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改+1次po完]For Dream幸福奇跡之3-唱首情歌來聽聽(羽橙) - 我愛黑澀會 | 棒棒堂 [结局小说] - 黑澀會.我愛黑澀會| 棒棒堂小说区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Powered by Discuz!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我愛黑澀會 模範棒棒堂 超級後援會 www.stephylove.com

標題: [轉+自改+1次po完]For Dream幸福奇跡之3-唱首情歌來聽聽(羽橙)
小乖_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4 - 我愛黑澀會超级迷
生命值 : 1 / 332
魔力值 : 78 / 12400
经验值 : 29 %

UID: 35264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234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9-8-22
狀態:
發表於 2012-1-14 11:30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Thx~~~~~~~~~

頂部
TaMTinG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1 - 模范棒棒堂忠实迷
生命值 : 1 / 257
魔力值 : 50 / 7810
经验值 : 30 %

UID: 43134
精華: 0
積分: 0
帖子: 150
威望: 0
金錢: 0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2-1-11
狀態:
發表於 2012-4-7 23:5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添加 TaMTinG 為MSN好友 通過MSN和 TaMTinG 交談 Yahoo!
Thx for sharing

頂部

Rank: 1


新手上路
等级: 13 - 模范棒棒堂忠实迷
生命值 : 1 / 313
魔力值 : 70 / 12607
经验值 : 52 %

UID: 18965
精華: 0
積分: 1
帖子: 210
威望: 1
金錢: 8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08-8-15
狀態:
發表於 2012-4-8 18:57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謝謝分享~

頂部
王子與公主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126 -
生命值 : 4711 / 4711
魔力值 : 33994 / 105360
经验值 : 64 %

UID: 41093
精華: 0
積分: 2790
帖子: 101982
威望: 2790
金錢: 2692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12-4
狀態:
發表於 2012-4-14 08:0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小說簡介:

拉她裙子害她春光外泄的人又不是他,

爲什麽這麽倒楣要被她呼一巴掌?

哎,他不過就是……笑得大聲了點嘛,

她看他的眼神好像他上輩子欠她錢似的!

闊別五年,小女孩了當紅偶像歌手,

但他還是改不掉捉弄她的壞習慣!

原以爲只是一次偶然重逢,

想不到他那經紀人姊姊耍狠來陰的,

不但打算把她藏在飯店三個禮拜,

還逼他這經理去當她的私人保母?

OK,既然要照顧就要給她最好的!

不過他好像有點太盡責,

竟然把人家照顧到床上去了?!

噢,別誤會!他絕對絕對不是獸大發,

其實這件事早在五年前就該發生了……

頂部
王子與公主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126 -
生命值 : 4711 / 4711
魔力值 : 33994 / 105360
经验值 : 64 %

UID: 41093
精華: 0
積分: 2790
帖子: 101982
威望: 2790
金錢: 2692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12-4
狀態:
發表於 2012-4-14 08:02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1』楔子
  
她討厭他!
  
若給她一把刀,她會毫不考慮的刺進他的心髒,他爲什麽會在這裏,爲什麽總是出現在她出糗的時候?
  
從小到大,似乎只要她丢臉的時候,他一定會出現,就如同鬼魅一般隨行,沒想到這麽些年過去,情況依然沒有變──
  
吳映潔在心中哀號著,原本她還穿著美美的粉紅色蛋糕裙在排唱,她受邀來此打算用歌聲爲今天一對新人給予最真誠的祝福,但卻在這個時候,不知從那裏跑來二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孩一把將她的裙子給拉下來──
  
一切快得令她措手不及,就這樣,她──吳映潔──現在事業如日中天的偶像玉女歌手就這麽在衆人的面前意外走光。
  
在這個時候,她臉紅得巴不得找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就在這個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男人爽朗的大笑聲直接了當的刺痛著她的耳膜。雖然過了五年,但他的聲音她依然清晰的記得。
  
他對她這樣的奚落還真是多年來沒有變過。
  
一個轉頭,果然就看到他站在她的身旁,笑得誇張,瞪著他,突然,一陣莫明的火氣從腳底升起直直的沖上了腦門。
  
什麽偶像、什麽玉女──都可以下地獄去了,她揚起手,使出她畢生的力氣用力的往他的臉上揮了過去。
  
清脆的聲響使熱鬧的婚宴準備工作在一瞬間停頓了下來,剎時,這裏靜得連根針掉下來都聽得到。
  
邱勝翊摸著自己的臉頰,有一瞬間的難以置信。
  
「妳……」邱勝翊楞了楞,「妳打我?」
  
吳映潔可以感到自己的手掌也發疼著,但她強迫自己驕傲的揚起的下巴,「對!我是打你!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到了!怎樣?!你要打回來嗎?」
  
所有人都等著看邱勝翊接下來的反應,畢竟他在大庭廣衆之下莫明奇妙的被打了一巴掌,他應該發火,但他沒有,只是對吳映潔挑了挑眉,「妳的脾氣真是糟透了!」
  
吳映潔聞言,忍不住瞪著他,「你竟然敢這麽說,說我脾氣糟?!問題是出在你身上!」
  
「出在我身上?!」
  
「對!因爲你,」吳映潔亂沒形象的吼道,「只要是對著你,就算是聖人也會發瘋!」
  
邱勝翊聽到她的話先是一楞,然后他懶懶的揚起了一個笑容,拍了拍自己的臉,有點痛,但不過小事一件,他一下子就把自己被打了一巴掌的事情給丢到了腦后。
  
「看來──」他依然自顧自的微笑著,「妳已經忘了剛才在所有人的前面裙子被拉下來的事情了!」
  
聽到他的提醒,吳映潔氣得想要跳腳,覺得這個男人就算下地獄去都便宜了他。
  
想起剛才,她的臉不自覺的感到一陣熱。
  
今天她受邀來舞鶴會館爲一對新人祝福舉行一個小型的音樂會,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在她的周遭跑來跑去,在工作人員還來不及禁止前,他們卻一把將她及膝的蛋糕裙給扯了下來。
  
她該慶幸這次婚禮的主角雖然是對名人,但卻行事作風低調,所以她可以大膽的樂觀假設這裏不會有記者,所以關於她走光一事就算滿不住,至少也不會有照片流出。
  
可是──她竟然再次遇到了他──冤家路窄用來形容他們應該算是再貼切不過的四個字。
  
「妳不要這麽熱情的看著我,」邱勝翊懶懶的回視著她的美目,「我會不好意思的!」
  
聽到邱勝翊的話,她沒好氣的看著他,依然是這付痞子的調調,自以爲是全天下最多情的萬人迷。
  
她一個轉身,在鼓手錯愕的目光底下搶走了他手中的鼓棒。
  
「吳小姐,妳要──」鼓手的話沒有機會說完──
  
吳映潔的鼓棒又直直的往邱勝翊的頭上打去。
  
邱勝翊想也不想的退了一步,被打了一巴掌可以說是一時不察,但這次若真的還被她給打到,自己就真的笨得可以了。
  
退了一步,撞到了人,他還不忘將后頭的人往前堆,讓別人替他成爲代罪羔羊。
  
廖俊傑爲頭頂傳來的痛處悶哼了一聲。
  
「廖總?!」邱勝翊萬萬沒想到站在自己身后的是自己的老板,推自己的老板出去被打──這似乎是件不太好的事!
  
「邱勝翊,你找死啊!」張筱婕的聲音拉高了八度,她一面焦急看著廖俊傑的頭,一面火大的痛批邱勝翊。
  
邱勝翊攤了攤手,立刻露出一臉的無辜,他是真的不知道是老板站在自己的后頭。
  
吳映潔手拿鼓棒僵在原地,她當然認得眼前這個撫著頭頂的男人,他是廖俊傑──一個在台灣創立無數傳奇的飛揚集團中的一員。
  
廖家共有七個兄弟,而眼前這個俊美的男人排行老六,掌館廖家企業底下的飯店事業。
  
這次便是由廖俊傑出面邀請她來演唱。
  
「對不起!廖先生!」她尷尬的道歉。
  
廖俊傑沒有回答,只是揮了揮手。
  
「去你的,邱勝翊!你完了,」張筱婕並沒有怪罪於打人的吳映潔,她的焦點全在邱勝翊的身上,「你明知道志歲病得差點死了,今天才第一天上班,你竟然就把他推出來挨打,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他本人怎麽不知道自己病得差點死了?!廖俊傑揉著頭頂,看著自己的太座,他不過就是感冒在家休養了幾天而已!卻被她如此形容,他無奈的搖搖頭,張筱婕實在太言過其實了一點。
  
「我又不知道廖總站在我后面!」邱勝翊依然一派的無辜,「是這麽恰查某一直動手動腳,我又不是沒腦子,我當然要躲啊!難不成妳要我站著不動讓她再打我第二次嗎?」
  
「邱勝翊,你說誰恰查某!」吳映潔火大的嚷道。
  
「除了妳還有誰啊!」邱勝翊也回得順口,「從小到大就只知道欺負人,在電視上還一付清純小百合的樣子!」
  
「邱勝翊!」揚起手中的鼓棒,她又要打人。「你少惡人先告狀,欺負人的明明就是你吧!」
  
「喂!維持形象!」邱勝翊退了一步,提醒道,「別忘了,妳可是個玉女歌手!」
  
「大不了不當了!」吳映潔追了過去。
  
「現在是什麽情形?」張筱婕有點莫明奇妙的問。
  
廖俊傑看著眼前上演的一幕,不由搖了搖頭。今天這場婚禮不會因此而毁了吧!
  

頂部
王子與公主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126 -
生命值 : 4711 / 4711
魔力值 : 33994 / 105360
经验值 : 64 %

UID: 41093
精華: 0
積分: 2790
帖子: 101982
威望: 2790
金錢: 2692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12-4
狀態:
發表於 2012-4-14 08:0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勝翊!」廖俊傑感到一個頭兩個大的看著自己最器重的左右手像個孩子似的玩得興起。
  
「廖總,有事等會兒再談!」邱勝翊嘻笑著嚷道。
  
廖俊傑揉著太陽穴。
  
「他搞什麽──」
  
「搞什麽也不關妳的事!」廖俊傑一把抓住了打算向前的張筱婕,「已經夠亂了,妳別想去插一腳!」
  
「可是──」
  
「妳是不是真的想要把我氣死,然后自己當個有錢的寡婦!」
  
「才不是!」張筱婕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乖乖的留在原地。
  
「你們在做什麽?」
  
一聲斥責,使吳映潔硬生生的停下了自己的步伐,而邱勝翊也停頓了下來,兩人的目光轉向同一個方向。
  
出聲的是個嬌小的女人,帶著一付太陽眼鏡,穿著利落的牛仔勁裝,她緩緩的走了過來。
  
「她是誰?」張筱婕輕聲的問道。
  
廖俊傑聳了聳肩,沒見過,所以這個問題,他無法回答。
  
這個有著權威感的女人停下了腳步,摘下太陽眼鏡,目光銳利的掃向邱勝翊和吳映潔,「你們在做什麽?」
  
吳映潔不自在的將鼓棒給藏在背后,企圖粉飾太平。
  
邱勝翊的表情微變,但沒有發聲。
  
「爲什麽不回答我?」
  
「婷姐!」吳映潔低聲的喚了一聲,樣子十足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似的低下了頭!
  
邱羽婷──身爲吳映潔的經紀人,她一手打點著她的演藝事業,讓她在年紀輕輕便坐上了目前這個還無人可以取代的偶像天后地位。
  
這些人來,她在吳映潔的身上花費無數的心血,不論是肢體語言或是儀容談吐,她一直以爲她成功的將吳映潔改造,但看來──她淡淡的瞄了邱勝翊一眼,不管經過多少的歲月和努力,只要有他出現的地方,他便有能力足以左右吳映潔的喜怒哀樂。
  
「大姊!」邱勝翊被邱羽婷盯得心裏發毛,就算很想腳底抹油溜了,但還是強迫自己留在原地,硬著頭皮叫了一聲。
  
廖俊傑夫妻有些訝異事情的轉變,對看了一眼,不過在廖俊傑還未出聲制止之前,張筱婕已經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反正她的嘴巴一向動得比她的腦子還要快,偏偏她本人還挺得意這個「優點」。
  
「邱勝翊,你怎麽叫她大姊?」張筱婕忍不住驚訝的發出了聲音,「你不是孤兒嗎?」
  
邱勝翊一臉莫明奇妙的盯著通常只會闖禍的「老板娘」,他幾時變成孤兒?他本人怎麽不知道!
  
「我不是孤兒!」邱勝翊實在很不想要在這個時候讓張筱婕來插一腳,但他覺得還有必要澄清一下。
  
「原來是我誤會了!」
  
「本來就是妳誤會了!」邱勝翊沒好氣的說!
  
「妳是勝翊的姊姊嗎?」張筱婕也沒有理會邱勝翊,徑自對邱羽婷伸出手,「妳好!我叫張筱婕,是勝翊的同事!」
  
「妳明明就是老板娘!」邱勝翊忍不住在一旁插嘴。
  
「我剛才已經決定要當你同事了。」張筱婕瞪了他一眼,要他識相一點把嘴巴給閉上。
  
邱勝翊狐疑的目光看向廖俊傑,就見后者對他點點頭。
  
邱勝翊不由眉頭微皺,怎麽會這樣,這陣子明明就是因爲廖俊傑生病無法上班,所以張筱婕「代夫出征」上了幾天班,現在廖俊傑回來了,這個麻煩制造機理該閃人了,怎麽現在變成了──同事?!
  
一想到自己要跟張筱婕共事,他真覺得黑暗等在前面。
  
邱羽婷看了張筱婕一眼,然后伸出手與她一握,雖然還有一點搞不清楚狀況,但她相信──她瞄了邱勝翊一眼,她很快就可以掌握一切。
  
「很高興認識妳!」邱羽婷微微的一笑,「但是我們現在得要趕著將一切給就緒,婚禮快開始了!」
  
一句話,各人立刻各司其職,雖然有些意外的小插曲,但吳映潔美妙的歌聲依然給了今天這對新人最甜蜜真誠的祝福。

頂部
王子與公主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126 -
生命值 : 4711 / 4711
魔力值 : 33994 / 105360
经验值 : 64 %

UID: 41093
精華: 0
積分: 2790
帖子: 101982
威望: 2790
金錢: 2692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12-4
狀態:
發表於 2012-4-14 08:03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2』第一章

「其實根本沒什麽好說的!」邱勝翊在櫃台后方忙碌著,一邊還分心的應付張筱婕。
  
張筱婕的手直接了當的伸進櫃台裏,用力的按住了公事夾。
  
此舉終於逼得邱勝翊不得不停下手邊的工作,無奈的擡起了頭,「妳到底想怎麽樣?總經理夫人?」
  
「我們現在是同事,叫我筱婕就好!」因爲張筱婕堅持要進舞鶴會上班,烕志歲拗不過她,最后只好將她安排在自己的身旁當特助。
  
不過這個特助工作範圍還真是無限寬廣,除了b棟大樓的改建計劃她硬是要參與之外,還有能力擠出很多空閑的時間出來,所以整天舞鶴會館的員工都可以看到她東跑西跑,就連清潔婦的工作張筱婕也做得興高采烈。
  
她的勤奮當然沒有造成任何人的困擾,除了邱勝翊──
  
因爲只要張筱婕一沒事做,她就跑到櫃台來找邱勝翊,她是打定主意要從他口中知道一些小道消息。
  
「不用裝忙了啦!」張筱婕不客氣的說,「其實你只要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不煩你了!」
  
邱勝翊聞言,對天一翻白眼,思索了一會兒。
  
他停下手邊的工作,只手撑著自己的下巴,隔著櫃台看著張筱婕,「這是妳說的!回答幾個問題,妳就會閃人了喔?」
  
張筱婕肯定的點點頭!
  
「好──問吧!」
  
張筱婕見狀露出滿意的笑容,「那個叫潔姐的真的是你姊姊嗎?」
  
「對!」邱勝翊簡短的回答。
  
「親姊姊?!」
  
「同一個爸爸,同一個媽媽,所以應該是親姊姊!」他俏皮的回答。
  
她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她是個經紀人?」
  
「對!」
  
「吳映潔的經紀人?」
  
邱勝翊對天一翻白眼,這些問題,張筱婕早就已經知道答案,可是偏偏她現在又重複問了一次?!
  
這代表著什麽呢?
  
邱勝翊的臉上依然挂著無害的笑容,但是防備心已經慢慢的升起,他不是笨蛋,知道下來的問題一定不會是那麽簡單就可以蒙過去。
  
「沒錯!」他據實以告,「我姊姊是吳映潔的經紀人!然后呢?」
  
「聽說她不單是吳映潔的經紀人,更是諾比唱片的總裁!」
  
邱勝翊聳了聳肩,「那又怎麽樣?」
  
「那又怎麽樣?!」張筱婕覺得好笑,「你姊姊是諾比唱片的總裁,那你是什麽?」
  
「舞鶴會館的公關訂房部經理!」他一臉驕傲的說。
  
「去你的!」張筱婕啐了一口,「沒想到一個天之驕子竟然來舞鶴會館當服務生!真虧你做得下去!」
  
張筱婕還記得,邱勝翊可是從一個小小的櫃台職員開始干起,一步步才爬到今天這個位置。
  
「靠山山倒,所以靠自己最好!」邱勝翊自有其一套理論。
  
或許在外人眼中,他邱勝翊的出生便代表著一生不用爲物質煩惱,但對於制作音樂那一塊領域,他實在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與其強迫自己留在那個位置上,不如找自己適合的定位。
  
所以他亦然的放開原本屬於自己的事業,來到舞鶴從一個小職員做起,剛開始的薪水雖然不多,但日子過得很充實,他很滿意這樣的生活。
  
「你挺行的嘛!邱勝翊!」
  
「騙吃、騙吃啦!」邱勝翊揮了揮手!
  
「不過,那個吳映潔很漂亮,對不對?」
  
「能當明星的那一個不漂亮!」邱勝翊的口氣四兩撥千金。
  
「騙肖,多的是醜得要被鬼抓的人在當明星,偏偏他們還天天上報紙當頭條!」張筱婕講起話來一點都不給人留情面。
  
「所以呢?」邱勝翊實在抓不到張筱婕說話的重點。「妳想說什麽?」
  
「她跟你挺登對的!」
  
邱勝翊不以爲然的對她一挑眉,「她很凶!」
  
「但不可否認她很漂亮!」
  
邱勝翊一臉的莫明奇妙,「漂亮不能當飯吃!」
  
「當然,」張筱婕絕對舉雙手認同他的話,「但是,我覺得,她對你的態度很不一樣!」
  
當然不一様!邱勝翊淡淡的一笑,在她的心目中,或許巴不得一刀把他給殺了!
  
「妳指的是他對我特別凶狠嗎?」邱勝翊打趣的說。
  
「小子,你很清楚我的意思!」張筱婕輕敲了敲桌子。
  
「別亂點鴛鴦,沒事找事做!」邱勝翊微用力的將被張筱婕壓在手掌下的文件給抽出來,「我還有事要忙。」
  
「最近有沒有看新聞?」輕靠著櫃台,張筱婕問。
  
「有啊!」邱勝翊翻著訂房資料,不甚熱衷的問,「干嘛?我記得最近都沒有什麽值得一提的大新聞啊!」
  
「怎麽會沒有,報上說,吳映潔要休息一年!」
  
邱勝翊的手明顯一頓,但他隨即恢複,他依然看著手中的文件,語氣淡然的說道,「這一件事我不清楚,我一向不看娛樂版!」
  
「你這個人真的無趣!有時看看娛樂版還挺好玩的,」張筱婕撑著自己的下巴,看著邱勝翊,「媒體在猜策爲什麽她會放棄一個如日中天的事業突然決定暫時演出一年?」
  
邱勝翊瞄著張筱婕,「妳這麽看著我不會是想等著我給妳答案吧?」
  
張筱婕點頭如搗蒜!
  
「我怎麽會知道?」邱勝翊覺得莫明奇妙!
  
「媒體說啊!吳映潔的身體可能出了問題!」
  
她直視著他,似乎想從他的表情變化看出什麽,但沒有──他依然一臉的平靜!
  
「你不說點什麽嗎?」張筱婕的眉頭微皺,因爲他的反應實在不在她的猜策之内。
  
邱勝翊無奈的歎了口氣,「張小姐、廖太太──妳覺得我應該說些什麽?她打了我一巴掌,連句對不起都沒跟我說,現在她可能病了,妳還要我拿著鮮花去慰問嗎?我若真的這麽做,不一定會被那個丫頭k得滿頭包。那天那個女人的脾氣妳該是見識到了,還要我去送死嗎?」
  

頂部
王子與公主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126 -
生命值 : 4711 / 4711
魔力值 : 33994 / 105360
经验值 : 64 %

UID: 41093
精華: 0
積分: 2790
帖子: 101982
威望: 2790
金錢: 2692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12-4
狀態:
發表於 2012-4-14 08:0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他的反問倒令她啞口無言了!
  
「好吧!你不跟我談吳映潔,那──我們就先不談她,」張筱婕一付從善如流的模樣,「我們先談你姊姊好了!她叫邱羽婷,對不對?」
  
邱勝翊看著張筱婕的笑容帶了一絲的揶揄。
  
「拜托!筱婕,」他忍不住求饒,「現在是上班時間,而且妳除了是我的同事以外,好像還是我的老板娘,對吧?」
  
張筱婕一楞,「那又怎麽樣?」
  
「在上班時間跟員工談私事,」邱勝翊的臉上有著藏不住的笑意,「妳正在做一個最不好的示範!」
  
她白了他一眼,這個家夥實在很討人厭,這麽說她,害她還當真開始不自在了起來。
  
他是繼廖俊傑之后,第二個令她啞口無言的家夥,但最后她的嘴一撇,「我承認我這是很不好的示範,但是既然已經開了頭,沒有道理沒得到答案就結束,畢竟錯都錯了,不如錯到底!大不了,下不爲例就好了!」
  
這算那門子的歪理,真虧她說的出來!邱勝翊搖搖頭,廖俊傑娶到這種老婆還真是難爲他了。
  
「你跟你姊姊好像不很親?」
  
邱勝翊原本想要轉身做自己的事,但一聽到她的話,卻停下了自己的手邊工作,「爲什麽妳會有這種想法?」
  
「因爲她不太搭理你!」
  
她並不以爲然他現在的生活態度,最重要的是,他離家出走五年,他一點都不認爲他姊姊應該給他好臉色。
  
所以邱羽婷對他一肚子氣,這點對他來說,一點都不令人感到意外,她若還能笑著擁抱他,那才有鬼。
  
「關於,我跟我姊姊親不親這個問題──對妳來說,應該一點都不重要吧!」邱勝翊對她挑了挑眉!
  
「怎麽會不重要,我們是同事,我在關心我的同事!」張筱婕給了自己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他一點都不認爲她真的是想要表達關心,想沒事找事做才是真的!邱勝翊的眼角瞄到内線電話響起,不管打來的人是誰,他都感謝,至少可以讓他暫時擺脫張筱婕。
  
「不好意思!廖總要妳立刻上樓去!」邱勝翊挂上電話時,臉上滿是燦爛的笑容。
  
「你少一付小人得志的嘴臉!」張筱婕瞪了他一眼,「我等一下就上去,你就繼續笑好了,反正你的好日子也不多了!」
  
「什麽意思?」他疑惑的睇著她。
  
張筱婕得意揚揚的笑著,「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告訴你!」
  
求她?!
  
邱勝翊興趣缺缺的斜睨了她一眼,「那妳不用講了!我不想聽!」
  
語畢,他準備離開!
  
張筱婕眼捷手快的拉住他,「你還真的轉頭走,你真奇怪,求我一下是會少你一塊肉是嗎?你這個人真的一點都不可愛!」
  
「筱婕,男人要的是帥,就像我這樣,」他做作的一撥頭發,沒有一點猶豫的回答,「而不是可愛!」
  
聽到他的話,張筱婕一怔,真是會被他吊兒郎當的態度氣得吐血。
  
不過平心而論,邱勝翊這家夥是長得不錯,粗獷而且具有人味的臉龐,確實是可以迷死一票女人。
  
但他再怎麽樣優秀也迷不倒張筱婕,因爲她的老公比他帥太多了。
  
在張筱婕的心目中,舞鶴會館的第一名大帥哥理所當然是她最親愛的丈夫廖俊傑,至於邱勝翊──她上下瞄了瞄他,勉強讓他當第二好了,不過有時他實在是跩了一點。
  
「你若不問我的話,你會后悔死!」她一臉的正經。
  
邱勝翊疑惑,「到底什麽事?」
  
「你──」
  
「我不可能會求妳,」邱勝翊沒時間跟她繼續牦下去,索性打斷了她的話,「妳要說就說,不說的話就趕快上樓去,不然等到廖總親自下來抓人,難看的人會是妳喔!」
  
在這個節骨眼跟她提廖俊傑,真是圈圈叉叉,張筱婕瞪著他,偏偏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拍廖俊傑,這是衆所皆知的事。
  
「邱勝翊,你真是個難以相處的人!」她啐道。
  
「彼此、彼此!」邱勝翊忍不住回嘴。
  
雖然有點失望邱勝翊沒有對她低聲下氣,但張筱婕還真的怕廖俊傑真的有要緊事找她,所以直接了當的說道,「好啦!聽說那個吳映潔要來舞鶴會館住一段時間!」
  
邱勝翊原本平靜的臉因爲這些話而微變,「吳映潔?!」
  
張筱婕點頭,「是你姊姊親自跟志歲接觸的!」
  
邱勝翊的眉頭微蹙,「她們有病啊!自己的家不住要來住飯店!」
  
「這世上有句話叫做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不想去探索這句話的真實用意,他思索了一會兒,「反正不管是誰,來者是客!我都會給予最誠懇的服務!」
  
「你少來了,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所以你不用拿種話來搪塞我!」張筱婕最受不了打官腔這一套,「我要告訴你的重點是,媒體上的報導可能不是空穴來風,吳映潔的身體應該是真的出了問題!」
  
他聳了聳肩,依然不置可否。
  
「她們秘密來這裏,」張筱婕繼續低聲的說道,「而且還要求一切以最高機密處理,不能讓外界知道。」
  
「妳放心吧!這些事情我會處理!」邱勝翊一付公事公辦的口氣。
  
這些年來在舞鶴會館裏,他們接待過無數尊貴的人物,一個吳映潔當然難不倒他,只不過她的身份──他深深吸了口氣,不可否認,對他本人而言,是特別了一點!
  
但他可以處理得很好,邱勝翊對此的把握十足。
  
「訂房記錄上並沒有他們的名字!」邱勝翊按壓著鍵盤看著計算機說道。
  
身爲舞鶴會館的公關訂房部的經理,對於房客的數據他都得要了如指掌,但在他的計算機裏卻沒有吳映潔的入住資料。
  
「可能志歲沒有按進去吧!」張筱婕猜策,「因爲你姊姊今天早上才跟志歲聯系!而且她們還提出了一個要求!」
  
「什麽?」
  
「他們要求一個私人保姆。」
  
邱勝翊的目光再次移到計算機屏幕上,「這簡單,我會指派!」
  
「不用!」
  
張筱婕的話使邱勝翊側頭看著她。「不用?」
  
「對啊!」張筱婕也應得理所當然,「就是你了!」

頂部
王子與公主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126 -
生命值 : 4711 / 4711
魔力值 : 33994 / 105360
经验值 : 64 %

UID: 41093
精華: 0
積分: 2790
帖子: 101982
威望: 2790
金錢: 2692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12-4
狀態:
發表於 2012-4-14 08:04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我?!」邱勝翊微怔。
  
張筱婕肯定的點頭,「你是最適當的人選,你看看你,有經驗,人又帥,又年輕,又是高級主管又是全舞鶴會館最有條件的單身漢──」
  
「妳是在幫我相親嗎?」他兩道濃眉微微虯了起來,看得出來,他似乎有些不滿了。
  
「我是在誇贊你!」張筱婕一點都不怕惱怒了他,畢竟她總有一個隨時可以幫她處理爛攤子的廖俊傑,娶到她──也算是他倒黴!
  
「衆所皆知的事實不用妳來誇贊!」邱勝翊大言不慚的說道,「我的俊俏一點都不需要妳來錦上添花,只要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我是個極品男人,重點是──我對妳這種已婚婦女沒有興趣。」
  
「去你的,邱勝翊!」張筱婕真覺得他有著見鬼的自大!「我瞎了了眼才會對你有興趣!」
  
邱勝翊不認同的伸出食指對張筱婕左右晃了晃,「別說髒話,妳要保持形象!廖太太!」
  
她近乎咬牙切齒的看著他,「我告訴你,就算你不要也不行,因爲是你姊姊指定要你當吳映潔的私人保姆!」
  
他姊姊指定的?!
  
邱勝翊聽到這個消息的反應是眉梢一揚,張筱婕看起來還真的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的,這代表著──
  
吳映潔真的要來住舞鶴會館?!
  
要他──邱勝翊當私人保姆?!
  
以他以往跟吳映潔那種水火不容的相處情況,他們不把舞鶴會館吵翻過來才怪!
  
偏偏現在在舞鶴會館這份工作他很喜歡,所以他一點都不想因爲吳映潔而丢了這個「興趣」。
  
他撫著自己的下巴,有點猜不透自己的姊姊和吳映潔想搞什麽鬼!
  
「關於這件事,」張筱婕興趣盎然的看著他,「你有什麽意見?」
  
邱勝翊放下自己撫著下巴的手,沒好氣的瞄了張筱婕一眼,「我們有挑客人的權利嗎?」他反問。
  
「當然沒有!」張筱婕理所當然的回答。
  
「那就對啦!」邱勝翊的口氣四兩撥千金,「既然沒有挑客人的權利,我那敢有什麽意見!既然是廖總交待了下來,要我當吳映潔的私人保姆,我當然沒有理由拒絕,不是嗎?」
  
他現在在跟她打馬虎眼,張筱婕一點都不隱暪自己心目中的好奇的直盯著他看!
  
從邱勝翊大學畢業,他便進了舞鶴會館,因爲努力又肯學習,所以他在短短的幾年之間成爲廖俊傑不可或缺的左右手。
  
他一向爽朗而平易近人──一個最適合服務業的人才,他也常是廖家的座上客,但是一直到邱羽婷的出現,張筱婕才發現,自己對這個優秀的年輕人了解的實在少之又少。
  
她沒聽他提過家人,廖俊傑也暗示過要她別多問,所以害她以爲邱勝翊是個孤兒,一個人還怪可憐的,只是萬萬沒想到現在竟然冒出了一個姊姊,而且看到邱勝翊跟吳映潔的相處情況,直覺告訴他,這兩人的關系匪浅,偏偏她怎麽也沒有辦法從邱勝翊的嘴裏套出什麽!
  
「她們什麽時候入住?」邱勝翊問。
  
「今天!」張筱婕回答。
  
張筱婕的回答令他意外,他瞄著張筱婕!
  
「我沒騙你!」張筱婕聳了聳肩,「真的是今天!剛才志歲一告訴我,我便下來告訴你了,我很夠意思吧!」
  
他才不會因爲她這麽說就感謝她,因爲邱勝翊實在太了解張筱婕,他太清楚她會前來告知不是因爲有什麽見鬼的同事愛,她愛熱鬧,想要等著看好戲才是真的。
  
不過現在的他實在沒什麽心思跟張筱婕擡摃,畢竟此刻可有更令他想不通的事情困惑著他。
  
今天入住?!
  
如此急促──難道真是身體出了問題?
  
沒來由的,他感到有些煩燥,但看著面前張筱婕試探的表情,他暗暗的吸了口氣,平靜的回視!
  
「妳是不是忘了什麽事?」邱勝翊無奈的問。
  
「什麽?」張筱婕不解!
  
「廖總找妳!」邱勝翊緩緩的說道。
  
張筱婕楞了一下,跟他揮了下手,立刻閃人。廖家人把握的最高指導原則,要玩要看戲可以,但是不能擔誤正經事。
  
直到張筱婕離開,邱勝翊的耳根子才能有半刻的清靜,他的腦海中浮現吳映潔的身影──
  
反正該來的總是會來!
  
吳映潔──想起她,想起了過去的打打鬧鬧,他的嘴角忍不住揚了起來,莫明的開始期待他的到來!
   
『3』第二章

「全台北的飯店這麽多,我爲什麽就一定要來住這裏?」吳映潔的聲音有些沙啞,醫生已經建議她要少說話,但她還是忍不住在車子開進地下停車場時出聲抗議。
  
「因爲勝翊在這裏!」將車給停妥,邱羽婷的回答得理所當然。
  
聽到這個答案,吳映潔忍不住對天一翻白眼,「就是因爲他在這裏,所以我才不要來!」
  
邱羽婷沒有理會她的話,徑自推開門先行下了車,從后車箱裏拿出簡單的行李。
  
門房立刻來接手行李,邱羽婷便率先走向電梯。
  
「潔姐!」吳映潔不死心的跟在邱羽婷的身后,「妳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嘛!」
  
「我聽到了,」邱羽婷無奈的說道,「但是這次我去日本大概要三個星期,以妳現在的情況,我不希望妳一個人住在家裏!」
  
「一個人不會是什麽大問題,」吳映潔早就已經習慣獨居的生活,更何況不過就三個星期,她不認爲會有什麽大問題。
  
「總之,這三個星期妳就乖乖待在這裏,」邱羽婷的口氣強硬,「盡可能不要跟外界接觸,我不想讓別人知道妳的喉嚨出了問題!」
  
吳映潔現在關心的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喉嚨,而是邱勝翊──
  
「爲什麽我一定要住在這裏?」
  
「勝翊會照顧妳!」
  
「他?!我若真的讓他照顧,」吳映潔哼了一聲,「等妳回來,妳只會看到我冰冷的屍體!」
  
邱羽婷搖了搖頭,「不要胡說八道!」
  
「我說的是事實,」吳映潔咬著自己的下唇,像個孩子似的無助,「他最討人厭了!」
  
「別耍小孩子脾氣!」邱羽婷拍了拍她的頭,安撫的說道,「妳現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別再說話了!」
  
走進電梯裏,吳映潔不情願的閉上了嘴巴!
  
她的喉嚨不舒服是這幾個月的事,最后查出原因是因爲喉嚨長繭,醫生的建議是開刀,只有如此,她才有可能再恢複原本的歌喉。
  
但這是樂觀的說法,因爲這一刀開下去可大可小,或許以后她可以繼續唱歌,也或許──她的歌唱生涯就此結束!
  
想到這個,吳映潔的心一沈。
  
在十七歲那年,她以一首──年輕的歲月一炮而紅,過了五年,她的偶像地位依舊,只不過怎麽也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會遭遇到這個變故。
  
不過這人生很多事本來就很難說,電梯裏的鏡子呈現的是個白晢而且外貌姣好的小女人。
  
從小她便是個被捧在手心中的小公主,她有著無憂無慮的童年,除了鄰家的哥哥總愛捉弄她之外,她的生活可以說是再完美不過。
  

頂部
王子與公主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126 -
生命值 : 4711 / 4711
魔力值 : 33994 / 105360
经验值 : 64 %

UID: 41093
精華: 0
積分: 2790
帖子: 101982
威望: 2790
金錢: 2692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12-4
狀態:
發表於 2012-4-14 08:0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但在她將高中畢業那年,自己的父母和鄰家的伯父、伯母同車出席一場友人兒子的婚宴,在回途的路上,卻出了意外,四人都因爲車禍過逝。
  
然后她的生命中,就剩下邱羽婷這個總是溫柔的鄰家大姊姊還有那個愛捉弄她的鄰家大哥哥──邱勝翊!
  
她知道邱勝翊很討厭她,非常討厭,不然他不會總是以欺負她爲樂,最后更在五年前離家出走,只爲了逃離她──
  
一想到他情願離開家也不願意照顧她,她的臉色微微一黯。
  
她以爲自己早就習慣了生活中沒有這個人的日子,可偏偏,就在她以爲自己已經對這個人完全死心的時候,他既然再次這麽堂而皇之而且莫明奇妙的闖進她的生命之中。
  
她忍不住歎了口氣,所以說,這人世間的發展有時候還真的令人難以預料得到。
  
吳映潔的手不自覺的撫著自己的喉嚨。
  
從小她便得天獨厚的有一付如同天籟的嗓音,她還記得只要她唱歌,她的爸媽都會會著得意又驕傲的眼神看著她,他們的眼神至今還活在她的心目中,而她也從沒有想過有一天她會失去這個天賦。
  
「不會有事的!」似乎看出了她未出口的擔心,邱羽婷伸出手摟了摟她,「這次我去日本,還會在日本替妳找到最好的醫生替妳開刀,這是個小問題,我們會解決的!」
  
關於這點,吳映潔當然放心,她相信邱羽婷一定會給予她最強而有力的支持,只不過──
  
「我一定得要住在這裏嗎?」她依然不死心,就算已經進了電梯卻依然還在做垂死的掙紮。
  
「妳死心吧!因爲不管妳說什麽,妳都得要住在這裏!」邱羽婷語帶肯定的說。
  
吳映潔的嘴一撇,「如果妳一定要我住在這裏的話,我一定不會讓他好過的!」她咕噥著!
  
邱羽婷要自己對這句話聽而不聞。
  
這小兩口的私人恩怨只能留給他們自己去解決,雖然關心,但她很清楚自己在這種時候最好還是保持一點適當的距離比較好。
  
「勝翊是妳的私人保姆,」邱羽婷關心的交待著,「如果妳有什麽事只要找他就對了!」
  
「他是我的私人保姆?!」她的表情滿是錯愕,「這不就代表著我天天都要看到他!」
  
「很遺憾,似乎是如此!」邱羽婷帶笑的說。
  
嘟著嘴,吳映潔跟在邱羽婷的身后在服務人員的帶領之下進入了自己入住的總統套房。
  
不可否認,邱羽婷盡心盡力的想要令她有最舒適的環境。
 
在吳映潔身上,邱羽婷從不在意究竟花了多少錢,畢竟她們之間並不是那麽單純的主顧關系,她真的把她視爲一個親人。
  
服務生畢恭畢敬的將門打開。
  
吳映潔先行進入,冬天難得一見的陽光透過窗灑滿了整個房間。
  
這是個愉快的冬日,因爲有了難得一見的陽光,讓人在寒冷的冬天還能察覺一絲的溫暖。
  
然后,她看到他──他就這麽直接了當的站在那裏。
  
邱勝翊帶著淡淡的微笑目視著她走進來,直挺而且恭敬的站在落地窗前,雖然是標準的服務生打扮,但他走向她的動作卻優雅的如同王者一般。
  
有一瞬間,吳映潔的腦袋一片空白,她只能目不轉經的看著他緩緩的向她靠近。
  
他就如她的記憶中那個模樣,冷靜而自制,一舉一動都彷佛這世上的一切可以輕易的在他的掌握之下。
  
若照他以前對待她的方式來看,她應該要超級討厭他,並且巴不得跟他老死不相往來才對。
  
偏偏情況相反,她管不住自己,她的目光總在自己不自知的情況之下追隨著他,當她還是小女孩時是如此,現在依然。
  
邱羽婷給了拿行李進門的服務生小費之后便示意他離開,她將門關上,然后神色自若的走了進來,她故意對房内緊繃的氣氛視而不見,徑自越過呆楞的吳映潔。
  
「沒想到你已經在這裏等了!」邱羽婷瞄了邱勝翊一眼,她的口氣就好像在談論今天的天氣一般。她相信邱勝翊跟她一樣,對上演那種久別重逢的戲碼一點興趣都沒有!
  
「早就已經恭候大駕多時了!」邱勝翊閃著耀眼的笑容也回以一貫標準的答案。
  
邱羽婷不以爲然的看了自己唯一的弟弟一眼。
  
自從五年前邱勝翊不告而別之后,她就完全失去了他的下落,其實要把他找出來並不難,只是她沒有那個心思,畢竟那時,她忙著打點著爸媽留下來的諾比唱片公司。
  
而且照當初公司的政策,便是要有計劃的將吳映潔的演藝事業推上高峰,讓這個可愛的小公主能用著她與生俱來的歌唱天賦站在舞台上舞出屬於自己的天空。
  
這些年過去,她成功了,但是這個代價是讓自己忙得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所以他就更沒有空去找他,不是她不關心他,而是她一直相信以邱勝翊自己的能力,一定可以好好的照顧自己。
  
她比比任何人都清楚邱勝翊對自家的音樂公司興趣缺缺,當父母在世的時候,父母都不強求他接手,在他們死了之后,邱羽婷也沒什麽理由理由要邱勝翊做些什麽。
  
所以當她當發現他離開時,她很意外,但卻從沒想過試圖找他,可是她始終相信總有一天,他會回家。
  
只是世事變化難料,她怎麽也沒想到,她還沒等到他自己回來,卻意外的先遇上了他。
  
「請讓我來!」邱勝翊接過邱羽婷手中的行李,放在行李架上,彬彬有禮的問道,「請問要喝點什麽嗎?」
  
吳映潔看著邱勝翊忍不住微皺起眉頭,第一次看到他這麽低聲下氣的樣子實在很奇怪而且還有一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黑咖啡!」邱羽婷倒沒對邱勝翊恭敬的態度多表示什麽意見,「吳小姐要一杯溫開水!」
  
「請稍等!」邱勝翊立刻到一旁的茶水間去準備。
  
「妳站著做什麽?」邱羽婷看著吳映潔問。
  
「覺得……怪怪的!」吳映潔看著邱勝翊消失的方向一眼之后才遲疑的坐了下來!
  
「有什麽好奇怪的?」邱羽婷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用著四兩撥千金的口氣說道,「妳可別忘了,他現在的身份是妳的私人保姆,他不過就只是這間飯店的服務人員!」
  
「話是這麽說沒錯,但是──」吳映潔的眉頭一皺,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上次也是在這間飯店,他也是服務人員,但是我裙子被那一對雙胞胎拉下來的時候,他笑得比誰都還要大聲。」
  
關於這點,邱羽婷實在無法替自己的弟弟說些什麽,所以她聳了聳肩,選擇沈默!
  
「潔姐,」一想到自己要跟邱勝翊獨處,她便開始覺得渾身不自在,「妳真的要我跟他在這裏嗎?」
  
「總之有什麽事,記得交待勝翊去做就好,」邱羽婷對吳映潔的話聽而不聞,繼續老調重彈,「好好相處!知道嗎?」
  
「這些話,你應該去跟邱勝翊說吧!」吳映潔看到邱勝翊手拿著托盤走回來,立刻閉上了嘴。
  
「您的咖啡,」他將咖啡輕放在邱羽婷的面前,「您的溫開水!」他對吳映潔也是同樣有禮。
  
「吳小姐要在這裏住一段時間,」邱羽婷的口氣有著公事公辦,「我們不希望有任何事物打擾她的休息,尤其是媒體,所以我希望你能打起十二萬分的注意好好照顧她!」
  
「這是當然!邱小姐,我一定盡我所能!」
  
「我得要趕飛機去日本!」邱羽婷看了眼手表,「大約三個星期左右回來,這段時間就麻煩你!」
  
「是!」邱勝翊站在一旁點頭。
  
「好好休息!」邱羽婷關心的看著吳映潔說道,「別胡思亂想!」
  
「我會的!」吳映潔擠出一個笑容,「妳不用擔心我。」
  
她是不用擔心她,她比較擔心的是這個家夥──邱羽婷的目光透過鏡片瞄了邱勝翊一眼。
  
「我要走了!」邱羽婷站起身,「妳不用送了!」她對原本想要站起來的吳映潔說道,「去泡個澡,睡個覺,這段時間,妳就當做是多出來的假期好好放松!反正妳也好久沒有休息了,知道嗎?」
  

頂部
王子與公主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126 -
生命值 : 4711 / 4711
魔力值 : 33994 / 105360
经验值 : 64 %

UID: 41093
精華: 0
積分: 2790
帖子: 101982
威望: 2790
金錢: 2692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12-4
狀態:
發表於 2012-4-14 08:05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吳映潔點了點頭。
  
邱羽婷瞄了邱勝翊一眼,走了出去!
  
邱勝翊看到了她的眼神,無言的跟在邱羽婷的身后。
   
『4』第三章
  
「我告訴你,這是你最后的機會了!」一走出吳映潔的聽力範圍,邱羽婷便開口說道。
  
「請問妳是什麽意思?」
  
邱羽婷白了他一眼,「邱勝翊,你再用這麽做作的口氣跟我說話,我真的會生氣!」
  
邱勝翊聞言,嘴立刻一撇,「老姊,這是我的工作!妳不會是想要我真丢飯碗吧?」
  
「說到這個,」邱羽婷哼了一聲,「我似乎跟你還有筆帳好算!」
  
「就算是要算帳,妳也沒必要把吳映潔丢給我吧!」邱勝翊的口氣有著不以爲然!
  
「邱勝翊,需要我提醒你,她是什麽身份嗎?」邱羽婷目光略顯凶狠的看著邱勝翊問。
  
「拜托,那個是──」
  
「我沒時間跟你廢話,我要去日本談一個經紀約,不能遲到,」邱羽婷叮嚀著,「總之你別欺負人家!」
  
「我一向不欺負人的!」
  
「邱勝翊,你當我是第一天認識你啊?」邱羽婷不以爲然的哼了一聲,「對於你,我還不了解嗎?」
  
「老姊,話有必要說那麽白嗎?」邱勝翊覺得好笑。
  
「勝翊,」邱羽婷關心的看著自己的弟弟,「勝翊是個好女孩,你別辜負人家!」
  
邱勝翊幽幽歎了口氣,「我當然知道她是個好女孩,但是我們不過就是個被環境擺布的棋子罷了!」
  
「我不喜歡聽到你這麽說!」邱羽婷的眉頭皺了起來,「爸媽都希望你們能在一起!」
  
「爲什麽要讓死去的人來左右我們的命運?」邱勝翊實際的說道,「難道我們不需要問問勝翊在想些什麽嗎?」
  
「她愛你!」邱羽婷肯定的說。
  
邱勝翊不以爲然的搖搖頭,「愛與需要──她分得清楚嗎?她爸過逝把她交給我時,她才只有十六歲,她懂什麽情啊愛的!」
  
「如果你真的認爲她那麽無知的話,當初就不要承諾照顧她一輩子,承諾之后又逃避,這算什麽男人!」
  
邱羽婷的話講得很重卻也一針見血!邱勝翊不得不認同她的話,若不能負責的話,當初確實不該給承諾,他的一走了之,確實徒然讓自己落到了個言而無信的下場罷了!
  
「當初她只是需要人陪伴,」邱勝翊卻相信自己的離開是對的,若他在她的身邊,不一定會綁住了她,「在我看來,她現在的生活很好,五光十射的演藝生活,她的人生正在寫最精采的一頁!」
  
邱羽婷瞇起眼睛仔細的打量著他,「邱勝翊,你現在該不會在躲避自己的感情吧?」
  
「不知道妳在說什麽!」邱勝翊的嘴一撇。
  
「你最好是不知道,」邱羽婷的眼底閃動著精明,「從小你就愛欺負她,你以爲我們都是瞎子嗎?你不會真的以爲我們大家都認爲你是因爲討厭她才欺負她的吧?你明明就是那種爲了得到人家注意所以只好選擇欺負人家的那種小男生!」
  
邱勝翊揚了揚眉,不想對這種事發表意見。
  
「說到這個,我可得想想我小時候有沒有欺負我的小男生!」邱羽婷忍不住笑了出來,「不一定那個會是我的真命天子!」
  
「妳夠了!」邱勝翊沒好氣的看著邱羽婷。「開玩笑要有限度!」
  
邱羽婷拍了拍他的肩膀,曾幾何時,比她還矮小的弟弟竟然高了她超過一個頭!
  
「若真的喜歡就得握緊手,別讓她跑了!」這次安排她進舞鶴可也是爲了給邱勝翊創造機會,只希望這次自己的弟弟不要再錯過。
  
「她入圍了這屆的金曲獎,不是嗎?」他懶懶得揚起嘴角,「她會如當初我們所料想的站在世界的頂端,到那個時候,她的世界會比現在更加的多采多姿,這樣的生活夠她忙的!不需要我再去插一腳!」
  
「看來,你也在留意她的消息?」
  
邱勝翊聳了聳肩,「姊,這並不代表什麽?畢竟──她是我們的財産之一不是嗎?」
  
邱羽婷掄起拳頭,捶了邱勝翊的肩膀一下,「別說得那麽市儈,你若真那麽在乎金錢,當初你就不會把唱片公司丢給我一走了之!」
  
「我對經營公司一點興趣都沒有!」邱勝翊一點都不覺得放棄原本該屬於自己的財産有什麽可惜。
  
在父母親車禍過逝之后,諾比音樂──這個以他父親英文名字命名的唱片公司便交到了兩姊弟的身上,其實在當時諾比音樂已經是亞洲著名的唱片公司,而這幾年,邱羽婷更將業務推向另外一個高峰!
  
「勝翊只是愛唱歌,至於那些可有可無的名利和追求者……」邱羽婷的嘴一撇,「勝翊一點興趣都沒有!」
  
關於這點,邱勝翊不予置評!
  
「我真的要來不及了,你自己好好想想,」邱羽婷拍了拍邱勝翊的肩膀,「該是你的,你躲不掉,不該你的,你強求不來!過幾天會有一個宣傳過來,這幾天就由你和她一起照顧她,知道嗎?」
  
「放心吧!我會完好如初的把她交還給妳!」
  
「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下去就行了,」邱羽婷從公文包拿出一張紙,「這是勝翊每日的作息和料理準備,記得要照著做,」她對他揮了揮手,「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記住你自己說的話,不要欺負人。我已經交待了廚房,等會兒會有盅四物雞湯送上來,記得要她喝,知道嗎?」
  
邱勝翊點點頭,邱羽婷的口氣還真把他當成一個三歲孩子,他一向不會干無謂的事,除非──無聊的時候……
  
「對了!姊!」
  
邱羽婷在電梯闔上前,連忙將門按開,「還有事嗎?」
  
「她真的病了嗎?」他的心頭還是懸在吳映潔身上。
  
邱羽婷微楞了一下,「你自己問她吧!如果她自己願意告訴你的話,我沒意見!」
  
「這是什麽回答!」
  
在邱勝翊趕過來之前,邱羽婷已經先行一步關上了電梯!看著緊閉的電梯門,邱勝翊咀咒了一聲,沒想到最后還耍陰的!
  
他看著手中的紙條,轉過身,緩緩的進入了吳映潔入住的總統套房内!
  
他就不信他問不出吳映潔到底身體出了什麽問題!不過看她依然一付精神翼翼的樣子,他相信問題不大,就算有問題又怎麽樣──
  
有他在,他絕對不會讓她有事。
  
而且──看來兩個被命運擺布的棋子再次被排在一起,在逃了這麽多年之后,他們再次相遇──
  
很多事情,似乎早就是注定的!不論什麽命定不命定,該發生的終會發生,逃避也沒有用。
  
他想起了邱羽婷的話──他的嘴一撇,難道真有緣定三生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存在嗎?
  
如果不用懸心自己以后可能不能唱歌一事的話,她的心情或許會因爲這意外的假期而開心不已!畢竟從她走紅之后,她連想要有一天的時間好好悠閑的渡過都是奢侈。
  
外表的光鮮亮麗是用了許多的時間精神與體力去換來,任何的成功絕對不會是偶然!
  
她有著如日中天的事業也不全然只是靠著幸運之神的眷顧就能輕易的得到並維持。
  
吳映潔睜開眼睛,緩緩的從浴缸坐直。

頂部
王子與公主
Rank: 6Rank: 6


金牌會員
等级: 126 -
生命值 : 4711 / 4711
魔力值 : 33994 / 105360
经验值 : 64 %

UID: 41093
精華: 0
積分: 2790
帖子: 101982
威望: 2790
金錢: 2692
被警告: 0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12-4
狀態:
發表於 2012-4-14 08:06  資料  個人空間  短消息  加為好友 
她一向喜歡唱歌,小時候,她會學著音樂哼唱,不知道歌詞的意思,但卻可以跟著弦律唱一首又一首的老歌。
  
長大之后,情況變了,變成自己的歌聲陪伴許多人──借著歌曲,她可以找到許多的知音與共鳴,但是她從沒想過在將來的有一天,她會失去這個上天給她的天賦。
  
撫著自己的喉嚨,她煩燥的站起身,滿室的熏衣草氣味依然無法安撫她的神經。
  
但或許她心煩的不單只有此,她的腦海中浮現的是個再也熟悉不過的高大身影。
  
她想起了他對她的態度,不由覺得困惑!
  
是不是不管她變得再怎麽樣的好,他都不會將目光給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她幽幽的歎了口氣,懶得理會略爲滴水的發稍,將白色浴袍的帶子綁好之后,若有所思的踏出浴室!
  
房間裏冷洌的空氣令她的毛細孔瞬間緊縮了起來,她縮了下脖子,深吸了口氣,最后卻依然不以爲意的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妳若感冒了,邱小姐會不開心!」
  
聽到身后傳來的聲響,她錯愕的轉過頭,但沒有機會,因爲一雙大手拿著毛巾輕拭著她的濕發。
  
邱勝翊站在她的身后,所以她無法看到他現在的表情。
  
他竟然在幫她擦頭發──若是以前,他做的應該是想辦法想把她的頭發拔光才對。
  
「妳頭發長了!」他的聲音就如同他的動作般輕柔!
  
她沒有回答他,在外人的眼中,他們雖然總是水火不容,但只有她自己清楚,她愛他好久好久──但他似乎總沒有把她當成一回事。
  
直到多年前,有一次她發現,只有在她唱歌的時候,他才會專注的看著她,所以因爲他,她更熱愛唱歌。也因此意外的走上演唱這條路。
  
更因爲他一句無心的話語,他喜歡長發的女孩,所以她留著長發,只爲了讓他的目光再次停留在她的身上──
  
只是當努力都得不到她所想要的時候,她開始生氣,在爸爸傷重將死之際,他將她交給了邱勝翊,邱勝翊也承諾照顧她,但他給了保證,但卻離開了她,所以她感到氣憤,這股不悅針對自己也針對他──
  
當他的手一離開她的頭發,她立刻要站起身!
  
「還沒,過來!」他拉著她,然后按著她的肩膀,要她坐在梳妝台前,「要把頭發給吹干,不然會感冒!」
  
吹風機低沈的聲音在房裏充斥著,透過鏡子,她看到他一派輕松的替她吹整著發絲。
  
這些年來,他的外表並沒有太大的改變,依然英俊,他的帥性在小時就足以迷倒不少小女生,而現在──他依然有足夠的魅力去迷倒無數的女人。
  
注意到了她的目光,他對她一笑!
  
他的臉上有著她忘也忘不了的酒窩,不過眼鏡──
  
「你近視了嗎?」
  
「沒有!」他的回答很干脆。
  
「那爲什麽帶眼鏡?」
  
他將吹風機給關起來,然后自以爲是的替她梳起頭發。
  
「看起來比較有氣質,妳不覺得嗎?」
  
跟以前一樣,大言不慚──她沒好氣的瞄了他一眼!
  
「你現在要干嘛?」她好奇的問。
  
「幫妳綁頭發!」他回得理所當然。
  
「我一點都不需要──」
  
「安靜點!」他咕噥著,「我可從沒幫人綁過頭發,妳若亂動,弄痛妳我可不負責!」
  
他的動作雖然顯得笨拙,但還真的小心翼翼,就好像真的怕扯痛她似的,看著他專注的樣子,她的心不由一暖。
  
他是個愛惹她生氣的討厭鬼,卻也是個令她眷戀的大男人。
  
她靜靜的讓他綁頭發,但是──
  
「邱勝翊,你到底在想什麽?」她的聲音有著愕然。
  
「幫妳綁頭發啊!妳不覺得很好看嗎?」邱勝翊一臉的得意。
  
「好看?!你是瞎了嗎?」她幾乎尖叫,「這根本就不能看!」
  
幾乎快到腰到長發,像牛角似的硬被他綁在兩旁,如同兩把掃把似的,只要頭一動就在她的臉龐晃動著,她當她還是十一、二歲的小女生嗎?
  
「什麽不能看,當明星的人要有點審美觀念,這個發型非常適合妳!」
  
真是見鬼了!她早該知道,他絕對不會那麽的好心,邱勝翊這輩子絕對是爲了看她出醜而活的!
  
她伸出手,想也不想的要將頭發解下。
  
「如果我是妳,我就不會把頭發放下來!」吳映潔才一動,邱勝翊立刻說道。
  
他的口氣沒有太大的起伏,但是吳映潔的動作卻有了遲疑,她轉過身,瞪著他。
  
「妳小時候都綁這樣的頭發,妳忘了嗎?」
  
簡單的一句話令她有股受寵若驚的感覺,她一直以爲從小到大,他都沒有注意到她呢!
  
看她似乎已經妥協,願意接受他替她特別設計的發型,他不由露出滿意的笑容。
  
「真可愛!」他拍了拍她的頭,「喝雞湯吧!」
  
他的笑容總可以奇異的鼓動著她的心跳,只要看著他,她就有種心被緊緊攫住的感覺!
  
「來啊!」看她呆坐在梳妝台前,邱勝翊又喚了一聲。
  
她若有所思的走了過去,在她洗澡的時候,餐桌上已經準備好雞湯和幾樣小點心。
  
「爲什麽我覺得妳好像在怕我?」他替她打開了蓋子,雞湯的香味立刻飄散開來,「那天妳不是很有勇氣的給了我一巴掌嗎?」
  
提起那天,她的臉立刻一變,「誰叫你笑得那麽大聲?」
  
「很有趣不是嗎?」他瞄了她一笑,咧嘴一笑。
  
只有他會覺得看她出醜是件有趣的事,她惱怒不已。
  
「過來!」他對她揮了揮手,「妳得要把這些東西吃完!」
  
聽到他類似命令的口吻,令她的一股氣又不自覺的升了上來,「我爲什麽要聽你的話?」
  
綁了一個可笑的發型還得聽命於他──她爲什麽要這麽傻?她掉頭就想要回房間。
  
他的長手一伸,輕而易舉的就拉住了她的領子。
  
「喂!邱勝翊──」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2-5-28 14:53


Processed in 1.355111 second(s), 7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5.5.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我愛黑澀會 | 模範棒棒堂 ♂ 超級後援會 - Archiver - WAP