

  毛弟沒說什么,直接繞回辦公桌后坐下,接著問︰「 找我什么事?」

  他又避開她的問題,郝莉絲不容他避開,她打算追問到底。「我要知道你和她之間是不是有不尋常的感情。」

  毛弟凝眸注視著郝莉絲,「什么叫作不尋常的感情?」

  「就是你們之間互有愛意。」

  毛弟頓了下才回話︰「我不知道我們之間是不是有愛意,我只知道我們中間有恩怨。」

  「怎么會不知道?你自己的心只有你自己清楚﹗」郝莉絲以為毛弟又在回避她的問題了,她揚高音量,尖銳地問。

  「莉絲, 到底想知道什么?」

  「毛弟,你知道我的個性,我很好強,所以我不容許你心裡有別的女人,也不準你將來養什么情婦的。」

  他是了解郝莉絲的個性,由陳她個性好強,所以也就比別人更加努力增進自己的能力,這是他當初和她交往的原因,可他沒料到她會好強到要掌握住他整個人。

  毛弟好奇問她︰「如果我心裡有其他女人,或是在外面養情婦, 不會鬧得我雞犬不寧吧?」

  「會,我會。」郝莉絲據實回答。

  毛弟一聽眸色轉黯,「莉絲, 會是我的妻子、毛弟亞集團總裁夫人,沒有人可動搖 的地位,但 千萬不要想掌控我。」

  「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若我心裡真有別的女人,或是在外面養情婦,我都會守分寸, 還是擁有我,但不要想控製我。」

  「什么?」

  郝莉絲聽得是瞠目結舌﹗

  他們交往三年,郝莉絲沒見過毛弟多看過其他女孩子一眼,她以為是自己牢牢地抓住他的心,也就不曾有過像此刻這般的深入談話,她怎么也沒想到毛弟對感情的態度竟是如此﹗

  「你到底愛不愛我?」郝莉絲生氣地問。「你的守分寸是怎么守法,讓我和外面的女人平分你?」

  「莉絲,我不會讓 和外面的女人平分我,我不想被誰平分,家絕對是我的歸處,而 絕對是我孩子的母親。」他頓了下,「我們都要結婚了,不要拿這種問題來煩我。 不同陳其他女孩子, 能力強、事業心重,不要滿嘴情情愛愛的,那些都是不切實際的東西。」

  「我能力強、事業心重,但我還是女人﹗女人就是需要人家愛﹗」

  「我愛 ,可以了吧?」

  「你不是真心的﹗」

  「唉﹗ 到底要怎樣?」毛弟只手扶著頭,滿臉的不耐煩。

  「我要你心裡只有我,現在、以后都只能有我。若你心裡真有糖果,我希望你能把她忘了,同時打消以后可能會養情婦的念頭。」

  「如果我辦不到呢?」

  「辦不到?那就是你還沒看清楚糖果裝模作樣、貪得無饜的真面目,苦的將不只是我,你會比我更苦﹗」

  「我會比你更苦?」毛弟不懂她的話。

  郝莉絲輕輕一笑,「想要偏不能要,這種苦比什么都難熬。毛弟,不要自討苦吃了。」

  想要偏不能要?郝莉絲完全說中他的心事,毛弟啞口無言。

 

  想要偏不能要,這種感覺的確是很苦。

  那真的是他毛弟自討苦吃 ?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18 08:0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好像是。

  只是,能說不自討苦吃就不自討苦吃嗎?感覺這種東西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就算有錢有勢也不能﹗

  該死的糖果,她若真如她所裝出來的那般清純可人、乖巧柔順、含羞帶怯,他一定會、肯定會讓她成為他的女人,而他今天也不用這么痛苦。

  不行,他得快刀斬亂麻,不是怕郝莉絲鬧得他雞犬不寧,是為了自己可以擺脫那種想要偏不能要的痛。

  只是,要怎么快刀斬亂麻?

  對了,就利用她那二千萬不清不楚的帳。

  那二千萬的帳不清不楚是事實,他就用這條把她撤職查辦,再讓她搬出家裡,忍著不舍和她完全斷了關系之后,他早晚一定可以把她徹底忘了。

  想到此,他的手立刻握上滑鼠,找到撤職查辦的公文格式,手指便在鍵盤上敲打了起來。

  可當他專注在公文上的措辭時,外面傳來了一對男女的吵架聲,他不可置信的停下了打字的手。

  竟然在他的辦公室外頭吵架﹗這總裁辦公室獨立在最頂樓,要的就是安靜和隱密,這兩個人不是想被處分就是新來的。

  他正想按下內線叫他的助理來處理,可這對男女的吵架內容,此時竟引起了他的興趣,他放下手來傾聽。

  「你這沒良心的男人,拐到手、占了便宜就想把我甩了啊?居然故意避著我。」女人怒喊。

  男人則壓低音量說︰「 能不能小聲一點? 知道這裡是哪裡嗎?這裡是總裁辦公室, 竟然把我找來這裡﹗」

  「我是新來的,怎么會知道這裡是總裁辦公室,我是看這裡沒人出入才把你找來這裡談。」

  「要談什么?」

  「你為什么不理我?」

  「沒為什么,就覺得不來電了嘛。」

  「不來電?你之前不是那樣講的,你說我很吸引你﹗」

  「 之前的確是很吸引我,可我怎么知道和 在一起之后感覺全變了,和之前完全不同。」

  「你這分明是借口﹗你占了便宜后,就不想認帳了﹗」

  「我認什么帳啊?」

  「你騙了我的身體,還不認帳﹗」

  「我又不是 的第一個男人,要認也輪不到我吧﹗」

  「你……」

  「我告訴 , 之前的確是很吸引我,清清純純像是鄰家的女孩,可沒想到和 在一起之后感覺全變了,我無法接受我了解后那個開放的 ,我絕對無意要騙 的身體。」

  「哼﹗你無法接受我,我還不一定要接受你咧﹗都什么時代了,清清純純的能混飯吃啊﹗自私的男人﹗」

  「是不能混飯吃,可我就喜歡那一型的女人。我們好聚好散吧,我知道 的觀念Open得很。」

  「沒錯,我的觀念很Open,好聚好散就好聚好散,你不要后悔又回頭再來找我﹗」

  接著,毛弟沒再聽到吵架聲,只聽到高跟鞋和皮鞋的聲音先后離去,而他們的談話也給了毛弟啟示。

  他怎么從沒想過真正去接觸糖果呢?

  真正接觸過后,他就會像那個男的般,扯開自己想要的女人的真面目,那他就不會再讓糖果的裝模作樣給繼續迷惑了。

  對,他得去真正的「接觸」糖果。

  心裡打定主意后,他將打好的公文列印出來,接著在上頭簽了字,再讓助理進來把公文送到人事課,由人事課將這份公文下給糖果。

  他必須利用這份公文去「接觸」糖果,讓糖果沒有拒絕他的時間。

  他剛剛真該出去看看這對啟示他的男女是誰?應該給他們調調薪,好報答他們讓他即將擺脫痛苦。

  鈴--鈴--

  內線響起,毛弟按下接聽鍵,電話那頭隨即傳來助理的聲音。

  (總裁,金泰公司總經理金志中先生找您。他並沒有事先預約,請問您要不要見他?)

  金志中?「請他上來。」

  (是。)助理回道。

頂部
0414_HEBEHEBE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32 - 模范棒棒堂堂主
生命值 : 38 / 798
魔力值 : 496 / 19969
经验值 : 94 %

UID: 44304
精華: 0
積分: 15
帖子: 1489
威望: 15
金錢: 1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3-3-2
狀態:
發表於 2014-7-21 08:5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第五章
  約五分鐘后,助理便帶著金志中進入毛弟的辦公室,兩人雖有好幾年沒見了,但一見到面,舊時情誼也回來了。

  三年同窗,金志中和他的感情,比起鄭文成和他的感情好太多了,上了大學他們還有聯絡,直到他出國才漸沒聯絡。

  1志中,好久不見。」毛弟寒喧了句,並上前握住了金志中的手。

  金志中也握緊毛弟的手,「毛弟,伯父的事……令人很遺憾,你要節哀啊,要以毛弟亞集團為重。」

  「我知道,謝謝。」此時,毛弟才注意到了金志中手中那束不大卻精致的花束。「買花來送我,不會吧?」

  「我怎么可能買花來送你,我是來請你吃飯的,這花是要麻煩你幫我送給糖果的。」

  送給糖果?毛弟聽了心裡十分不舒服。「你在追糖果?你們是怎么認識的?」

  「伯父替我們介紹的。」金志中回道。「伯父還說,若我們論及婚嫁,他要來當媒人,可沒想到伯父他竟出了意外。」

  「那你們……論及婚嫁了嗎?」毛弟語氣緊繃。

  「還沒。」他頓了下,「毛弟,這還要麻煩你從中撮合撮合。你也知道我的個性,我不懂得該怎么哄女孩子開心,而糖果的個性也很容易害羞,我們若沒人從中幫忙,肯定不會有進展的。」

  1志中,糖果的個性不是像你看到的那樣,基糖果同學的情誼,我要告訴你,她並不適合你。」

  「是嗎?」毛弟的話讓金志中頗為錯愕﹗「可我覺得她很適合我,我父母也很喜歡她,伯父對她更是贊賞有佳。」

  1志中,相信我,她真的不適合你。她的想法是想飛上枝頭當鳳凰,她若真嫁給了你,嫁的只不過是你的地位罷了,才不是你的人。」毛弟對糖果或許有私心,可他這番話是出自肺腑。

  「她想飛上枝頭當鳳凰?這是每個女孩子都有的想法啊。毛弟,我還是想和糖果繼續交往,看情形發展再說。」

  金志中的這番話讓毛弟心裡不是滋味極了,那感覺彷佛是金志中在和他搶心愛的東西一般。

  「毛弟,這花就麻煩你了,順便幫我約她今天晚上一起吃飯,我會來接她下班。」金志中把花塞到毛弟手裡,並且說︰「由你來約一定沒有問題的,之前伯父替我約,她每次都會赴約呢。」

  毛弟握著手中的花,笑得非常難看,僵硬地道︰「好,沒問題……喔,志中,我突然想起來,糖果今晚得加班。」

  「她今晚得加班?那明晚好了。毛弟,這就拜托你了。走,我請你吃飯。」這次,金志中讓毛弟沒了拒絕的時間。

  「應該我請你,來者是客。」

  「不,我來麻煩你,應該是我請。」

  

  和金志中吃完飯后,毛弟便順道去看李天陽委托仲介找來要送給糖果的那f棟房子。

  這房子是棟小型的別墅,剛落成不久,裡面裝潢、家具、電器一應俱全,建商打的廣告就是,一只皮箱搬新家。

  他依原來的合約簽了約、付了款,拿了鑰匙、房屋所有權狀之后,在公司下班時間才回到了公司。

  「毛弟,你一個下午跑到哪裡去了?」郝莉絲問道。

  「和一個高中同學去吃飯。」

  「下班了,我們去吃飯,你順便帶我四處去逛逛。」一回到台灣,她就跟著毛弟投入了工作,只能利用下班時間逛逛台北街頭。

  「莉絲, 先回去,我下午不在,還有很多事要忙。對了, 不是要回新加坡一趟嗎?什么時候?」

  「是你得陪我回去,不是我一個人回去,我父親做壽耶。」

  「我現在走不開, 應該明白,卡諾的投資案就要競標了,企劃案還沒做最后定案。」

  「只要幾天嘛,你不陪我回去,我父母絕對會認為你沒誠意。再說,我已經跟他們說,你會陪我回去。」

  「莉絲,我剛接任公司, 知道我的情況。聽話, 自己回去就好,替我向 父母問好。」

  「那結婚的事呢?我看你都沒在做準備,你到底要不要結婚啊?」郝莉絲不滿的抗議。

  他們的婚期早就定好了,是在三個月后,雖然李天陽出了意外,這婚還是得結的,也剛好符合中國人百日內的傳統。

  此時毛弟也被問得不耐煩了起來。「莉絲,婚當然要結,我沒在做準備,是因為我忙, 可以先做準備啊。」

  「結婚是兩個人的事,怎會只有我在忙,這讓我覺得你不注重我。」郝莉絲反駁。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9-22 04:20


Processed in 0.385833 second(s), 9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