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改+1次PO完]總裁詐妻(翊潔)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自改+1次PO完]總裁詐妻(翊潔)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7:1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轉+自改+1次PO完]總裁詐妻(翊潔)

簡介

他可是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天空集團總裁,
為什麼會丟下正事不做,成天跟在一個電腦工程師身後跑?
因為公司誠可貴,金錢價更高,若為老婆故,什麼都可拋!
為了追她,他不惜公器私用,把她「借調」到自己公司來,
美其名是揪出內部間諜,實際上是要近水樓臺先得月,
藉此和她好好培養感情,若能發展出辦公室戀情更是再好不過,
只是她真的沒有把他放在眼裡,居然偷偷和別的男人私會?!
雖然之後證實是烏龍一場,卻更堅定他要把她娶回家的決心,
他也實在佩服她的敬業精神,內奸一事真讓她查到不尋常之處,
然而也因為如此,她替自己惹來殺身之禍,
幸好他奮不顧身以性命相護,她才安然逃過一劫,
儘管代價是被捅了幾刀,不過能贏得老婆芳心,超值!
可就在他事業愛情兩得意的時候,
他被花癡祕書強行撲倒的場面居然好死不死讓她逮個正著……

[ 本帖最後由 kitty2534 於 2014-4-13 17:18 編輯 ]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7:1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一章

紐約曼哈頓上城區

    上城區在紐約市民眼中屬于高級住宅區,和中城區的喧鬧相比,這里顯得安靜許多,隨時都能看見穿著優雅的貴婦進出各種高級場所,上城區的中間地帶也是紐約文化場館最密集的地區之一,所以這里的房價也一直居高不下。

    雷氏保全的員工住宅區里,從一棟漂亮的小洋房中,飄出了陣陣的香氣,引得門前的小狗興奮地站起來扒著門,口水流滿地。

    廚房里傳來鍋子翻炒的聲音,香氣撲鼻,這時一旁的樓梯門打開來,一頭俏麗短發的吳映潔正擦著濕淋淋的頭發走了過來。

    “阿情,你煮什麼這麼香?”吳映潔將擦頭發的毛巾隨意地披在肩膀上,忍不住彎腰吸了一口氣。

    站在鍋爐前面的巫情有節奏地翻著鍋,一顆顆晶瑩剔透的飯粒在空中飛舞,盤子一端、大勺一扣,一盤香噴噴的蛋炒飯出爐。

    “怎麼不把頭發吹干再下來?”巫情轉身把炒飯放到桌上,看到她一頭濕發,不禁皺起眉頭。

    “我懶。”回答的同時,吳映潔已經拿起桌上擺好的筷子,偷吃還冒著熱氣的菜肴。

    巫情伸手拍了一下她的手背,“雨安還沒下來,你去叫她。”

    順手又夾起香脆的大白菜塞進嘴里,吳映潔隨意地點頭,轉身踩著輕快的步伐,登登登,一下就爬上三樓,走到左邊的房間後也不敲門,直接推開門進去。

    寬敞的房間內滿是象牙白的色澤,在窗旁的大床上,躺著一個穿著白袍的嬌小女子,吳映潔走了過去,一屁股坐在床邊,伸手推她。

    “韓雨安、韓雨安,太陽曬屁股了,起床喔!”即使被這樣叫喚,床上的人還是睡得死沉,看著對方眉眼間的疲憊,吳映潔想了一下,決定還是不吵她了。

    “嗯?沒叫雨安嗎?”巫情看吳映潔一個人下來,疑惑地問道。

    她拉開椅子坐下,“我看她好像很累,讓她睡吧。”端起碗筷,她迫不及待的開始吃飯。

    巫情點點頭,“雨安最近工作好像很忙。”她跟吳映潔還有韓雨安都是雷氏保全的員工,三人各有所長,負責的項目也各不相同,五年前公司將她們調到美國來之後,她們才熟悉起來,漸漸地變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所以在公司分發宿舍的時候,三個人決定住在一起,直到現在。

    “不太清楚,好像在研發什麼東西,最近正是關鍵吧。”吳映潔是雷氏特聘的高級電腦工程師,與另一個員工一起負責總公司的電腦業務。

    “嗯。”巫情在雷氏的工作比較單純,很少接觸這一方面的東西。“對了,你最近是不是又有案子?”

    吳映潔負責的工作不光是雷氏的部分而已,若是有人透過雷氏委托,她也可以被借調到外部公司。

    吳映潔嚼著芹菜,“不是很確定,听蘭斯講似乎有點麻煩,公司並不太想接手。”雷氏雖然愛賺錢,但還不至于為了錢連命都不顧,因此她多少可以猜到這個任務是什麼了。

    巫情點點頭,“注意安全就好。”不再說話,兩個人快速地用完這一餐,巫情還不忘為韓雨安把菜騰出一份放到保鮮盒里,簡單跟吳映潔交代一聲,拎起包包就出門了。

    吳映潔專心地看電視,她們在紐約的房子有裝特別裝置,所以可以看到台灣的電視,連八點檔都能看,她跟巫情還有韓雨安常窩在一塊看,因為她們都是台灣人,受連續劇燻陶已久。

    趁著廣告的空檔,她隨手轉到新聞台,外籍女主播正流利的播報——

    “據本台報導,國際航空公司天空集團,最近連續發現客戶資料外泄,據本台追蹤,很有可能是天空集團內部出現問題,導致……”

    吳映潔看著電視有點出神,昨天她到公司去,蘭斯跟她講的正是這個案件,依她以往的經驗,資料外泄就代表公司的防火牆已經被破解了,雖然天空集團的總工程師及時發現阻止,但也追不回已經流失的資料,而且到現在還查不出內賊是誰。

    天空集團已經正式委托雷氏派遣工程師前往協助,但吳映潔本身是傾向不要接的。開玩笑,業界里現在誰敢去踫觸這一塊,天空集團的勢力不小,幾乎掌握全球的半邊天,這種事沾惹上就甩不掉了。

    吳映潔是個討厭麻煩的人,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踫這事了,推給公司其他電腦工程師就好。

    “叮咚——叮咚——”正專心看電視的時候,門鈴突然響了。

    “誰啊?”吳映潔好奇地打開門。這可真難得,社區里的人彼此很少交流,而且外人也是幾乎不可能進來,所以她家的門鈴根本就是擺設用的。

    打開門,吳映潔就看到一張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臉龐,愣了一下,瞬間想起對方是誰,馬上就要甩上門!

    對方動作也非常快速,伸出一只手抵住門板,“學妹,好久不見了。”

    吳映潔用力地推門,推了老半天門板依然紋絲不動,直到力氣用盡,她才退開一步,喘著氣看著眼前這個男人,然後視線移向他身旁,看到蘭斯愧疚的眼神,吳映潔嘴巴動了動,僵硬地扯出一抹笑。

    “好久不見了,學長。”看著眼前這個銀發藍眸的男人,她在心底扼腕,早該在得知天空集團委托的時候就收拾行李跑掉的!

    邱勝翊貪婪地看著活生生站在他眼前的吳映潔。

    太久了,他已經等得太久了!終于看到她站在他的面前,不再是一張張的照片和資料,而是真正的她。

    吳映潔被他看得十分不自在,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爬了起來,不自覺地縮在門板後面。

    看著兩人僵持的樣子,一旁的蘭斯不得不上前打圓場。

    “那個……我們進屋談吧?”

    邱勝翊淡淡的看他一眼,目光又回到吳映潔身上,垂在身側的手心微微出汗,要不是有強大的自制力,他早就沖上前將她抱在懷里。

    吳映潔一看到蘭斯,馬上就知道是這家伙出賣自己,生氣地瞪他一眼,可是現在又騎虎難下,也只好勉強點頭。

    “進來吧。”

    三個人進屋坐下,吳映潔瞪著蘭斯,蘭斯看著邱勝翊,邱勝翊盯著吳映潔……

    覺得這樣對峙下去也不是辦法,蘭斯只好輕咳兩聲,“那個……潔,我跟你說過那個天空集團的案子,現在已經確定由你接了。”伸手暗自拽了一下邱勝翊的袖子,提醒他回神。

    “哈?為什麼?”不是只要她考慮?什麼時候確定是她啦?

    蘭斯有些心虛,干笑了一下,“雷總下的指示,況且其他兩個可以外派的工程師也剛好都有案子,邱勝翊又是你學長,你去是最適合的。”

    吳映潔抿著嘴,不是很甘願。

    “潔,別擔心,來天空之後,我會好好照顧你。”邱勝翊承諾道,看到她之後,他的心終于安定了許多。

    吳映潔撇撇嘴,她就是擔心他的“照顧”啊!

    對吳映潔來講,邱勝翊這個名字代表的就是麻煩,而且是大麻煩。

    很不幸的,大學的時候她跟邱勝翊讀同一所學校,只不過邱勝翊是研究所的學生,大學時代她就是電腦專門科系的學生,而他則是校園里少數雙主修的天才學生,嚴格來說也算是她的本系學長。

    兩人第一天踫面是在新生舞會上,那時候吳映潔才剛從台灣來到美國這個陌生的地方,語言能力也不是那麼流暢,想當然只好躲在角落當壁花,而她不幸的命運就是從這里開始……

    才十八歲的吳映潔很識相地躲在陰暗的角落,看著舞池中那群青春洋溢的男男女女奮力地扭腰擺臀狂舞,震耳欲聾的音樂,讓她的心髒跟著節拍撲通撲通狂跳,摸摸胸口,她覺得有些不舒服,黑亮的眼楮一轉便移動腳步,往一旁的落地窗外走去。

    來到外面,清新的空氣讓吳映潔有些昏沉的腦子稍微清醒,走到小花園里,看見旁邊有個木椅,她一屁股就坐了上去,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深吸了口氣。


[ 本帖最後由 kitty2534 於 2014-4-13 17:19 編輯 ]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7:1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月是故鄉圓”,來到美國之後,她才終于了解這句話的意思,雖然來這里念書是她的決定,但她還是很想念台灣,離開了之後,才知道隨處可聞的咸酥雞味啊,是真正的家鄉味。

    吳映潔對著天空發呆,什麼也沒想,只是靜靜地坐在那里,不知道過了多久,旁邊突然有人說了一句,“喜歡天空嗎?”

    吳映潔嚇了一跳,轉過頭才發現,原來斜前方還有一張木椅,兩者之間有點距離,對有散光的她來說,最多只能看清上面坐著一個人。對方有一雙修長的腿,上半身隱藏在黑暗中,看不見面貌,不過光听聲音,倒是很好听,有點像大提琴的音色,渾厚低沉。

    “喜歡天空嗎?”邱勝翊又問了一次。他是被其他人拉來參加新生舞會,里面的音樂吵得他頭痛,那些女人們明示、暗示,如狼似虎的眼光也讓他不爽,才趁著其他人不注意,跑到外面的花園休息。

    剛坐下沒多久,他就注意到吳映潔也走出來了,看她腳步輕巧地坐到椅子上,然後抬頭看著月亮,月光下,她白晰的臉蛋有些透明,以東方人來看,長得算是清秀,留著一頭短發,看起來很年輕,感覺上才十四、五歲,怎麼會擺出一副感慨人生的模樣?

    邱勝翊覺得很有趣,他的生活周遭也不是沒有東方人,但多半都已經被環境給同化,除了發色的不同,他甚少踫到打扮如此純樸簡單的東方人,所以才會不自覺脫口向她攀談。

    吳映潔現在心情很放松,對突然冒出來的人也沒多大的警戒心,心思還掛在家鄉的小吃上,“嗯,喜歡,天空很漂亮。”她懶懶地回了一句。

    “無聊嗎?”他又問。

    “還好,只是不習慣。”這種舞會她這輩子都沒參加過,別說什麼台灣多得是PUB,為什麼不去這種傻話,她可是拚了命地念書,才考上這所美國的百年大學,吃喝玩樂?她還真沒享受過幾次。

    “你是中國人?”她講話太簡短了,讓一向受女生吹捧的邱勝翊有點不習慣。

    吳映潔終于勾回了心神,頓了一下,這才發現對方是跟她講中文耶!“不是,我來自台灣,你是東方人?”她訝異地睜大眼楮,想要看清楚對方。

    “不是。”邱勝翊語氣頓了下,起身走出黑暗。

    月光下,吳映潔先是看到一頭耀眼的銀色頭發,由于光線不充足,她只大概看清楚對方七成模樣,應該是帥哥一枚,再加上一米八多的修長身段,帥哥中的極品。

    唔……正好是她最怕的類型!

    不要看她長得普通,她是家里的基因突變,家中上從爺爺到下至她剛滿十歲的堂弟,每一個都是俊男美女,一家子就她長得最普通。

    從小跟英俊的大哥、美女二姊一起長大的她,看多了他們人前人後一張臉的模樣,而且她從小就飽受他們的追求者騷擾,每個人都想藉著她去靠近誰,導致她現在看到帥哥、美女就害怕。

    吳映潔下意識地張望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人看到她跟帥哥獨處,她當機立斷,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

    “我該回去了,再見!”二話不說,拎起裙擺馬上走人。

    “……”邱勝翊看著她逃跑的背影,不禁納悶了起來,摸摸自己的臉,他長得很可怕嗎?怎麼一看到他就跑?

    吳映潔回到吵雜的屋子里,耳邊的音樂聲還是一樣刺耳,看了下時間,才九點,室友說至少要十一點才可以離開,她悶悶地嘆了口氣,靠著牆壁發呆混時間。

    好不容易混過半個小時,吳映潔實在受不了了,決定跟室友打聲招呼後先離開,誰知道她那個熱情的室友瑪莉死拖著不肯讓她走。

    “潔,別走嘛,一起喝酒啊。”明顯已經變成醉鬼的瑪莉笑嘻嘻地靠在吳映潔身上,整個人還隨著音樂扭啊扭的。

    吳映潔滿臉黑線,想推開身上的醉鬼卻怎麼也推不動,就在拉拉扯扯中,邱勝翊也從外面進來了。

    他一出現,幾個跟他相熟的人也跟著靠過去,其中當然有不少美女,邱勝翊卻理都不理,只顧著用眼神梭巡屋內,一看到躲在角落的吳映潔,立即揚著笑容,朝著她邁步走去。

瑪莉醉醺醺的,隱約中只看到一個帥哥對著她走過來,興奮地拉著吳映潔的手拚命搖。“潔!你看,好帥喔,他還朝我走過來耶。”

    吳映潔突然有股很不好的預感,她用力撥開瑪莉的手,想要快點走人,可瑪莉醉歸醉,力氣還是很大,死捉著她的袖子不放。

    果不其然,那男人走到她面前,對她展露一抹非常溫柔的笑,然後說︰“真高興又見到你。”

    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頓時焦著在吳映潔身上,女人是妒忌,男人則是好奇……

    就因為這一句“真高興又見到你”,吳映潔的大學生活過得不是很開心,三不五時就有一些漂亮的金發美人跑來找她,通常都是從頭到尾打量過她後,又“哼”的一聲很不屑地走了,令她既莫名其妙又尷尬。

    而邱勝翊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三不五時就跑來找她,看她拚命躲著他的樣子他就開心,弄得她氣也不是、哭也不是。

    由于他太常來找她了,以至于後來他研究所畢業之後,她在大學里也成了名人,身上總是有一個代號——邱勝翊喜歡的學妹。鬧得她差點念不下去。

    那段日子對她來講簡直是夢魘,畢竟那些美女才不只是來哼兩聲而已。

    錯!她們整人的手段可是層出不窮,鬧到後來沒有人敢當她的室友,因為她房間三不五時就會被人闖入亂翻、破壞。

    邱勝翊也知道她被欺負,可是就只會站在旁邊笑,不過也有個界限,那些人可以剪破她的衣服、弄壞她的東西、說她的壞話,可就是不能真的傷害到她,誰傷害了她,他也會出手。

    那時坦白說,她被他的態度弄得一頭霧水,搞不懂他這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他像一般男孩一樣,才欺負喜歡的人?

    可是哪有那麼過分的欺負?有時候,言語的污辱比實際行動更傷人!

    但說他不喜歡她,若是別人真的傷害到她時,他又會發怒。

    最後她自己得出了結果,她覺得在他眼中,自己就是個小玩具,高興的時候就哄哄,不高興就可以趕走。

    要不是出國念書是她最大的願望,她一定沒辦法撐過那四年!也就是因為這樣,她在美國的學業完成之後,馬上就飛回台灣了。

    進入雷氏之後,她在工作上一直都沒有什麼要求,只是跟天空集團有關的任務就不接,就是不想再看到邱勝翊。

    沒想到……孽緣就是孽緣,逃不掉啊!

    邱勝翊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又想起學生時代的往事,其實他也很後悔,只是已經來不及了。

    吳映潔想了想,“我知道了,這案子我接。”在雷氏共事這麼多年,她當然也不能不給蘭斯面子,都已經指派好的任務還不接。

    其實她也想通了,她覺得眼前的邱勝翊跟幾年前不太一樣,至少眼神溫和了許多。

    以前念書的時候,她常覺得邱勝翊不是真心在笑,不管笑得再燦爛,眼底就是沒有笑意,反而是一片深幽幽的藍。

    這也是她為什麼不想再見到他的原因之一,講真的,她有點怕邱勝翊。

    “好,那我回公司就把資料寄給你。”她肯接受任務,蘭斯自然是最高興的。

    “嗯。”

    解決了一個,蘭斯轉頭看向另一個,“邱勝翊,我們也該走了。”他用眼神提醒對方,來日方長,不要現在就嚇壞她。

    邱勝翊又是留戀地深深看她一眼,才順著蘭斯的話起身,“潔,那我在公司等你。”不用著急,她就要來到他身邊了。

    吳映潔點點頭,客套了幾句,終于把邱勝翊他們送出門,然後才松了一口氣。

    門外,邱勝翊跟著蘭斯上車,目光卻還是緊緊凝視那扇已經關起來的門扉。

    “不用擔心,她就要到你身邊了,機會給你了,你就要自己把握。”蘭斯看他這樣,忍不住說道。其實他很佩服邱勝翊,誰知道這麼出色的男子,居然默默地守護一個女人五年的時間。

    車子引擎發動,邱勝翊看著那棟小屋在眼前逐漸消失,不禁握緊手心。

    “我不會讓她離開我身邊的。”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7:2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潔……此生,你只能待在我身旁!

    拎著一個簡單的行囊,吳映潔心不甘情不願地被蘭斯打包“賣”給了天空集團。

    搭著直達電梯,察覺到被旁邊一對炯炯有神的眼楮直盯著,讓她覺得全身都快燒起來了,她抿抿嘴,轉頭看向他。

    “學長,你可不可以不要這樣看我?”這眼神讓她打心底不舒服。

    邱勝翊一笑,“這麼久沒見,當然要看仔細一點。”修長的腿又往她身邊邁進一步。

    吳映潔翻了個白眼,“你就是這樣才讓我討厭。”

    邱勝翊英俊的臉龐一愣,一手捂著胸口,難過地低下頭,“都這麼多年了,你還記著我開的小玩笑?我、我只是想跟你玩而已啊!”

    “別!拜托你別裝這個樣子,每次都只會裝無辜,最後受罪的還是我。”當年她被這一招騙過太多次了,每次只要她發火不回應或罵他,他就一副被人傷透了心的模樣,變成她才是壞人,弄得更多人對她不滿。

    邱勝翊伸手抓住她垂放在腿邊的手,用力地握緊,“潔,都是我不對,你原諒我吧?拜托你!”湛藍的眸子亮晶晶的,他低下頭,高挺的鼻子頂著她的額頭。

    被近在咫尺的俊臉嚇了一跳,她臉一紅,沒好氣地想抽回手,“你快點放手。”被握住的手推著他的胸腔。

    邱勝翊鼻間嗅到的都是屬于她的香味,淡淡的茉莉花香讓他心底一軟,眸底閃過一絲笑意,不但沒有放開手,反而勾住她的腰,讓她貼得更近。

    “潔……”

    敏感地感受到他的氣息在她耳邊吹拂,吳映潔的心跳亂了一拍,然後就是一股羞澀夾帶著怒氣,她扔掉行李箱,兩手貼著他的胸膛用力推擠。

    “走開!”又羞又氣地低吼,白晰貝耳此刻全是紅通通的。

    邱勝翊愛極了她這個模樣,像一只氣急敗壞的小貓,掙扎著想逃離主人的懷抱,好可愛、好可愛!為什麼潔這麼可愛?

    “叮”的一聲,樓層到了,電梯門一開,門外的人都愣了一下。

    邱勝翊的特助簡方才就收到櫃台通知說總裁上來了,想說出來接人,沒想到門一開,卻看到總裁抱著一個東方女人……從兩個人的動作跟表情,怎麼看都像總裁在強迫人家一樣……

    “總、總裁……”簡有點結巴,氣氛陷入尷尬。

    倒是邱勝翊像沒事人一樣,松開箍在吳映潔腰上的手,很自然地一笑,“你們出來迎接我的嗎?”他的潔嬌羞的模樣,只有他能看到。

    吳映潔生氣地用手肘一掃,賞給邱勝翊一個拐子!“你下次再亂抱我,我就跟公司要求換人!”

    邱勝翊捂著胸口,不痛不癢地抓了一下,“潔,別生氣了,公司真的需要你。”他討好地拎起掉落在地上的行李箱,跟著她的步伐走出電梯。

    簡也緊跟著兩人一起走向總裁辦公室,進了門,吳映潔很自然地找個位置坐下,“現在是不是該跟我講解一下工作內容了?”公事公辦才不會受邱勝翊影響,她決定以後都擺出這個臉孔比較恰當。

    揚揚眉,邱勝翊也沒多說什麼,從自己的辦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遞給她,“你來之前,已經听蘭斯說過了吧?”

    一听到這名字,拿著資料的手緊了下,吳映潔現在恨不得能跑回去雷氏大樓痛揍蘭斯一頓,這個不要臉的小人,明知道她躲邱勝翊都來不及了,那天還把邱勝翊領到她住處去,大軍壓境,她連說不的權利都沒有,只好答應了這樁任務。

    死蘭斯……等我回到雷氏你就知道!吳映潔恨恨地在心底刻上了一筆帳,才把眼楮移到那些資料上,這跟蘭斯給的東西差不多,資料外泄的部分……瞄到一段文字時,她眼神閃爍了下。

    “這是真的嗎?”她以為只是單純的資料外流而已,沒想到居然還有人在這其中偷偷轉走了一千萬美金,這個人真厲害!在總工程師跟內鬼打仗的時候,居然趁虛挪走公款,而且這一千萬美金去向還查無所蹤,太強了!

    “嗯,天空集團出得了這一千萬,但卻不能這樣損失一千萬,四個工程師都有嫌疑,包括總工程師,所以只好委托外部調查。”表面上看來是一千萬美金的事,暗地里,卻是顯露出天空集團防護程序的漏洞及員工管理上的問題,要是每個駭客或內賊心血來潮就來轉走一千萬美金,那天空集團不用三天就可以宣告破產了。

    三個人又討論了一下公司防護網的事情,不知不覺中一個上午也過去了。

    “我知道了,明天我會先從基本防護程序開始做修改。”她這次來不光是幫忙查出資金流向,還包括改善天空集團的防護程序。

    “那就先這樣,我帶你去公司宿舍。”事情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解決的,邱勝翊今天只是讓她來了解基本問題,講完了,就打算繼續跟著她走。

    倒是收拾桌上資料的簡聞言一頓,什麼時候公司有提供宿舍他怎麼不知道?雖然心中疑惑,他仍若無其事地繼續整理東西,整理好之後,跟邱勝翊點個頭後便先轉身離開。

    吳映潔沒什麼掙扎,也跟著抱著一疊資料站起來,“走吧。”

    邱勝翊點個頭,主動幫她拿行李,吳映潔頓了下,算了,隨便他。

    兩個人一路無語,下了樓,司機早就在大門口等著,她上了車後,一個龐大溫熱的身子很主動地靠了過來。

    “潔,這麼多年,你怎麼不把頭發留長?”一只大手輕輕撫過她的發絲,帶了點曖昧、帶了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吳映潔縮了縮肩膀,把自己往車門上靠,“我覺得短頭發好。”就是知道他交的女朋友沒有一任不是長發,她才保留這短發的造型。

    “喔。”她退、他進,輕輕一聲喔,含著一股笑音,像在逗貓似的玩弄著她。

    吳映潔忍了又忍,還是受不了,揮手推開他,“夠了嘍,我可不是你的玩具。”她斜眼冷冷地瞪著他,從見面到現在,她一再忍讓是不想惹事,可不是怕他。

    小貓伸出爪子了。邱勝翊的唇高高地揚了起來,慵懶地貼靠在椅背上,淡藍色的眸子流光轉動,似笑非笑地盯著她。

    “誰讓你畢業後就躲回台灣去?我派人去找你,你又躲去雷氏。”語氣里有些淡淡的不滿和一絲讓人察覺不出的笑。

    吳映潔冷哼一聲,斜眼打量著他。“我不躲要留著給你玩嗎?”這家伙的外貌真的太吃香了,不只名字叫邱勝翊,就連樣貌也像極了希臘神話中的美男子,學生時代就不知道有多少良家婦女毀在他手上。

    呃……雖然那些人也是心甘情願的,但是她就是沒辦法接受,不過他實在太帥,再配上他的家世背景,讓那些女人如飛蛾撲火一樣直往他身邊靠。

    或許他不介意跟她談一場戀愛,但是一段認真的情感卻是不可能的事!

    “潔,你變了真多。”邱勝翊有些感慨。這些年他不在她身邊,她也成長了不少。

    她頓了一下,“還好。”工作幾年了,心態當然不一樣,雷氏所接的任務都不輕松,她也看過不少社會黑暗面,不變也難。

    邱勝翊暗笑了幾聲,他天真的潔再怎麼變,也無法改變那顆善良的心,無論接觸了多少黑暗面,也掩不去她內心里綻放的光華,她是一個干淨純真的人,她的眼神總是充滿了活力,總是那麼的……吸引他。

    “這件案子,你有幾分的把握?”他話鋒一轉,突然講到了公事。

    “要一段時間,主要得查出資金流向,才有辦法循線抓出人,那些工程師……”她擔心的不是那一千萬,就像他講的,那一千萬天空損失得起,她擔心的是時間不夠,萬一對方又動手,一千萬又一千萬的盜走,那就真的麻煩了。

    “都派人盯住了。”邱勝翊的眼底閃過一絲狠戾。

    “我會加快速度。”吳映潔揉揉太陽穴,看樣子未來這段時間她會很忙。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7:2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二章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7:2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7:2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 本內容跟帖回復才可瀏覽 *****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8:0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吳映潔點點頭,跟著他上樓,再往上一層是跟樓下一樣大的空間,簡單地劃分出浴室跟洗手間,還有主臥跟客房。

    感覺跟她那間的格局差不多,只不過客廳大了一點、浴室大了一點、房間大了一點、床也大了一點。

    讓她意外的是整個空間的簡潔,她認識幾個男生朋友,若是自己住,家里通常都髒亂成一團。

    “沒想到你那麼愛干淨。”嗯嗯,沒看到什麼臭襪子之類的。

    邱勝翊忍不住一笑,“每天都會有人固定來打掃,想髒也很難,你的那間也是,平時維持一下就可以了,也不用你動手。”

    吳映潔忽然覺得自己像傻瓜,切!什麼東東嘛,有錢了不起啊?哼!

    “我要回家了,不準沒經過我同意就下樓則吳映潔再一次提醒他,絕對不承認自己嫉妒了。

    邱勝翊很認真地點頭,“好。”他絕對會不經過她的同意就下樓!

    勉強相信他,擺擺手,吳映潔自己一個人回到二十樓,在牆壁附近摸了半天也沒摸到那個暗藏的鈕,算了,哪天有空再來研究。

    邱勝翊也沒打算去把樓梯收起來,就這麼放在那里,眼底閃著笑意,正準備要去洗澡睡覺時,放在胸前的手機震了一下。

    掏出手機看到螢幕上閃爍的名字,他嘴角勾了下,接起電話。

    “有什麼事嗎?”

    “怎麼?利用完人,就想扔了嗎?”電話另一端傳來戲謔的笑聲。

    邱勝翊笑了下,“怎麼可能?要不是你,她不會接受這個派遣任務,雷少,我欠你一次。”

    你欠的可不只這一次!遠在世界另一端的雷少扯了下嘴角,“她真的值得你這麼費心嗎?”他不懂,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己,雖然她的能力很出色,但比她更厲害的也不是沒有,可是他卻從她一畢業之後,就把人安排在自己這兒,也不去找她,就這麼默默看了她五年,意義在哪?

    身為雷氏保全公司全球總執行長,基于雷氏跟天空集團長期合作的關系,他私底下跟邱勝翊也是頗有交情,可以說是好朋友。

    “值得。”雖然雷少不懂得潔的美好,但在他心中,盡管潔不是最美的、也不是最好的,卻是最適合他的,何況她還無意中拉了自己一把。

    “為什麼?”雷少想問清楚,五年的時間代表什麼?好友為何現在才出手,他早就可以去追求她了不是嗎?為什麼要等到現在?

    “天空的情況你了解的。”從他接掌家族企業之後,他才了解,天空集團已經被嚴重腐化,最好笑的是,還不是他們維斯特家族的人掌權,反而都是由外人掌控。

    他花了五年的心血,才將不安分、有危險的人全部淘汰掉,換上了自己的心腹,將當時在危險邊緣的天空集團穩定下來,而這段時間,謀殺、暗殺、綁架、車禍,他什麼沒經歷過?要不是跟雷氏簽定巨額的人身保護契約,他早就沒命了。

    這種情況之下,他怎麼可能讓別人知道潔是他心底最重要的人?而他也盡量少與人深交以免暴露弱點,連跟雷少也是因為長期合作,才慢慢變成了朋友。

    “你高興就好。”雷少沒興趣理那些風花雪月,“公司的事情處理得怎樣了?”要他說,把那幾個工程師都請到雷氏好好“喝杯茶”,就什麼事都招了嘛,哪需要這麼麻煩。

    “不就是那些藏在暗處的毒蛇不願意放棄。放心吧,一切都在掌控中。”幾年前清洗過一次,這一次不過是那些人看風頭過了,開始蠢蠢欲動而己,邱勝翊諷刺的一笑。

    “你自己多小心,需要我再派人手過去嗎?”

    “幫我派人保護潔就好。”他自己身邊有人手,只怕對方被逼急了會對潔不利。

    雷少听了,在電話那邊偷笑了下,“放心吧,吳映潔可以保護自己。”好友應該還不知道吳映潔的特殊之處吧?要不是她的特殊能力,他怎麼可能把她收到特殊組?

    “我知道你們的員工每一年都會接受特殊的體能訓練,可是我不放心,雷少,我不能賭。”他不會拿潔來賭那萬分之一的機會。

    “嗯,我知道了,我會派兩個人跟著她,放心了吧?”雷少從善如流,反正對方是付錢的大爺,他都不心疼錢了,自己也不用替他省錢。

    “先這樣吧。”邱勝翊說道。

    “嗯,有事再聯絡。”雷少掛上電話之後,很快通知在美國的蘭斯,讓他安排好人手跟在吳映潔身邊,這些全在吳映潔不知道的情況下被安排妥當。

    茶水間里,吳映潔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揉一揉有些緊繃的肩頸。來到天空集團的第六天,她才知道事情不光是委托書上寫得那麼簡單。

    原本以為天空集團的防護程序只是一些小問題,沒想到實際執行之後問題那麼多,雖然都是一些小漏洞,但小漏洞不處理就會變成大麻煩,其搞不懂之前那些工程師在干麼,還是……故意的?

    摸不清台面下的東西,吳映潔也不想多插一手,還是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完,快一點離開好了。

    她已經聯絡雷氏的另一個工程師,打算跟邱勝翊討論過後,挑一個時間聯手把這里的防護程序整個改掉,只不過有點麻煩就是了。

    “吳小姐。”天空聘用的工程師之一湯米剛好走進來,看到她打了一聲招呼。

    吳映潔對他點個頭,捧著咖啡正要走出去,身後又傳來他的聲音——

    “工作還順利嗎?”湯米看著她,忍不住問了一句。他費盡千辛萬苦才擠進這間公司,可不想因為別人做的事而被辭退。

    “嗯,還可以。”對方講話她也不能當作沒听到,只好回過頭應付一下。

    湯米有些著急地上前一步,“吳小姐,到現在……還不能排除誰沒有嫌疑嗎?”

    “這個可能不適合跟你討論。”有沒有嫌疑,也不是她說了算。

    “這樣啊,那請你加油。”湯米有些失望,自從事發之後,他們的工作都停擺,但是每天都還要進公司跟其他幾個工程師互相猜疑,這樣壓抑的氣氛,讓他覺得非常不舒服。

    “謝謝。”若有所思地點個頭,吳映潔轉身離開。出了茶水間,她直接去頂樓的辦公室,正好有些事要跟邱勝翊討論。

    “吳小姐,有什麼事嗎?”辦公室外面的秘書琳達眼尖地看到她。

    “方便進去嗎?”

    琳達請她稍等一下,打了內線問一聲後,就讓她進去了。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8:0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剛走進辦公室,吳映潔就楞住了,辦公室里不只邱勝翊一個人,除了她見過的簡,還有三個西裝筆挺的男人,每個人臉色都很嚴肅。

    “打擾你們了嗎?”怎麼那麼多人都聚在這里?

    邱勝翊起身走向她,“沒有,正好跟你介紹幾個人,這是我大堂哥特洛伊、二堂哥亞特、堂弟艾森。”他依序指著身旁三個高大的男人。

    “你們好。”吳映潔仔細打量三個人,特洛伊跟亞特都有一頭棕色的頭發、藍色的眼楮,艾森則是金發棕眸,眉眼之間都跟邱勝翊有點相似。

    “這位是?”特洛伊挑挑眉。這該不會是亞特說的那個女人吧?長得沒有很出色。

    “是雷氏派來支持的工程師一吳映潔,也是我的學妹。”

    喔!原來她就是聞名以久的“學妹”呀!

    吳映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覺得這幾個人看她的眼神都有點奇怪,尤其是艾森還亮看一雙眼楮緊瞅看她。

    邱勝翊冷冷地掃過一眼,警告那三兄弟收斂了起了轉過頭對著吳映潔又是和煦微笑,“找我有事嗎?”

    “嗯,想跟你通知一聲,我打算明天晚上開始撤換天空的系統。”吳映潔不是很在意那幾個人詭異的眼光。

    “程序這麼快就寫好了?”亞特疑惑地打量她。

    “不是。”她走到辦公桌旁邊,直接用邱勝翊的電腦連結她的電腦,然後把資料調出來給大家看。

    “我沒有寫新的程序,而是直接從雷氏復制一整套的系統,包括了……”吳映潔細心地跟大家解釋。

    幾個人圍著她看著電腦,不時地討論幾句,不得不說,她的專業技能很受到眾人肯定,經過一整個下午的討論後,特洛伊他們對她都有點改觀。

    原本還以為她是邱勝翊用特權請來串場的人物,沒想到她真的可以解決天空集團系統漏洞的問題。

    “她還不錯。”開完會要走的時候,特洛伊拍拍邱勝翊的肩膀。

    “不用你說。”邱勝翊懶得理他們那些暖昧的眼神,把他們連同簡在內一起推出辦公室,一直不走有夠礙眼。

    在美國,工作很重要,但休假更重要。

    連續忙了好幾天之後,吳映潔終于可以放松休假了,一早起來,她直接持著小包包就回雷氏社區,也沒想到要跟邱勝翊說一聲,渾然不知此舉導致邱勝翊起床之後,完全找不到她的人……

    “巫情,我回來了。”打開大門,吳映潔高興地喊著。

    巫情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跟別人講話,一听到她的聲音,標致的臉蛋上就堆滿了笑,對客人說道︰“說曹操,曹操就到。”

    坐在另一邊的客人也笑了,兩人一塊起身迎接吳映潔。

    吳映潔換上了拖鞋,走到客廳的時候,看見巫情旁邊站著一個大帥哥,長得是俊眉朗目,陽光型男一個,她驚訝地瞪大眼。

    “哥?!你怎麼來了?”

    吳聞笑看伸手揉了揉她的短發,“太後有旨,讓我來看看你過得好不好。”小妹已經快三年沒有回台灣了,家里的老佛爺已經想她想得快要殺過來抓人,他正好要到美國出差,就繞過來看看她。
吳家其實對吳映潔到美國來工作是有些不願的,雷氏在台灣也有分公司,他們就不懂為什麼硬是要把她調到紐約,讓他們一家人分隔兩地。

    小時候吳映潔跟家里的感情算不上好,幾個手足對她也不是很關心,但是長大了,社會歷練多了,慢慢地就開始心疼這個十七、八歲就獨自出國念書的小妹,加上這幾年相見的機會不多,大家對她也就越掛心。

    “媽讓你來的喔,我過得很好啊。”吳映潔走到吳聞旁邊坐下。

    巫情跟她揮了下手,把空間讓給他們兄妹去聊天,自己則到廚房準備午餐。

    “你最近在忙什麼?媽打了兩通電話都沒人接。”吳聞關心地問,就是因為打電話都找不到人,老媽才要他特意繞過來看一下。

    父母都很擔心小妹,也不只一次要小妹回台灣工作,可是她跟雷氏已經簽了合約,約還沒到期前,她也不能離開。

    “喔,我接了一個工作,被派遣到別的公司幫忙,事情結束就會調回公司。”她就在想有什麼事忘了做,原來是忘了通知老媽一聲。

    “嗯,工作很忙嗎?”吳聞看著小妹,有點舍不得,“要是覺得累,就回家吧,依你的學歷要在台灣找個好工作也不難。”

    “還好,上星期比較忙,剩下的就是收尾工作。”她已經將最重要的防護程序升級改造,基本上不會出問題,現在就是忙著追查那些金錢的流向,不過,根據她的經驗,那些查出來的帳戶十之八九都是人頭帳戶,想找到主嫌,還是要學長親自調查,她只處理電腦程序這一部分。

    雷氏員工守則一只負責契約書上之事,絕不插手其他事項。

    “小妹,你也老大不小了,媽讓我問問你,什麼時候有空回台灣走走?媽說想要介紹個朋友給你認識。”吳聞有些尷尬地提起這話題。

    吳映潔對他翻個白眼,“就知道你來沒好事,叫媽放過我吧。”從她二十五歲起就開始幫她安排相親,真搞不懂,現代人多得是三十五、六歲才結婚的,干麼那麼急著要她嫁人。

    “媽也是為你好。”吳聞倒是可以體諒老媽的心態。只要小妹嫁給台灣人,當然就會乖乖地回到台灣,總不可能夫妻倆分居兩地吧?

    “哈哈。”干笑兩聲,吳映潔不理會這個話題,“你這趟要留在美國多久?”

    吳聞也很習慣她的逃避了,“下午就要離開了,晚上的飛機回台灣。”他是出公差不是來旅游的。

    “這麼快?那等一下我開車載你去機場吧。”吳映潔說道。

    吳聞點個頭,開始跟小妹說起家里的事,兄妹倆開心地在客廳里聊天,完全不知道邱勝翊正陰沉著一張臉,開車前往吳映潔的住處。

    邱勝翊心里很不高興,心情墜入谷底,從潔起床後就離開,完全沒想到要跟他說一聲這件事來看,就可以知道他在潔的心目中,除了“以前愛整她的學長”身分之外,就什麼都不是。因此,他跟蘭斯問清楚她在哪之後,他二話不說就開著車去找人。

來到雷氏宿舍所在的社區,蘭斯已經提前跟守衛打過招呼,他通行無阻地直接來到她家門口,才剛下車,她家的門正好打開。

    邱勝翊看見吳映潔跟一個男人一起走出來,兩人態度親昵,那男人還伸手捏了捏吳映潔的臉,她笑得很開心,伸手拍了一下對方的手,看到這樣的畫面,邱勝翊的胸口馬上竄出一團火焰,就像自己的地盤被侵犯了一樣。

    他想也不想的邁開長腿,幾步就沖到吳映潔身邊,伸手把她從對方的懷里扯出來,大手環上她的腰,板著一張俊臉冷娣對方,若不是尚存余一絲理智他早就揮拳相向了。

    吳映潔正跟吳聞說笑,猛地被他這麼一扯,楞了一下,“學長?”他怎麼來了?臉色還那麼難看?

    吳聞也是一楞,對方獨霸的姿態跟威嚇般的舉止,馬上讓他聯想到對方可能是小妹的男朋友。

    “小妹,這位是?”吳聞睜大眼楮打量對方。嗯,長得很好看,事實上,是太好看了,不過這頭發、這眼珠子,嗯,不是老媽的菜。

    “這位是我現在的老板,也是我的學長。”腰部箍著一只手,吳映潔覺得有點不舒服,莫名其妙地看著邱勝翊,不是很習慣兩人這麼親密的踫觸。

    “呢……學長。”吳聞點點頭,突然腦海靈光一閃,“是不是你以前講的那一位?”他記得小妹在國外求學的時候,有一段日子非常難過,在學校常被欺負,最後還受不了偷偷打電話回家哭。

    雖然她只打過那麼一次電話,但後來家里的人每隔一、兩個月就會飛來美國看看小妹,確定她安然無恙才放心。

    這麼一想,吳聞本來合笑的臉馬上垮下,把吳映潔拉回身邊,“你好,維斯特先生,久仰大名。”他往前伸出右手。

    說中文?邱勝翊眉頭微撐,伸手跟他交握,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會,彼此都看出對方眼底不悅的光芒。

    只見對方沒否認,吳聞更加確認他的身分,目中怒火又更烈。

    “學長,你怎麼來了?”吳映潔神經真的太粗,壓根就沒有感受到自家兄長跟邱勝翊之間的火藥味,反而是對邱勝翊為什麼會來很好奇。

    邱勝翊松開握得有些發疼的手,對她笑了笑,“本來想今天休假,要帶你出去走走,對了,這位是?”他裝作不經意地問。

    “這是我大哥,吳聞。”吳映潔有些歉然地看著邱勝翊,“學長,不好意思,我可能沒辦法跟你一起出門耶,我等一下還要載我哥去機場。

    吳聞站在一邊不說話,右手偷偷放到腰後抖了兩下。要命啊,這家伙把他當仇人一樣,死命地捏,還好他有練過。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8:09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天藍色的眸子閃動了下,“你這陣子工作都很忙,常熬夜,開車適合嗎?”關心的語氣,卻意有所指地盯著吳聞。

    吳聞挑高眉。這是在告訴他,要是他貼心的話,就不應該讓小妹送自己去機場?

    “啊?我還好啦。”她覺得沒差。

    “時間差不多了,維斯特先生,那麼我們兄妹先離開了。”他怎麼可能把小妹推給這家伙,要不是沒有時間,還真想揍他一頓。

    憑男人的直覺,他覺得這個男人對小妹的感覺不一樣,方才他沖上來時,那臉色就像看到妻子偷人一樣。

    吳聞摸摸下巴,心里有個想法竄過。

    邱勝翊暗自咬牙,但臉上還是掛著笑,“嗯,路上小心,那我先回去了。”對方都把話講那麼明了,他再纏下去只會讓人覺得奇怪。

    “學長,那我們先走了,明天見。”吳映潔幫忙吳聞搬行李上車,兄妹倆上車之後,她看見邱勝翊還站在原地,于是揮手對他笑一笑。

    邱勝翊心里雖然很不高興,但是看見她的笑,還是下意識地對她點頭揮手,然後車子在他的面前駛離,留下他一個人。

    正當他也要離開的時候,吳映潔家的門突然又打開了,從里面走出一個漂亮的女人,對著他上上下下毫不客氣地打量。

    邱勝翊知道她是誰,“有事嗎?”

    巫情掩嘴笑了笑,“潔是一個單純也執著的人,很多事不直說的話,她是永遠也想不到的。”這個邱勝翊長得真帥,潔真是賺到了,有個大帥哥對她傾心相待,也不枉費這些年她幫著蘭斯助約為虐,石欠光潔的桃花。

    邱勝翊看著她,淡藍色的眸子一瞬間變得幽深,眸光乍閃,微微掀唇一笑,“為什麼要幫我?”

    巫情對他一笑,“以後你會知道的。”丟下一句,她又轉身進屋。

    看著又關上的門扉,邱勝翊心思開始轉動。

    難得的休假日,吳映潔在自家混到晚飯過後才回到飯店,打開門之後,順手按下一旁的電燈開關。

    “啪”地一聲燈亮了,她視線隨意地往屋子里一掃,赫然見到沙發上躺著一個人,頓時嚇了一大跳。

    “學、學長?”這時候她才發現屋子里有淡淡的酒氣,待看清楚沙發上的人是誰後,她拍著胸口平復受驚嚇的心。

    邱勝翊沒有反應,吳映潔走過去,伸手輕推了他兩下,“學長?學長?”他怎麼會在她家喝成這樣?

    沙發上的身軀微微動了一下,在吳映潔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她整個人倏地騰空,接著一具溫熱的身子緊緊壓在她身上。

    吳映潔一下子就紅了臉,用力地想推開身上的人,“學長!學長!你醒一醒!”該不會喝醉了發酒瘋吧?

    運用巧勁壓制住她掙扎的身子,邱勝翊那張被酒氣體紅的臉緊貼著她,吳映潔心跳得飛快,他的眼神太有侵略性!跟平常溫文的他不一樣。

    “潔,我好想你,你不要離開我。”緊緊盯著她的雙眼,溫熱的酒氣隨著他的薄唇一動、一掀吹拂上她的臉。

    她整張臉都跟著燒紅了起來,“你喝醉了。”這不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說這樣的話,只是這一次,他的眼神看起來特別認真。

    “我沒醉,潔潔……”等得太久,邱勝翊已經不想再浪費時間,他低頭吻上那張渴望很久的唇,輕輕地咬著柔嫩的唇瓣,在她傻楞的同時,毫不客氣地侵入她的唇間,放肆地品嘗她的甜美。

    吳映潔嚇傻了,嘴里異樣的感受讓她無法反應,等她回過神,又羞又氣地想要打人的時候,親她的人卻突然頭一歪,整個人軟綿綿地壓在她身上,然後睡著了。

    她氣壞了,使勁推、用力扯才把他高大的身軀給扯歪一點,她整個人往旁邊一翻,跪在地板上,氣喘吁吁地看著睡死的邱勝翊。

    “豬八戒!色胚!不要臉的家伙門居然趁酒醉親她!吳映潔生氣地在他身上又捏又打,躺在沙發上的邱勝翊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潔……我是真的喜歡你。”突然,他睜開通紅的眼楮,凝視著她。

    目光交纏,她連忙慌亂地避開來,他卻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貼在胸口,“潔,你感覺不到我的心正為你而跳嗎?”

    很久、很久以前,這顆心就只為她跳動,他不想再等,也不願再等了。

    吳映潔懵懂地看著他,被他脫口而出的話震得頭暈眼花,手里傳來一陣陣的熱度,是他肌膚的溫熱,燙得她不禁縮回了手。

    那雙赤紅的藍目再次緩緩閉上,就像普通醉酒的人一樣。

    “……”她分不出他是真醉還是假醉,伸手往他腹部捏起,用力一轉!他卻還是半點反應都沒有。

    真醉了?她突然想到人家常說酒後吐真言,所以他說的是真的?她整個腦袋亂七八糟、心煩意亂的,只好無措地丟下他跑回房間。

    緊靠在門板上,她到現在心跳都還是亂成一團,整張臉紅通通的,嘴唇仿佛還有感覺,她羞得用力地抹了兩下,腦子里又浮現出剛才緊貼看她的俊臉,令她又羞又怒,想要沖出去痛打他一頓,但又想他醉了,打也打不痛,最後只能氣呼呼地跑進浴室洗澡,有什麼帳明天再算!

    吳映潔不願再回想剛才邱勝翊說了什麼話,下意識地逃避,一切都等明天,明天再說。

    听到房間里傳來洗澡的聲音之後,躺在沙發上的邱勝翊才坐了起來,掀開衣服看著腹側,上面是一塊紅腫的疲傷,他苦笑了下,靠自去沙發上躺著。

    一手輕輕撫過自己的唇,上面好似還有潔的味道,他滿足地笑了,雖然這一招有點不入流,但的確可以讓他跟潔的關系躍進一大步,蘭斯的方法還真不錯。

    隔天早上——

    掛著一層青色的黑圈眼,吳映潔一整個晚上都沒有睡好,腦海里整晚都是被人壓在身下的感覺,惹得她又氣又惱地翻騰到四點,好不容易昏昏沉沉地睡看了,一到七點,客廳又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吵得她又爬起來。

    打開房門,聞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她走到廚房,發現邱勝翊正背對著她,手里拿著一個平底鍋,里頭的兩顆煎蛋正在滋滋作響。

    沒料到會看到這一幕,吳映潔有些傻眼,“學長?”她沒看錯吧?學長他、他居然在煮早餐?怎麼可能?!

    邱勝翊回頭看她一臉睡眠不足的模樣,笑了下,“去洗臉刷牙,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吳映潔呆呆地點個頭,很听話地轉身去洗臉刷牙,等到她晃晃悠悠的來到餐桌前坐下,看到桌子上擺放著正在冒煙的火腿跟煎蛋時,還有點不敢相信。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8:1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快點吃吧。”邱勝翊伸手揉了揉她的短發,她右邊的頭發不規則地翹起一小撮,配上她不敢相信的表情,看起來很可愛。

    “哇!學長,你什麼時候學會做菜啦?”不是她夸張,而是她印象很深刻,以前有一次社團在社長家緊餐,準備了戶外的BBQ派對,這位英俊瀟灑的邱勝翊學長,把肉烤得像炭一樣,沒想到他現在居然可以煮出一頓沒有燒焦的早餐,太神奇了!

    邱勝翊也回想起那一件模事,“自己住久了,就會煮了。”

    吳映潔也是自己一個人在外面住久了才學會煮菜的,听到他的話後,她用力的點頭,非常認同。她不客氣地拿起土司夾著一塊火腿、一顆蛋,大口咬下,火腿多汁、煎蛋滑嫩,還真不錯。

    “喝點果汁。”當她吃得嘴巴有點干的時候,一杯柳橙汁適時地遞上,她伸手接過,喝了一大口。

    看她吃得高興,邱勝翊也嘻著笑,慢慢地享受早餐。

    “學長,你昨天怎麼在我家喝醉了?”半飽之後,她還是問了,低垂的目光偷偷掃過他的臉。

    他還記得自己昨晚說的話嗎?

    她本來想要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可是太難了,她忍不住心底的疑問,還有那份莫名的焦灼。

    “原本昨天想要帶你一起出去走走,但是你不在,我回到家有點無聊,就喝了一點酒。”可惜他回的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吳映潔無法解釋自己心里浮出的那抹失落,她撥了撥盤子里的蛋,咬咬唇,“我不知道你想約我出門,要不然我們今天一起去公園走走吧。”果然不是酒後吐真言,是醉後“練白話”,哈哈,她就說不要想太多。

    將她悵然若失的神情看在眼底,邱勝翊垂下眸子,遮住湛藍眼里的笑意,扭著嘴,“你今天不回去了?”是不是她對自己也有些在意?

    “不回去,我今天本來就想要補眠的。”她突然覺得眼前的食物沒那麼有吸引力了。

    “好,那等一下就一起出門走走吧。”

    他抬頭對她燦爛一笑,唇上沾了一點柳橙汁,她注意到了。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的笑,她突然想到他昨晚吻她的感覺,臉上倏地飛上一抹紅暈,有些心慌意亂地低下頭。

    “對了,我昨晚喝醉以後……有做什麼事嗎?”他狀似無意地問。

    “哈?”她一抖,手上的果汁灑出來了些,暗自在心底說了幾聲要淡定後,才若無其事地搖頭,“沒什麼,你就躺在沙發上睡而已。”

    看她明明很慌張卻又裝沒事的模樣,他差點忍不住笑出聲來,他親愛的學妹呀,耳朵都紅成那樣了,她自個兒都不知道,真的好可愛。

    邱勝翊不笑她,只是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告知櫃台幫他們準備野餐籃。

頂部
kitty2534
Rank: 3Rank: 3


中級會員
等级: 61 - 我愛黑澀會皇帝
生命值 : 319 / 1512
魔力值 : 2807 / 48273
经验值 : 48 %

UID: 8079
精華: 0
積分: 225
帖子: 8422
威望: 225
金錢: 30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30
註冊: 2008-4-14
狀態:
發表於 2014-4-13 18:1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itty2534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itty2534 交談
第四章



嘴里還吃著早餐,馬上又要準備午餐。”吳映潔對這種奢華的生活有點不習慣。

    “中央公園風景不錯,去走走順便找個地方野餐也不錯。”

    吳映潔好奇地問他,“你這樣跟我出去不會被跟拍嗎?”她知道國外的狗仔也是十分橫行的。

    “你現在才擔心?”早在一開始的時候,他跟她一起出雙入對出現在公司時,狗仔就已經拍了不少照片了。

    “不是,我現在才想起來。”尷尬一笑,她以前的雇主都沒這麼麻煩。

    “放心吧,都處理好了。”狗仔拍照就是要錢,給錢換回記憶卡就行了,對于那幾個常跟拍的狗仔,他也都摸熟了,再說,他們出入雖然看不到,但私底下都有保鏢跟著,記者拍照都由保扳去處理了。

    吳映潔點點頭,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好像自從畢業之後,她就沒有听過邱勝翊有緋聞?

    她偷偷地打量他一眼,他是改邪歸正了嗎?記得以前他是三天兩頭就換女朋友的,想到這,她心里莫名有些酸澀,咬咬唇,馬上又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給拋開。

    吳映潔,別傻了,他有沒有緋聞,關你什麼事?

    盡管在心底這樣說服自己,但她還是無法壓抑那絲難過的情緒。

    吃完了飯,邱勝翊看她臉色還是有些蒼白,“你再去睡一下吧,我們下午再出發。”

    吳映潔這時候已經移到客廳的沙發上半躺著,吃飽了,睡意就來了,她使勁地睜開眼,“沒關系,我等你換衣服。”

    看她那麼堅持,邱勝翊也沒說第二句話,轉過身就上樓去換衣服,大概十幾分鐘後,他換了一件深藍色的V領短衫,米色的休閑褲跟同色的鞋子,下了樓梯,走沒幾步就笑了。

    沙發上的吳映潔半歪看頭睡著了,小嘴微微抿看,好像這個姿勢睡得不是很舒服。

    靜靜地看著她好一會兒後,他才伸手輕輕地托起她歪一邊的脖子,另一手穿過她的膝下,幫她調整姿勢,平躺在沙發上,這樣被搬動她也沒醒,只是喃喃兩聲,用臉頰蹭蹭沙發。

    他輕輕地摸過她的頭,任由她的發絲穿過指間,“潔,什麼時候你才可以看清我的心?”嘆口氣,彎下身在她光滑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世上所有人都知道我在追求你,只有你這當事人看不見,小傻瓜。”再看著她的睡顫許久後,他才起身上樓忙自己的事。

    輕快的腳步聲往樓上而去,好一會兒之後,躺在沙發上的吳映潔整個人倏地睡縮了起來,臉蛋像隻果一樣紅。

    埋首在沙發里,吳映潔不敢相信自己方才听到了什麼、感覺到了什麼。

    原本她是真的睡著了,可是當她被平放在沙發上的時候就開始轉醒,人懶懶的不想動,沒想到接下來會發生那種事。

    剛才他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他該不會……該不會是真的對她動了心?那他昨天晚上說的,果然是真話?

    折著臉,吳映潔慌亂不已,他他他他……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啊?一個學生時代拚命欺負她的人,現在居然喜歡她?!

    不、不會的,是她想太多了,一切都是錯覺,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事!況且,她怎麼會喜歡邱勝翊?

    她一直把他當作學長而已!

    吳映潔在心底拚命地告訴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事,只不過,在說服自己不要想太多的同時,心底也有男一個小小的聲音——

    真的不可能嗎?那他為什麼要吻你?他,真的只是一個學長而已嗎?

    這一天的午後約會,自然不了了之,因為吳映潔整個人陷入莫名的慌亂,不敢面對邱勝翊,一看到他,就會想到他說的話。

    該怎麼辦?她不知道,只是覺得光看著他,就能讓她的心亂成一團,不想面對那即將破繭而出的異樣情。障,更不敢去面對自己心底真正的聲音。

    她在躲他。

    辦公室里,邱勝翊看著電腦微微出神。這幾天……不,應該說從上星期的假日之後,他就可以感受到吳映潔正在躲他。

    原本一起上下班的他們,現在早上她都會提早半個小時出門,中午也不顧意跟他一起用餐,下班也提前離開,這是為什麼?

    湛藍眸子沉下,該不會是……他的心思已經被她發現了?

    想到這一點,他驀地坐直了身體,眼眸微眯,細想著這幾天的事情,越來越肯定她是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他想,應該就是那天假日,當他抱起潔時,她應該就已經醒了,這樣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她在那天之後態度就變得奇怪。

    想了想,他覺得這樣也好,與其等她開竅,還不如就直接讓她知道,兩人之間也不用再繼續蹼蹌,他也不想再等下去了,他已經花了太多時間在等待。

    邱勝翊想得簡單,只負責把事說破而己,樓下的吳映潔卻是坐立不安,眼看要到十二點了,邱勝翊應該又要下來找她吃飯,今天要找什麼理由拒絕才好?

    對她來說,她到現在都還是不能夠接受學長喜歡她這件事,試想,一直以為是……朋友的人,突然說他喜歡自己,怎麼想都覺得奇怪。

    她盯著電腦發呆,胡思亂想了一會兒,不經意地看到放在桌上的手機,想了一下,拿起手機撥了通電話給巫情。

    巫情前一個晚上忙到天亮才睡,現在正是好眠的時候,偏偏手機就響了,在被窩里裝死了好一會兒,打電話的人就是不死心,她只好抬起頭,不甘願地接了電話。

    “喂?”

    “情啊,你在睡覺嗎?”本來想掛電話了,沒想到巫情接了起來,吳映潔頓了一下,問了句廢話。

    巫情的眉角抽了下,“嗯,我在睡覺。”听她的聲音也知道吧?

    “情,嗯……你工作還順利嗎?我再過幾天就可以回家了。”听得出巫情暗啞聲音下的不耐煩,吳映潔猶穆了下還是不敢說出口,硬是扯了別的話題。

    巫情早在接到電話、听見她喊那聲“情啊”,就知道潔有事找她,每一次她要是遇到什麼沒辦法決定的事,都會這樣叫她,然後一副吞吞吐吐不知道怎麼開口的樣子。

    “你到底有什麼事?你要直說還是掛電話?”她想睡覺,不要浪費她的時間。

    “那個……嗯啊,我有件事想問你。”

    巫情深吸口氣,忍耐!“什麼事?”

    “如果有一天啊,你的異性朋友突然說喜歡你,你覺得該怎麼做?”

    “邱勝翊說了?”巫情挑挑眉,沒想到他終于說了。

    “你怎麼知道?”吳映潔訝異地問。

    巫情在電話那端笑了笑,“他對你的態度那麼明顯,不知道的是傻子。”

    吳映潔臉上一紅,“那你覺得該怎麼辦?”

    “看你自己啊,你會討厭他嗎?”

    吳映潔仔細想了一下,“是不會,但是也沒有到多喜歡。”這都要歸功于大學時代被欺負得太慘。

    “不討仄也不喜歡,那為什麼不試試看?說不定他會是你的真命天子。”巫情很看好他們。

    “哈?”吳映潔想象著她跟邱勝翊在一起的樣子惡!她不禁抖了下,“那不是很奇怪嗎?”

    吳映潔不在身邊,所以巫情的白眼只好獻給上天,“哪里奇怪了?男未婚、女未嫁,在一起試試又不是結婚,你想太多了啦。”

    “嗯我再想想。”

    感情方面,吳映潔就是個小白,光看這幾天她對邱勝翊的態度就知道了,只會閃閃躲躲,以為不踫觸就不會有事。

    再想想?巫情不用猜也可以想到她肯定是想拖到不能拖時再說,眼珠子一轉,奸笑了下。

    “隨便你,懂得把握機會就好,掛電話了。”既然山不就人,那就只好人去就山了。

    巫情果然把吳映潔的心思猜得準準準,吳映潔掛掉電話以後,果然就是駝鳥心態,想以後再說。

    但她不知道的是,巫情跟她說完之後,又撥了一通電話給邱勝翊,號碼由蘭斯熱情提供。

    等到她跟對方談完話之後,巫情快樂地把手機一按,關機睡覺。

    另一頭的邱勝翊則是盯著電話出神,好一會兒之後,才下定決心,走出辦公室跟秘書交代了幾件事之後,在秘書傻眼的目送下,笑著搭電梯離開了。

    至于另一邊,吳映潔有些納悶地看著牆上的時鐘,已經超過十二點了。奇怪?以前他總是在十一點半之前就會打電話來邀請她共進午餐,怎麼現在都過十二點了還沒有任何電話?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3-19 05:30


Processed in 0.399766 second(s), 12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