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改+1次p0完] 單身女子公寓1-終結暗戀 (Mei煜)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改+1次p0完] 單身女子公寓1-終結暗戀 (Mei煜)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94500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1-12 13:0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说这些有用吗?他有你,一个月月、一个吴映洁,你们两个把他的心思全数占据。”

安妮在闹情绪,她忘记自己比人家大五岁,忘记耍赖是小女孩的专利权,她就是生气,就是不满,就是有严重挫败感。

“早晚,我和月月会成为他的回忆,回忆或者甜美,却不能陪他共度一生,岁岁年年,他的生命需要另一个女人,愿意为他付出真心的女生。”

之前,她以为辛静是那个女人,后来发觉不对,会伤害他的女人,不具无怨无悔条件。

“才不要,你会好起来,等你回来,我的努力又落得一场空。”

不对!安妮真正想说的是不要映洁死,不要胜翊才改了模样又回复要死不活的冷漠,不要映洁和胜翊就此打住,她要他们继续往下努力……可是话出口,乱七八糟,拗了她本意。

“是这样啊……其实,就算我运气非常好,找到捐赠者,手术成功率也不到两成,苏伯伯只是舍不得死心,他想为我尽最后一分力气,这一去,想再回来……几乎不可能。

好吧,和你约定,就算奇迹出现我活下来,五年好吗?如果你在这段时间内赢得他的感情信任,和他结婚,我保证永远不出现你们面前。”

“你在说什么鬼话!”安妮气急败坏,要不是这里叫作医院,她一定会扯开喉咙,大声骂人。

“别插话……我又想睡了……帮帮我,把这个交给他,爱他、照顾他、替我对他说……好抱歉……”话的尾端,她偏开头,跌入永无止境的黑暗空间。

正文 第八章

五年,漫长五年过去,他的人生走过第二个空白期。

抚著手中的钥匙圈,那是安妮转交到自己手上的东西,看到它,他记起所有事情,那张属于小女孩的稚气脸庞,那双望著麦当劳的眼神里写满欲望,是她,映洁居然是那个可爱到让人想捏捏脸颊的小学生。

他记得,她的制服干净洁白,两个小小手心贴在麦当劳窗前,仿佛里面卖的是神仙美馔。他走近,说要请她一餐,她看见自己,对食物的欲望转换成崇拜表情。

那年,他才出道,尚未尝到走红滋味,根本没想过,小学生会对自己迷恋,他把崇拜解释成她感激他的慷慨。没想到,才拉起她的手,她的脸色转为苍白,然后在下一秒钟昏倒。

他手忙脚乱,叫来救护车将她送到医院,救护车上,他坐在她身边,看著眉清目秀的小女孩紧蹙双眉。当时,他端详她的五官,猜想,将来长大,小女孩会是个大美人。

她握住自己不放,胜翊解下钥匙圈,代替自己让她握在手心。进医院,在家属来到之前,他守在她身边。

残忍的是,医生估算那次的病发,她撑不过。说不上的心疼在胸口氾滥,明明陌生,他却对她有了无比心怜,他触触她的发、亲亲她的额,在她耳边低语,要她勇敢坚强,要她努力睁眼对明日的太阳微笑。

后来,通告时间到,他不得不先离开,隔日再到医院,据说家人已连夜将她送往国外医治。

他给她的钥匙圈是月月送的,她省下两个月零用钱,请师傅为他打造,在第一次发片记者会上送给他。

他们彼此重视这份礼物,月月恐吓过他,说自己不在身边的时候,胜翊要一天看三次钥匙圈,想念她,所以钥匙圈送人,月月自然要大大发脾气。她刻意不和胜翊联系、刻意和男同学去看电影,她用冷漠惩罚他将她的礼物丢弃。

胜翊忍耐了几天,最后没办法,他等在门前,等月月和男同学出游回来,强拉她的手,用摩托车将她载到后山,把小女孩的故事说给月月听。

故事听过,月月的泪珠在月光下晶莹,她哽咽问:“小女孩很漂亮吗?”

“嗯,她大大的眼睛骨碌碌转动,长长的头发披在肩后,粉嫩的脸颊圆润,只差一双翅膀,否则就是货真价实的天使。”他说。

“她一定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巡视过世界,自然要回转天堂,向天神报告。”

当时,他们以为映洁已经死去。

“天使?”他低语。

月月笑说:“太棒了,我们和天使有交情,将来你或我提早到天堂报到,就可以去拜托天使妹妹飞到人间,替我们探探彼此的消息。”

“嗯,请她以钥匙圈为凭,走到我们面前,告诉我们,对方在天堂过得好不好。”他接续月月的戏言。

“我要请她带话,告诉你,就算我不在身边,你都要开心过日子。如果可以,我会拜托她,请她代替我好好照顾你,陪你幸福开心。”

一语成谶,月月死了,映洁出现?

是月月请映洁带话,所以映洁对他说──“我相信灵魂轮回,她将再度回到你身边,因为那么浓烈诚挚的爱情啊,不是每个男人都给得起。请你别自苦、别忧郁,否则月月在天上会不安心,她一定希望你做自己,希望你好好享受生命。”

果真如此?映洁是月月派来照顾他、陪伴他幸福开心的天使?

不知道,乱了,若映洁真是他的天使,怎能来去匆匆?若映洁是他的天使,没道理,她离去,留他徒然空虚。

他恨她,恨了整整五年,从她离去那日开始。

她说,不过在他身上试探人生所有可能性;她说,他给不起豪宅,了不起给一栋隐居木屋;她说,走过浪漫梦幻,她愿向现实投降……这样的女人,怎能名为天使?

不,她不是。他的天使死了,在他送她搭上救护车那日,在他把钥匙圈留在她掌心同时。

可悲的是,他居然爱上她。叹气,他的手在琴键上滑出几个音。

映洁的估计是对,仇恨带给他力量,这些年,他淡出演艺圈,除了年度演唱会之外,他不再参与任何出片计画。

事业重心转移,他从餐厅到饭店经营,从股市到度假村,胜翊在全世界拥有几十个度假圣地,每年为他带来的丰厚利润,早已足够他买下一座座豪宅,他上纽约时报专访,不再是为著他的演艺身分。

他请得起无数企业菁英,他总在宴会里,对著年轻男人猜想,那里面,谁是映洁的丈夫。

放下酒杯,走到窗前,再过三个月就是圣诞节,当年,映洁是在这样的九月进入他的生活,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十二月……那年克难的圣诞树常在记忆间,尽管他恨她,却恨不了那段经历。

年近三十,回忆淡了,是老了吗?

生命中,深爱的月月渐渐褪去颜色,可恨的吴映洁却一日比一日深刻,为什么?他解释不出这种现象,是因为恨比爱更难教人放下?

铃响,管家开门,迎入子健和安妮。

安妮气鼓鼓地把杂志丢到桌面,怒道:“你看──‘安妮掳获胜翊心,宾馆十二小时实录’,简直该死,这种无中生有的事也能写得出来!”

“不算无中生有,那天你的确是和胜翊一起进宾馆,一起在十二个小时后离开。”子健凉凉说话。

“闭嘴!还不都你害的,没事跑到宾馆闹,这下子可好,我和胜翊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安妮瞪他一眼,怒气腾腾。

看眼杂志,胜翊无可无不可,这种报导伤害不了他什么。

“你们什么时候宣布结婚?”胜翊问。

“看她啰,她比较喜欢当你的助理,不乐意当我的妻子。”子健无奈,他的确是吃醋才闹出这次事情,他明知好友无心,也明白安妮对胜翊死心,但盲目的爱情,常教人盲心。

事情经过很简单,他在宾馆里喝醉酒,胜翊载安妮进去寻人。

守过一夜,子健酒醒,和安妮言语不合大吵一架,安妮冲出旅馆,胜翊怕她出事,在后面尾随,竟惹来这样一大篇报导。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94500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1-12 13:0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元旦演唱会上,我宣布退出演艺圈,从此以后你再没借口挑衅安妮。”胜翊笑笑,彻底退出是很多年的想法了,这次,他打算落实。

看一眼胜翊,安妮叹气。

她高估了自己,不过两年,她就对“无怨无悔付出”失去信心,她做不到不求回馈,做不到爱情总是撞上墙壁,于是她回身,看见子健──一直在身边默默守候的男人。

快满五年……她和映洁约定的日子将近。

映洁还活著吗?不知道,子健试过各种方法从他舅舅口中套问映洁下落,总是得到相同答案──映洁死了。

映洁真的死去,或只是信守承诺?她故意不出现,她让胜翊死心,她努力成就自己和胜翊的恋情,只是呵……无法坚持到底的人是自己。

“真的,你确定?”子健讶异,他以为胜翊为月月,会坚持当一辈子的歌星。

“是的。”

胜翊拿到子健老家钥匙后,在里面整整住了三十天。

面对月月的旧物,他思念、他回忆,他在里面对月月诉说心情,是看开吗?不知道,但他的确得到某个程度的释放。

“我很高兴你做出这个决定。”子健说。

“我要做自己。”这是某个女人对他说过的话,他剽窃。

“安妮,你失业了,乖乖嫁给我吧。”子健挑眉说。

安妮没回答,反而转头面对胜翊,若干沉思,她不确定应不应挑起话题,那么久了,该让真相出笼吗?抑或继续下去,假设事情是他所认定那般?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否则子健又要跑到宾馆喝得酩酊大醉。”胜翊打趣。成了朋友,他和安妮的相处,更觉容易。

“胜翊,这件事,我搁在心头五年了,我想,不能再对你隐瞒。”安妮凝重,话才出口,心灵相通,子健马上知道她想说些什么。

“安妮,别说。”

子健摇头,这五年,胜翊过得很好,没有颓丧、没有失志,没有沉溺在死亡的阴影中日日自责,比起月月刚死那段,子健不得不承认,映洁的安排的确拯救了胜翊。

“还没结成夫妻,就有了共同秘密?”胜翊笑笑,没有太大反应,身为商人,多年磨练,他更趋成熟稳健。

“我觉得隐瞒真相对映洁不公平,对不起,我答应过不在你面前提起映洁,但是,我总觉得亏欠她。”提到映洁,安妮眼眶泛红。

“什么意思?”

蹙眉,胜翊表情转为严肃,以为再影响不了自己的人物……哪里晓得,不过一个轻言提及,心情翻腾。

“没有婚礼、没有企业联姻,映洁用谎话骗你,她让仇恨支撑你走过伤痛期。”

安妮低眉,病房交心的那日回来了,她看见无私的映洁,看见苍白的面容映上苍白枕头,看见将死的少女一心一意设想爱人的未来幸福。

她输了,从那刻起,安妮明白自己大输,她做不到那样的牺牲,那种专心爱恋并非她所专长。

“把话说清楚!”胜翊吞下冲动,锐利的眸光扫向子健。

光一眼,他就晓得瞒不住了,胜翊是何等精明的人物,喟叹,子健决定和盘托出。

“映洁死了。”

“你说什么?”弹起身,他不相信自己所听见。

“舅舅带映洁来的时候,明白告诉我,如果找不到适合的心脏,映洁只剩下六个月生命,往后每次病发都将缩短她所拥有的六个月。映洁对家人说,在你身边、和你朝夕相处,是她活著的最后心愿。

对她而言,这样的心愿很危险,没有亲人时时照顾,而你对她毕竟陌生,哪里晓得她需要怎样的保护。记不记得那位安静的赵管家?事实上,她是映洁的特别护士,她真正的工作不是打理家事,而是照顾映洁的临时状况。”

突然间,记忆涌现,没错,映洁说她害怕死亡,是他告诉她,死亡不可怕,被留下来品尝孤独的亲人才难熬。

映洁说,她羡慕别人能跑能跳,能开心大笑、能放声痛哭,但她不行。她问,如果她死了,他会不会做一首歌,唱他的心、她的情。映洁还说,如果她是月月,她希望活下来的他幸福顺利。

天!她说无数话,句句影射自己将殁,他却连半句都没听进心底。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恨她,整整五年啊!

“那天在小木屋里,你和映洁争执过后,她发病。在医院里醒来时,映洁说,她相信划开伤口,流了血、结过痂,你会慢慢痊愈,怕的是,脓包裹在肉里,一天一年不消褪,隐隐抽著、痛著、恐惧著。

她说月月是你胸口结不了痂的伤口,你的心日夜翻腾,走不出悲惨空间。如果她注定伤你,那么她要做你的开放性伤口,只消几天就能遗忘的伤痛。于是,她选择让你恨她,不愿意你伤心。”

颓然坐倒,胜翊连苦笑都做不到。

映洁成功了,成功地让他恨她,成功地支撑他走过每一个令人厌恶的日子。

“你们怎么知道她一定会死?说不定她运气好,说不定她找到心脏,手术成功!子健,快带我去找你舅舅。”

他激动地冲上前,握住子健手臂叫嚷。

以前他也认定过映洁死于十二岁,可她活下来了,在五年后加入他的生活。是了,映洁的运气比别人好,映洁比一般病人勇敢,映洁是上天眷顾的小天使,上帝会把所有的运气加注她身上。

“即使动手术,成功机率不到两成,映洁放弃了,她不认为自己能活下来。”安妮哽咽说。

“她不是医生,凭什么做手术评估?走,带我去找苏伯伯。”胜翊迫不及待。

“这件事我问过舅舅无数次,舅舅给了我同一个答案,他说映洁死了,死在五年前的手术台。”

子健用力挥开胜翊的手,不该说的,将过去的事情重新掀开,对谁都没有好处。

“映洁说,早晚她和月月会成为你的回忆,回忆或者甜美,却不能陪著你共度人生,你需要一个愿意为你无怨付出的女人。

她同我约定,就算奇迹出现,她存活下来,也保证在五年内不出现,让我安心追求你的爱情。我失败了,我不是映洁,做不到全然奉献,我需要男人回馈我的爱情。但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她要你幸福,那是她的最后愿望!”安妮说。

紧握的拳头泛紫,青筋暴张,紊乱的心情,紊乱的思绪,紊乱的他抓不著方向。

怎么可以死?他宁愿她活著,宁愿她和陌生男人在地球一端共处,他情愿恨她一生一世,不愿意她死啊!

自责、悔恨。他恨自己没将她牢牢抓在掌心,恨自己没在最后日子里,陪她走向恐惧。他恨了她五年……整整五年……知道他的恨,她怎还能走得安稳?

抓起钥匙,顾不到子健和安妮,胜翊迳自冲出门。

艺品花店开张了,五十余坪的店面内,三十坪摆鲜花、冷冻柜和工作台,十坪规画成娃娃屋,摆满映洁亲手缝制的小娃娃,后头还隔出十坪大小空间,给小雨滴和水水玩耍休息。

四个小妈妈忙进忙出,瀞怡的插花证书不是假的,开张不到两个月,门庭若市,加上圣诞节到了,映洁的手工娃娃大卖。

筱婕的网路行销奏效,接下不少公司Party订单,而羽婷柔软的声音是最佳销售员,成功经验让四个没赚过钱的女人感动到极点。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94500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1-12 13:0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圣诞节前夕,她们从早忙到午后,根本没时间吃午餐。

筱婕和瀞怡驾著新购的小货车出门送花,接下来还要转往三个会场做布置,这下子,晚餐恐怕也得省下来。

羽婷留在店里包扎花束,大家都让瀞怡训练得很有些手艺了,至于映洁,从早到晚装礼盒、包装,预先缝制好的近百个娃娃,几乎销售一空。

“映洁,水水在哭,我进去一下。”羽婷说。

“好,我可以应付。”

接手花束,映洁把编打好的粉紫色法国结绑到花束上。

“我真希望喂他们安眠药。”捶捶肩膀,羽婷无奈。

“那可不行,把他们喂笨了,将来怎么念博士?”收下钱,她接手下一个客人挑选好的鲜花。

羽婷进屋,又有几个客人上门,她没时间抬头,把所有的专注全放在花束上面。

“添两枝天鹅绒好吗?会更浪漫哦!”映洁建议。

“天鹅绒很贵吗?”

抬眼,顾客是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不用钱啦,我送你,卡片在那边,你自己挑选。”

映洁笑笑,要让筱婕知道了,又嫌她这个千金大小姐不懂得做生意。

黄褐色花束系上金色丝带,年轻男生把卡片送到她手上,映洁为他把卡片插好,笑逐颜开。

是一份初成爱情吗?男孩的期盼、女孩的心,多么美丽……曾经,她拥过这样一份心情与期待,曾经她吴醉在自以为是的爱情里面,幸福愉快……

圣诞节对胜翊而言,是个痛苦节日,他在圣诞节失去天使,他恨她,所以天使挥动羽翼飞向遥远天国,连他亲手为她做的圣诞树也不肯要了。

天才暗下,满街霓虹灯闪烁,百货公司里不时传出轻快的圣诞歌曲。那年湖边,天使清亮的嗓音唱著同样的歌儿,叮叮当、叮叮当,铃声多响亮……

不自觉地,走在大马路上的胜翊唱起圣诞歌,是映洁爱唱的那一首。橱窗里,琳琅满目的礼品包装精美,引诱人们的购买欲,他没有欲望,因为,他有了满满一抽屉的礼物。

胜翊娃娃、毛衣、背心……全是天使亲手织的,那些年,害怕看见它们,生怕自己看了更添仇恨,于是牢牢锁进柜底,今年,他把它们翻出来,摆在最显目的地方,一有机会,就穿上它们、披上它们,再不,就望著它们喃喃低语。

为什么做这些,是为了赎罪吗?还是为了弭平遗憾,遗憾自己错失天使的爱情?

不知道,他单纯地想这么做,单纯地想把映洁的心意披挂在身上,单纯地想在大马路上晃晃。也许,今年她被派了新任务,她将陪圣诞老人驾雪橇到世界各地分送礼物,那么,当她在台北上空停驻时,说不定会看见他,看见他穿著她亲手织的毛衣,站在接头品尝寂寞。

很无聊的想法,快三十岁男人了,没有道理幼稚,他毕竟不是十七岁的少女。

翻出胜翊娃娃的那个下午,他看了又看,抚过它的手、它的头,他抚触娃娃每一个部分,想像著映洁坐在看得见自己的地方,垂头细细缝合,想像著她忙碌的双手下,心情如何?

她是快乐的吗?或者忧心忡忡?

她任性地在最后一段生命加入他,却又懊悔自己的任性带给他伤害,宁可编织谎言,教他憎恨却不至心碎。是怎样的玲珑心,怎样的爱情,让未成年少女执意坚定?

她的确是月月口中的天使,也许真是月月派她来告诉自己,要幸福。

和子健安妮谈过的下午,他驾车飞往小木屋,手制圣诞树还在,只是绿意不再盎然。他没钓鱼,因为想起为鱼请命的映洁,他成日漫步在树林里,与世隔绝,不同章伯伯交谈,不走出有人的世界,他细细回味自己的人生。

真相带给他的冲击不比月月的死亡少,只是近三十岁的男人应付失意,比十九岁的大男生容易,他没有掉泪、没有嚎啕大哭,从外表看来,和平日没有差别,但,他心知肚明,不一样了,再也不会一样了。

回到台北,胜翊封闭心情,决定遵照月月和映洁的心愿,也许不再拥有幸福,但他要平安;也许很难再快乐,但他要顺利,要月月、映洁在天上不为自己忧虑,也许找个女人结婚、也许生一堆孩子,完成人类一生该完成的事情。

随便了,反正是随便,他已经无所谓,谁说没有爱情,生命不能继续。

告别歌坛演唱会将在元旦举行,演唱会结束后,他将离开台湾,前往美国定居,在那里用一个商人的身分过日子,他相信自己会很忙,忙得没时间追忆往昔。

是的,平静无波,他的心再掀不了波澜,人生?不过尔尔。

台北街头所有灯都亮起来了,辉煌灿烂的平安夜展开,处处笙歌,处处热闹,恋人的心在今夜交织出美丽乐曲。

突地,他停下脚步,吸引他目光的是橱窗里的“胜翊娃娃”,他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就坐在床铺上头。

为什么这里有胜翊娃娃?为什么是同样的款式、同样的衣服?春水被搅和,心情难平定。

下意识地,胜翊用力推开玻璃门,当他看到工作台前的映洁时,震撼得无法移动双脚。

是她,真的是她!他看得清楚分明,不会有半点差错。她居然没死?她得到奇迹?她熬过六十天、熬过两成机率?

天!他生病了,他得了急性心脏病,强烈的心律不整,呼吸不顺,压住他胸口的不是大石块,而是数不清的激情感动。

她笑容依然停留在十七岁,甜得渍人心,她的动作依然温柔斯文,像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她还是好慷慨,四处送人东西,她仍然美丽,美得耀人心情。

才一眼,他的思念炽烈,他想冲上前,狠狠抱住她,确定她不是一抹幽灵,不是上帝派来的天使,翻过身,便飞离他的生命。

他想拥她在怀中,告诉她,是了是了,他爱她,那是五年前来不及承认的事实,他想亲口对她说,对不起,你从来不是月月的影子,我很清楚。

但……千万别吓著她,也许她的斩心脏没那么好用,也许她一样比常人需要更多的照顾和小心。

缓和点,她是那么容易受惊害怕的女人,忘记了吗?坐上他的摩托车,她两只小手臂总是死命圈紧自己。

别骇著她,沉稳些,尽管你想说的话有无数多;别骇著她,给她微笑,给她阳光,慢慢把她拉回你的生命里:记牢,别对她粗鲁了,爱她需要更多的小心翼翼。

十分钟,他整整站在门口十分钟,用十分钟来整理情绪够不够?当然不够,能的话,最好给他一整天,可是好抱歉,他的耐性不足,他想拥她、抱她、亲她,告诉她,恭喜恭喜,恭喜你再度得到首肯,进入我的世界,而且这回,没有任何期限。

想说的话太多,他不确定自己该从哪里开口。

于是,他走到橱窗边,取下胜翊娃娃走到工作台边,等待前面一个客人付完钞票后,把娃娃送到映洁面前。

“对不起,这是非卖品……”映洁笑著抬头,看见胜翊同时,笑容僵在嘴边。

不准哭,不能哭,你忍耐了三个多月,在台风夜一场大哭后,你向自己保证,再不为爱情伤心流泪。

笑啊!吴映洁,你说只要他幸福,你便值得,你说他的快乐是你人生最大追求,求仁得仁,你应该喜悦快活。

她在笑,甜得化不开的笑容,但泪水滑过鼻翼,串串烫上他的心。

无能为力了,他沉稳不来、缓和不来,胜翊粗鲁地将她拥入怀抱。

她的体温、她的心跳、她发间的香味,明明时隔五年,他却熟悉地感觉,旧事只发生在昨天。

“为什么不卖?”他在她头顶上方问话。

頂部
fengwanting1989
Rank: 8Rank: 8



論壇元老
等级: 134 -
生命值 : 5012 / 5012
魔力值 : 43233 / 94500
经验值 : 66 %

UID: 30052
精華: 0
積分: 3277
帖子: 129701
威望: 3277
金錢: 3282
被警告: -25
閱讀權限: 90
註冊: 2009-4-10
狀態:
發表於 2016-11-12 13:01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因为……”她在他怀问回答。

“因为他是你最爱的男人。”没等映洁回话,他做主她的答案。

“为什么说谎?”胜翊又问。

“因为……”一团混乱,她的脑袋里装满浆糊,浆糊里面,胜翊的眼睛、胜翊的鼻子、胜翊的嘴巴,胜翊的胜翊,全部都是胜翊。

胜翊再度抢答:“因为你想当开放性伤口,不愿做结不了痂的沉痾?笨蛋,你不知道我得了血癌吗?这种病,不管是外伤内伤,都很危险。笨蛋,为什么手术成功,不回头找我,让我们五年……蹉跎……”

他为什么统统都知道了呢?是苏伯伯告诉他,是安妮姊说的,还是他的推理能力比人强?“因为……”

“因为你要给我和安妮机会?笨蛋,我为什么要和子健的未婚妻有机会?她是她、我是我,你在安排别人的生活时,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意愿?”

什么?安妮姊是子健哥哥的未婚妻?到底是哪里弄错?“可是杂志上……”

“你不知道什么叫作八卦吗?没有证据的事情叫作八卦,懂不?我没有要和安妮做什么,她给不了我爱情,我允不了她幸福,我们是八竿子打不在一起的男女。”

“对不起。”

不给她说话空间,胜翊一句接一句讲。

“知不知你有多残忍?起码月月让我在她身旁守候到最后一刻钟,起码她让我不至于有太多悔恨苦痛。你呢?你躲我、你存心不让我快意,你明知道那些话会伤人,却还是要欺骗我,让我违心说些荒谬言论。”他越说越大声。

“对不起。”

“你说要我自在,可是你故意离开,叫我怎能自在?你要我快乐,但你不在,我找不到快乐泉源,你带走所有资源条件,却要求我做一大堆做不到的事情,岂不可笑。”

意思是……她是他的快乐泉源?怎么会?她只是月月的影子,一个影子能为他带来快乐?不对、不对,她应该好好厘清他真正的意思。

“对不起。”她习惯道歉。

松口气,胜翊停下叨叨不休,把她推出怀间。

他仔仔细细审视她,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她的鼻……一张简单素净的脸居然能带给他那么多、那么多的感动。

叹气……他的心从天空平安降落,她在他眼前、在他手心间,他有真实感觉。

“我好喜欢你,吴映洁。”他轻语。

什么?她幻听了?他说喜欢吴映洁,不是说“月月的痕迹”让他好喜欢?是吗?他真的喜欢她,他眼角的湿润是货真价实的,并非虚伪?

“你在哄我,因为你晓得我生病。”映洁试著找到合理解释,否决他的“喜欢”。

“我不哄人,不管男人或女人。月月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爱她,天长地久,但这不与爱你相违背,我喜欢你,也许再多一点努力,我会爱上你。我不知道成功机率有多大,说不定只有六成,请问,这样的邱劭刮,值不值得你再次付出感情?”

他要她付出感情,争取六成的成功率?这意味,他愿意试著接受她的心?真的是这样吗?在她以为希望破灭时,希望再生?乱了、昏了,是不是她从早上到现在没吃东西导致血糖降低?可……血糖降低会不会出现幻听幻觉?

仰头,多看胜翊几眼,她想确定自己不是罹患幻想症。

“为什么不说话?”她发傻的表情又恢复十七岁模样,同样的单纯,同样的傻气,同样的教人忍不住爱怜。

“其实,你不必担心我,我的病好了,不管有没有爱情,我都可以活下去。”

“我说一大篇话不是为了担心。”他生气了,一点笨会让人爱怜,一堆笨会让心急男人发疯。

“那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等等,我可不可以花点时间整理你的话?”映洁摇头,企图摇掉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思绪。

“好,我等你整理。”胜翊看她,一瞬不瞬,这回,他再不教她离开视线范围。

“首先,你生气我骗你要结婚却跑去住院的事?”

“是的,不过我原谅你了。”抓起她的手,下一秒,他又拥她入怀中。

“然后你说你爱月月,但不和喜欢我相抵触?”

“没错。”也许有一天、有一份好心情,他会跟她说与月月之间的约定,说天使以钥匙圈为凭,为对方带来幸福喜乐的故事。

“你允许我爱你,允许我为爱情努力,而且还给了我六成的成功率?”

“对。”他亲口证实她的整理。

哈!她在他怀间笑开怀,对一向要求不多的映洁来讲,这是天大礼物,就算成功机率只有三成,她都会拚了命去试。

映洁叹气,圈住他的腰,把头埋进他怀中。那个冬天回来了,他们去买美劳材料,他亲手为她戴上口罩,他拚命取笑她的傻模样,一声一声,笑进她心底,烙印。

是圣诞老人送来她的圣诞礼物吗?谢谢上帝、谢谢恩赐,这辈子,她再不会要求更多。

“知不知道,我的运气一向不错。”丢掉满脑子的乱七八糟,映洁抬头对他说。

“怎么说?”胜翊说。

“我连两成的机率都赢过。”她说得认真诚恳。

“了解。”点头。所以他说她是幸运儿,说她是上帝眷顾的天使。

“这次我可能会赢。”

“祝福你。”

“我会努力和你一起爱月月,因为她在你心里,而我太贪心,我爱你,也要爱你的全部心情。”

“很好,我想我们取得某部分的共识。”

拥住她,够了,话到这里已经足够;搂住她,够了,他的快乐自此开启序幕。

上万名观众涌进演唱会现场,霓虹灯、萤光棒四处闪烁,音乐震耳欲聋,舞群挥汗热舞,观众如痴如醉的喝采。

这是邱胜翊的告别演唱会,有三家电视台取得转播权,无数记者站在台下,闪光灯没有片刻歇息,这将是明日的头条新闻。

突然,舞台暗了下来,全场观众噤声,他们静待胜翊的下一个表演。

穿著白色礼服,身后有一对翅膀的天使,捧著一盏小小的烛火走上舞台,一个、两个、五个、十个……几十个小天使走上舞台,小小的火光映著可爱的容颜,他们的笑容比枫糖更蜜人。

钢琴声响起,似涓涓水流、似轻瀑划过,串串流水般的音符醉人心。

投射灯照下,光晕落在演奏者身上,三角钢琴前,邱胜翊一身黑色礼服,十指在键盘上弹奏,轻轻地,歌声响起。

如果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为你缝一件衣衫

裁剪爱意缝入专心用金线压出眷恋

如果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为你做一道好菜

添点思念放入甜蜜用光阴熬煮爱情

想你念你我总是专心一意疼你宠你我从不改变心情

知你懂你我的心底只有你惜你怜你我要你幸福快意

如果如果你很介意我愿意为你隐瞒爱情

笑著对你说没关系我们之间只是友谊只是友谊

他唱著歌,小小天使手捧烛火和著音乐在舞台中央四处绕,他们走著走著,偶尔不小心撞上,轻脆笑容扬起,甜甜的笑,染上观众席。

慢慢地,他们走向舞台右侧,在歌曲结束后,悠扬的管弦乐团奏起婚礼的祝福,灯光亮,小天使吹熄烛火,换上一篮篮玫瑰花瓣,他们牵起一个女生,白纱礼服裙摆上镶满白色海芋,她没有拿捧花,只抱了一个制作精美的胜翊娃娃,挂著笑,她随小天使们走到舞台中央,浅浅笑开,她的美丽教台下观众惊艳,不约而同地,掌声响起。

另一束灯光亮起,胜翊站在舞台左方,手里同样拿了胜翊娃娃,缓缓走到映洁身旁,牵起她,走向前方,静待掌声停止后,他开口:

“刚刚那首歌是吴映洁小姐做的,不成熟,但婉转动人,我一直怀疑,她不是专业人士,为什么可以做出这样的歌曲,后来我了解,因为这首歌写的是她的心声。

我身边有些朋友知道,十九岁时,我的初恋情人死于车祸意外,我一直以为,失去她,这辈子我再不能找到新恋情,我认定,心死了再无复活可能。但映洁推翻了我所有的理论,她让我看到春天,对生命再度燃起热情。我感谢她,也感谢她为我做尽所有努力。

我对她说,爱上她只有六成可能,她告诉我,她的纪录是战胜两成,今天我想……我想她已经赢得我的心。”

话说完,小天使朝他们撒花瓣,一片一片落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发梢,点点粉红,红了他们的恋情。

掌声、小天使的欢笑声,声声雀跃,舞台上巨幅照片放下,那是十七岁的月月,她的笑容璀璨、她的眉毛弯弯。

爱人,是爱他喜悦,爱他快乐,爱他永远幸福。

【全书完】

頂部
katy1314520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23 - 我愛黑澀會VIP
生命值 : 10 / 561
魔力值 : 221 / 15757
经验值 : 46 %

UID: 31117
精華: 0
積分: 7
帖子: 663
威望: 7
金錢: 15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5-8
狀態:
發表於 2016-11-27 02:0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katy1314520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katy1314520 交談
See

See

頂部
淑淑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1 - 模范棒棒堂忠实迷
生命值 : 2 / 252
魔力值 : 48 / 3104
经验值 : 9 %

UID: 4563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45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4-9-29
狀態:
發表於 2016-11-30 15:2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回復 #6 ah詩` 的帖子

好看!!!

頂部





乞丐
等级: 19 - 模范棒棒堂超级迷
生命值 : 5 / 451
魔力值 : 140 / 12651
经验值 : 7 %

UID: 31371
精華: 0
積分: -5
帖子: 421
威望: -5
金錢: -3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5-15
來自: 上海
狀態:
發表於 2016-12-2 19:5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雲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雲 交談 QQ
谢谢分享啊

頂部
tracy1998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2 - 模范棒棒堂忠实迷
生命值 : 1 / 277
魔力值 : 56 / 6847
经验值 : 9 %

UID: 40145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170
威望: 1
金錢: 4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0-7-4
來自: ♥黑棒家族♥
狀態:
發表於 2017-6-3 01:5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謝謝分享~~

頂部
hiuying0127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7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5 / 421
魔力值 : 122 / 8768
经验值 : 86 %

UID: 42918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367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1-11-2
狀態:
發表於 2018-10-12 18:18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回復 #3 ah詩` 的帖子

Thx for sharing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2-14 19:58


Processed in 0.838443 second(s), 8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